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四十七章 小人得志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102 2019-08-04 19:00:00

  晏无双被她踹出来后,瘫坐在地上,看着一本正经扯淡的镜汐,发现她脸上竟然没有一丝破绽。

  他的脸上竟是不可置信。

  一起吃饭的友谊呢?!

  换来某人一脸冷漠,仿佛刚刚下面条吃面条的不是她。

  镜汐低着头,瞥了一眼晏无双,心里暗笑。

  爽啊!

  这一把,终于算是坑回来了!

  甘子翎挥了挥手,火房里的蜡烛顿时全部都被点起来了,亮堂堂的。

  也因此,锅里还没有洗完的碗筷更是一目了然。

  甘子翎目光锁定在镜汐身上,似乎想要想要一个解释。

  “他,他干的。”所以与我无关。

  晏无双又被甩了一个锅,但却丝毫不生气,捂着脸,一脸无奈。

  这种借口也找得出来?

  谁会相信?

  他一个药王谷的二公子,十指不沾阳春水,怎么可能会下厨?!

  然而,甘姓某男子阴森森地瞥了他一眼,冷漠道:“你很闲??”

  镜汐暗喜,他竟然相信了?她都不相信晏无双这个公子哥儿竟然会做饭!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只是想要尽快脱身,所以她也顾不得信不信了。

  晏无双拍了拍衣服,刚站起来,突然听到这句话,感觉受到了一万点伤害。暂且不说某甘姓男子对两人的态度简直是天壤之别,就冲这一句话。

  甘子翎这是脑子进水了么?竟然会质问他?

  “我……”这句话在转身看到镜汐的得瑟眼神的时候戛然而止。

  小人得志!

  “还不快回去!”

  “哦哦哦,我马上就走。”镜汐如蒙大赦,抬头看到晏无双的时候,嘴唇动了动,很是开心地抬起脚准备离开。

  晏无双嘴角明显地抽了一下。

  他就看着她的唇形,勉强猜出了她的意思。

  第一句,我走了。

  第二句,我们两清了。

  两清?什么时候?怎么看都是他被坑了好吧?

  镜汐见自己甩锅成功,很是兴奋。

  “慢着。”

  然而这一丝快乐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她在经过男人身边的时候,甘子翎叫住了她。

  “我说的是他,并不是你。”

  镜汐:“……”现在直接逃跑有几率不会被抓住吗?

  这下子换晏无双乐呵了,只见某晏姓小生想从腰间抽出折扇,却空空如也时。不自在地搓搓手,轻飘飘地瞥了眼镜汐,哼着歌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某人羡慕嫉妒恨。

  她忘了,这两人狼狈为奸,蛇鼠一窝。

  “你随我来。”

  留下这么一句话,甘子翎便离开了火房,他似乎并不担心她会中途逃跑。毕竟,还有这么多天要在他手底下混呢!

  ——东堂——

  “这……这些全部都是给我的?”镜汐看着眼前的这一盘辣椒面条,恐怖地吞了吞口水。

  果然是红艳艳,挺绚烂的。

  有红有绿,并且全部都是辣椒青椒。

  “吃。”甘子翎看着她,镜汐只带了半张面具,不难看出她的表情,于是惜字如金道。

  她望着甘子翎,并不做言语,看晏无双那生无可恋的模样,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她自然也知道甘某某是来惩罚她的。

  “无双公子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我一进去,他就那样子了。”垂死挣扎中。

  男人拿起桌子上的书,毫不留情地拆穿她,“我竟不知他何时学会下的厨。”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镜汐忽然拍案而起,怒发冲冠,等着坐在对面的男人。

  “姓甘的,你别欺人太甚!”

  别以为她是可以随随便便欺负的。她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来,就没有受过这气。是不是她太听话他就以为可以随便压榨她了?

  不要忘了,她怎么也是天朝皇帝封的“天价牡丹”,还是忘忧谷谷主!!!

  甘子翎抬头,看着她,不言一语。一张鬼魅面具掩饰了他脸上多余的表情,只有一双漆黑的眼眸毫不掩饰地直接看着她。他,炳如观火。

  一种无法言语的压迫感扑面而来。

  镜汐的气焰一点点被掐灭。

  一点点在男人的无声注视下……

  “啪”她摘下了脸上的面具,拿起桌子上的筷子,用壮士断腕的决心与魄力,最终还是将筷子伸向了“黑暗料理”。

  识时务者为俊杰,如今她可是孤军奋战,虽说甘某某不会随意动她,但是还是不要挑战他的脾气。

  甘子翎回过头来,转移了视线,看着自己手中的书,这才发现自己拿倒了。不自然地干咳了一声,也没把书调整过来,只是眼神偶尔不自然地飘出去,看她的反应。

  果不其然,眉头紧蹙,满头大汗,和晏无双的表情一模一样。

  看着镜汐很吃力地将面条挑进小碗里,再塞进自己的嘴里,那一脸生无别恋的模样,甘子翎有些痛快。

  忽然见外面闪过一个黑色人影,甘子翎表情一下子严肃了起来。

  “罢了,你且先回去。此事……我明日再与你讨论。”

  “啊?”这不就是这是没完的意思么?

  镜汐突然抬起了头,甘子翎看到她眼睛边的一滴晶莹,不禁感叹这米卓卓做的饭他正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现在他却突然有了主意。

  但他是不是有些过分,这吃个面把她都弄哭了。

  看来真的难吃,幸亏他只试过一次。

  直到回来躺下来睡觉的时候,镜汐舔了舔嘴角,仿佛上面的辣味还没有驱散干净,颇有些意犹未尽的味道。又有一些惋惜。她用被子蒙住了头,打了个滚。

  真的是……真的是太太太……

  太好吃了!!

  她好久没吃得这么痛快了!

  晏无双真的是太暴殄天物了。这么好吃的东西,那公主真的是太有才了。

  中原气候与苗蛊不同,因此饮食文化也有比较大的诧异。像镜汐从小生活的忘忧谷,谷中气候温和,偏爱瓜果以及一些清淡的食物。而天朝,尽管是种类繁多,贸易来往频繁,酸甜苦辣咸都提倡,但是绝对达不到土生土长的苗蛊人那么……刺激。

  但是镜汐有些许不同。

  她是穿越而来,并且,嗜辣。尽管来到这里,但每年百花节她都会去酒楼吃个够。

  这辣椒面,辣的真是够味儿。

  她吃得实在是太爽快了。

  没想到红红绿绿这么恐怖,但味道实在是太得她的心了。

  果然甘某某就是见不得她好,由于今天已经吃过一碗清汤挂面。现在让她面对这一盘子美食,简直是有心无肚子,只能眼巴巴地让它留在那里了。

  有什么能比看着想吃而不能吃更难受?!

  真的是,太不开心了!

  另一边,镜汐离开后,一道黑影进入到房间内。

  来人进来先行了个礼。

  看着桌面狼藉的甘子翎没有抬头,而是问道:“她近日可还有何异常?”

  “回阁主,并无异样。”

  来人抬起头,正是本应该睡在镜汐旁的十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