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五十三章 晚间清谈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247 2019-08-10 19:00:00

  甘某某似乎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出于她是个新手,他在出手速度上明显慢了许多。

  “再来!”镜汐气喘吁吁地说道。她弯着腰,双手撑在腿上。额头上已经出现了层层细汗,但是她并不想放弃这个机会。这个和他交手的机会。

  白日与她搭档的是十三,速度太快,不知道体贴她这个新手!!

  “不练了。”

  镜汐:“……”

  甘某人的好形象果然维持不过三秒钟!

  明明一直动来动去的是她,他只要站在原地当一个真人靶子就可以了!

  甘子翎留下了食盒,吩咐道:“吃了它,明日交给我。”

  “你明日…明日…可不可以还来这里?”

  “不可以。”以为他天天不睡觉的吗?

  明晃晃的拒绝。

  镜汐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本来就没有指望人家会答应,她打开了食盒,顿时注意力被美食吸引了。

  第三日学的是药草,镜汐稍微轻松了一些。在忘忧谷中的时候,她被师父和姑姑逼着背了许多书,加上谷中生活许久,大多数药草都识得。

  相反,对于这些整天在南幽阁过着打打杀杀的日子的女杀们来说,可就头大了。

  镜汐终于觉得自己争气了一回。

  好在相比于前两位,晏无双的教学风格简直是温柔得不行。

  时不时就把重点带偏。

  “小八啊,你又弄错了,我让你找的是朱雀果,小小的,红红的一颗。这个很简单的嘛!朱雀,上古四大神兽,她的羽毛是红色的。要是实在记不住,你想想你平日里见到本公子,脸蛋儿是什么颜色的?”

  镜汐:“……”

  晚上她没有练习的打算,毕竟,明天要出的力气可还多着呢!所以她直接去了东堂。

  果不其然,甘子翎在等她。

  她大概已经猜出来甘某人的好算盘了。

  不过,有这么好吃的面条,她可是求之不得。

  这些东西,之前在忘忧谷,那是影子都看不到的。

  就连天朝的饭菜,也没有这个味道。

  虽然辣,但是爽!

  甘子翎虽然手上拿着书,但心思根本就没在书上,时而扫一眼吃得欢畅的她,时而盯着书琢磨着什么。

  “你可知你的真实身份?”

  镜汐手上的动作一顿,还是在细细咀嚼着嘴里的面。她含糊道:“不知道啊,知道我为什么还会呆在忘忧谷?”

  “不应该问你的姑姑吗?”甘子翎放下书,转而毫不掩饰地看着她,仿佛想要看看她的反应。

  他的眼神突然变得幽深起来。

  “我姑姑?她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镜汐喝了一口汤之后,放下了手中的碗,看向甘子翎,脸上的表情终于严肃起来,似乎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重要性。“难道我还是什么不得了的人物?”

  “甘大阁主这么说,莫非是知道什么?”

  面具后的男人突然轻声笑了起来。

  “你可知天朝宰相南宫麟曾经有对双胞胎女儿,幼时在上香途中双双走失。”

  “其中一个就是你。”

  “你应该清楚,忘忧谷之人只会在百花节期间来到天朝。可是失踪那日,却是在七月。”

  “还有一点,你们长的一模一样,她们为何能够辨认出来你就是南宫镜汐,为何她们要找的人,不是你姐姐?”

  “既然当初将你带入忘忧谷瞒着你身份,为何,如今又会让你再次轻易地回到皇城?”

  ……

  “我吃饱了。”镜汐沉默片刻,突然站了起来,临走前,越过门槛的时候,忽然留下了一句话,“甘阁主,如果你今日说这些话的目的,是为了挑拨离间。那么,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工夫了。”

  甘子翎坐在位子上,摘下了面具,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倒是挺能装模作样的!

  不过,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倒是不介意给她透露一些信息。

  反正她迟早是要知道的,别人说,和他说,结果可是不一样的。

  被甘子翎搅的一团麻的镜汐此刻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

  一会儿,是师姐许七玥扬着下巴质问她,凭什么你会是新谷主。

  一会儿,是面具男人问她,她们为何能够辨认出来你就是南宫镜汐?为何她们要找的人,不是你姐姐?

  姑姑和师父从来没有隐藏她的真实身份,她之所以这样说,就是因为想要套出一些有价值的消息。

  果然,她从来不知道她还有一个双胞胎姐姐。

  甘某某的话不能全信,是敌是友尚且不能定论,但是姑姑和师父一定不会伤害她的。

  但是,自从八年前师姐出走她成为新任谷主之后,她也想知道,为何一定要是她。

  她隐隐觉得,自己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或许,真的是一场命中注定。

  ……

  第二日是第一次小测试。

  让人伤心的是,直到这一天来临,甘某某才告诉所有人将会出现两个淘汰者。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宣布完这个消息后,镜汐感觉头皮有点麻,身上多了几道视线。

  她有些压力。

  别以为看不出来,这些女杀手都是练过的,她们狩猎的时候就可以轻松使用六步法中的前三步。甘某某等于是将她这个小白放进了大神的班级。

  但是她并不想就此认输。

  镜汐坚信,任何无法打倒她的最终都会成为自己的垫脚石。

  这是一次挑战,也是一次机会。

  就像八年前,成为新谷主,即使她实力不如师姐,不还是教训得那些人俯首称臣。

  只是时间以及努力的问题。

  镜汐头疼的同时,十五也很头疼。

  她真的是越来越搞不懂阁主这是要做什么了。

  几个姑娘围成了一个小圈子,叽叽喳喳地讨论着。

  “姐,怎么办?”

  “阁主这是什么意思啊?”

  “我们,到底是放水还是不放?”

  ……

  十五一言不发,看着不远处正在热身的镜汐,高冷地给出了四个字,“见机行事。”

  第一轮,是南宫出题。

  分为快答题以及实践题。

  快答题只要是要求在规定的时间内根据给出的情景要求选择合适的暗器,以及说出某些暗器的优点以及缺点。

  自然是难不倒经历过现代化教育的镜汐。

  实践题就有些糟糕,还是进行飞刀训练,每人一个靶子五次机会,镜汐能打中靶子,却不能中红心。其余的姑娘们,最差的只有一个飞刀没有击中红心。

  镜汐叹气。

  她果真不是师姐,师姐可是武学奇才。

  但她不知道的是,上一轮快答题姑娘们输的太惨,已经暗暗决定这一轮不能再放水了。

  转眼间到了第二轮,是甘某某出题。

  他出题倒是干脆,只有一个内容。

  “在我面前,演示一遍六步法。”

  镜汐:“!!!”

  与她一起上课的姑娘纷纷看向了她。

  镜汐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低着头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

  有点……怪不好意思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