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四十九章 八号挑衅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215 2019-08-06 19:00:00

  这一套动作下来,两个十三好像都被安排了任务,也就这掩饰了甘阁主的尴尬。

  镜汐自然是不快的,心底把甘某某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才解了气。

  一旁的南宫镜暮看着两个人,一颗心倒是放了下来。倒是晏无双,难得的没有多说话,只是一双眼睛时常在两人之间飘着,眼睛中闪烁着光。

  忽然想起来昨日甘子翎说的话。

  “你可知八年前在‘琼瑜宴’上以一敌七的许七玥?”

  琼瑜宴,是轩辕家每年设置宴请有名灵修的宴会。

  而八年前凭空出现的一个女子许七玥,以一敌七,彻底搅乱了那一年的琼瑜宴。更因此,许七玥声名鹊起,却是留下来一个“妖女”的名声。

  “据我所知,许七玥是个武学奇才,身手了得,融合了各派的奇学精华。然而,她本宗所学,却是忘忧谷的草木之术。”

  “琼瑜宴前三月,忘忧谷新谷主上任,不是独步天下的许七玥,而是现在的这个南宫镜汐。”

  这个南宫镜汐身手如何,这几天已经大致了解了情况,确实无法与许七玥相提并论。

  以一敌七的许七玥,即使是甘子翎,都要忌惮三分。

  “当年南宫姐妹走失的时间,地点并不是忘忧谷人应该出现的,况且姐妹两人从外表上看一模一样,为何偏偏是南宫镜汐?”

  为何一定是南宫镜汐?

  ……

  晏无双抖着扇子,仿佛要赶烦闷。心中哀叹,这夏天快要来了啊。

  让他一个活泼生动的人处理这么多枯燥无聊的事情,还在傻在这里不能说话。

  难受!

  ——晚上——

  “什么意思?”镜汐看着躺在地上的灰馒头,脸色十分难看。她瞥了眼站在一旁想要解释的十五,发现她也是一脸为难,“谁做的?!”

  室内安静的气氛,被这突然提高的女声打破。

  不少躺在床上的女杀手们纷纷坐了起来。面面相觑,然后齐齐看向站在屋子中央桌子旁边的十五和镜汐。都发现了不对劲,没有开口说话。

  十五低着头,仿佛受了委屈。

  “是谁欺负了你?”镜汐走上前,握住十五的手,恳切地问道。

  今天,因为甘某某,她又没有馒头可以吃。但是,这并不代表十五没有。如今看来,是有人故意找茬,将十五带给她的馒头糟蹋了。

  她是安分了好些日子,是不想惹是生非,但这并不代表任何人都可以挑战她的底线。

  她们,还没有那个实力做第五个。

  十五稍稍抬起了头,目光集中在那个正在照在抹粉的八号。八号照照镜子,察觉到自己身上聚集的视线,有些不自然地转头故作不知地问道:“怎么?大晚上的吵什么吵?!都看着我干什么?”

  又是一腔萝莉音操着一口大妈话。

  难受!

  镜汐看着十五又低下了自己的头,从始至终没有看她一眼。她只觉得这副模样,像极了一只可怜巴巴受了欺负的兔子。顿时心头大火熊熊燃烧,没有再多废话,拿起八角桌上的茶壶,直接走到对方床前,拿起八号手中的镜子摔在了地上。

  “啪——”

  “呵!大半夜还要照镜子!”镜汐一脚踩上了八号的床褥,将茶壶中的水缓缓倒在了被褥上,一脸淡漠,“这要是被阁主知道可不好吧!”

  “你到底有没有一点身为杀手的自觉呢?!”

  众人纷纷睁大眼睛,看这一出好戏,屏住了自己的呼吸,不敢说一句话,生怕打扰了主角。

  “你……”八号丢了手上的东西,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了起来,卷了被褥,看着镜汐的所作所为,怒不可遏。“你!我告诉你,别以为阁主宠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言罢,一个拳头便砸了过来。

  不知道是这几天训练有效,还是早有防备,她一出手,镜汐便迅速扔下了茶壶,远离了床榻。

  茶壶被扔在了八号的床榻上,没有摔破,但是里面的茶水却全部洒了出来,浸湿了床铺的一大片区域。

  八号如今脸上没有带着面具,烛光下,她生着一张小圆脸,五官单独看来不够精致,组合在一起却是有一种协调的美。然而,本来活泼生动的一张脸,此刻却是眉头紧蹙,抹的粉掉了些许,分布不均匀,夜间看起来像是脸上长出了白斑,恐怖至极。

  她握着拳头,身上的亵衣也粘上了茶渍,发丝凌乱,望着镜汐的眼睛像是要冒出火,整个人显得十分狼狈。

  “你!我饶不了你!!”

  言罢,她便迅速地跳下了床,直奔镜汐而去。

  镜汐有点难办,似乎并不想就这样解开封印,但是她知道凭自己的身手,是无法与训练有素的八号相比的。

  就在此时,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道男声。

  “十六,阁主让你现在去东堂。”

  是甘某某身边的那个十三。

  一听到这声音,屋内所有本坐在床上的姑娘们纷纷倒了下去,装作已经熟睡的样子。八号收了手,坐在床上,看着已经湿了的床褥,转头不甘心地狠狠瞪了镜汐一眼。

  镜汐暗暗松了一口气。

  ——东堂——

  “下去吧。”

  十三默默退出了房间,关上了房门。摸了摸头脑,觉得有些奇怪。

  什么时候主子晚上吃那么多了?

  镜汐看着桌子上的一个红色食盒,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是苗蛊公主的红色食盒,昨天晚上也是这样一个款式,并且这种红色食盒外层还有温度。

  他……这是想做什么?

  镜汐看着眼前的面具男人打开食盒,在看到里面的菜时,她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

  今天并不是辣椒拌面,而是香菜辣椒点缀的牛肉汤面。

  与昨天不变的是汤水的颜色,如同山丹丹花开红艳艳。

  镜汐难受地捂住了肚子,平日晚上啃一个干巴巴的馒头勉勉强强凑合。可是自从昨天晚上开了一回小灶,今天甘某某下令不准给她馒头后,她就有些蠢蠢欲动准备再次夜探厨房了。现如今,晚上的馒头被糟蹋,她已经是空腹。眼前这面,赤裸裸的诱惑啊!

  甘某某果然是混蛋,昨天她吃饱了,他故意让她吃美味的辣椒面,让她感受美食在前无胃享受的痛!今天知道她没有吃饭,又故意在她面前吃面条难受她,让她感受肚子空空却只能看着他吃的痛!

  可是……镜汐咬咬牙,她还真的挺吃这一套!!

  好难受!

  特别是自从昨日尝试过苗蛊公主的手艺唇齿留香后,特别是面的香味飘到她的鼻子里的这个时候。

  混蛋混蛋!

  然而,就在她还没有结束对甘子翎的编排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双筷子。

  “坐下,吃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