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四章 百里红妆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1939 2019-07-31 19:37:29

  ——天朝——

  平日里人来人往的街道,今日却都空了,百姓们都在街道两旁候着,家家户户张灯结彩,跟过年似的。地上铺上了红地毯,更有商铺罩上了红纱,从城门到宫门口,一片红色,十分喜庆。都是皇帝下旨,百花节期间若哪家置办得喜庆,则可免税一年。至于红色,也是“天价牡丹”所喜爱的颜色,每逢百花节,她必会着红纱出现,若何人讨得她欢心,赏黄金百两。这“百里红妆”的法子,也是当今最得宠的二皇子想出的。

  望着街道上随即而过的红色轿撵,众人眼中闪过一抹兴奋,轿子比较普通,两旁的红纱掩住了里面的佳人,更显神秘。但这架势,恐怕也只有“天价牡丹”享受得起了。

  八抬大轿,身边之人皆为女子,四四方方的轿子,没有窗,没有门,空空的支柱罩着一层薄薄的红纱。依稀可见里面坐着的红衣女子,一身火红,却笼着一层红色面纱,眉眼间,透露着慵懒之色,身上散发着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几缕芬芳的发丝忽然调皮地跑到她额前,挡住了她的视线,女子淡淡地抬起手将发丝撸到耳根后,动作随意又自然。

  她脸上的红纱,不仅挡住了她的绝世容颜,还挡住了众人的视线。

  街道两旁的姑娘恨不得冲上去看看轿子里的“天价牡丹”长得到底是怎样的殃国殃民?能把男子们迷得神魂颠倒。男子们更是想上去,一睹芳容。

  尽管女子蒙着面纱,可人们总是将她定义为一个美女,而不是因面相丑陋戴着面纱不敢见人的女子。

  传说,“天价牡丹”还不是忘忧谷谷主的时候,就已经在百花节期间露过面。年少的她,那时已被人们称为“赛西施”。少时便有这个称号,长大了自然不必说。女人们说那是“红颜祸水”,男人们说那是“倾国倾城”。

  只可惜,如今,除了她的亲信,便无人见过她那倾国倾城的容颜,因为,那些人都死了。

  可即使是这样,天朝也有人敢上前讨她欢心,只因今日皇帝下令,自然也有一些不怕死的人上前一试。这不?下面不就来了一个不怕死的?

  在众人惊羡的目光下,街道上突然走过一个男子,男子身着锦服,一手举着酒葫芦,仰头痛快饮酒。众人一惊,这不是京都出了名的纨绔子弟邵家公子吗?这官老爷不是三令五申任何人在轿撵游行街道的时候不能走接到中央吗?这……他竟然不要命地横穿街道,挡天价牡丹的路?

  就在众人以为这人将要走过去的时候,这位邵少爷却突然停在了场中央,笑容极其邪魅又风骚。一手拿着酒葫芦就这么狂傲的站在那儿,如若不是那一身锦服与腰带上象征尊贵的玉佩,恐怕不是哪个酒馆里跑出来撒野的酒鬼?

  领头的白衣女子墨竹看见场中人,连忙举起了右手,示意后面的侍女停下来。“来者何人?竟敢拦我们谷主的轿子,不要命了吗?”她的语气冰冷,不夹杂一丝感情,相反,有还些烦,这种人,年年都有,真是不知道,这种不要命的事情现在还真有人来做,还真是要钱不要命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邵少看了一眼墨竹,嘴边的笑意越来越大。他直直地看向面前的一干女子,目光像是一条难缠的毒蛇死死粘着。

  众人一听这话,立刻理解了他的用意,原来,这个邵公子,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一搏。若是讨得了天价牡丹的欢心,那就没事,还会得到那黄金百两,说不定还能一睹芳颜。可若是讨不了,就会适得其反,会没命。想不到,还真有人敢来一试。

  若说,这邵公子吧,别的不行,嘴倒是甜,听闻,他一去青楼,那是整个青楼里的女子都为他尖叫。就算已经有接客任务的美人儿,看见他来了,也会立刻丢下手里的客人,赶到他身边。知道为什么吗?他虽一没相貌,二来,这些女子都不会进他家的门,可他就是有一张能讨人欢心的好嘴。想来,他今天敢这么做,也是事先准备了一番,不想浪费自己的天赋吧!

  墨竹看了一眼邵少,看这人,头上的金冠,手上带的戒指,腰间的鎏金色腰带,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朱红色的里衣,玄色的外披,再加上这一双墨绿色的靴子,打扮得倒是光鲜亮丽。只是,这人眼神迷离,步履踉跄,两颊酡红。头微微仰起,右手拿着一个玉制的葫芦,不住的灌酒,唇边,蔓延着肆意又怠慢的笑容。

  可这人的装束,想必定是都城中哪位贵族子弟。否则,不敢那么招摇的。刚想动手的时候,轿撵中突然传来一阵笑声,笑得,果真是极其狂妄。

  笑过后,墨竹忽然听到自己的主子在轿中说道:“慢着!墨竹,这年头这样的人也是少了,就这么草草地杀了他多可惜呀!留着,有意思!”众人听到这个声音,齐齐将目光移向轿撵,才发觉,果真是轿内女子的笑声。

  场中央的邵少听到这话,嘴边的笑意又明显了起来。谁说他就不能来了?这不,不就把美人逗笑了?都说了,他来了,肯定能拿到那一百两黄金,如今,美人不是已经笑了吗?看这次回去,还有谁敢说他是一事无成的庸才?

  “敢拦我的路,还真是有胆量!不错不错,天朝还能有这种人,真是小看了。”不知怎的,轿撵中的人说着说着,忽然拍起掌来,“啪啪!”清脆的掌声,在安静的街道上显得极为清晰。墨竹没有再说话,也放下了自己的念头,看这样子,主子,是要亲自动手了……

城南楼北

一日,甘子翎又翻墙跑进了太子府,想到今日某人的所作所为,他冷哼一声,把她按在墙上就开始胡作非为。   镜汐:你……   甘子翎:闭嘴!   谁让你骂我冷淡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