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三十七章 我不愿意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1876 2019-08-01 10:59:35

  “昨日的‘清心规”抄的怎么样了?“

  宫殿内,镜汐正在狗腿地讨好静秋姑姑,听了这话,手上捶腿的动作不停,立马回应,”今日凌晨便已经抄好了!“这抄写还只是静秋姑姑惩罚的一部分,不过镜汐并不在意,她凑近道,”姑姑看我这么听话,不如不要封印了吧!或者,就不要那个什么南幽阁阁主来凑热闹了吧!“

  静秋姑姑手中的动作一顿,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我意已决。“

  ”何况我已经付了定金,你以为他什么好处都没有捞到?!“

  !!!

  就他那副不正经的模样,还能教她?!

  ”姑姑……“镜汐似乎还想争取什么,静秋已经不打算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她忽然拉了镜汐坐在自己旁边的榻上。”汐丫头,姑姑还有一件事想要拜托你。“

  镜汐一愣,心底里却已经有了答案。”是师姐吗?“

  ”她自从八年前便没有消息,虽说她武艺高强,但她性子冲动,又与你一般,从未出过谷,我只担心她轻信他人,遭遇不测。你们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她虽刁蛮任性,可心地却是好的。当年的事情虽是她的错,但你看在同门,看在姑姑的份儿上,可否……替姑姑探探她的消息,报个平安?“

  镜汐深吸了一口气,脑海中是师姐张牙舞爪的样子。

  ”好……“话还没有说完,门突然被敲响,镜汐唤了一句”进来“,只看见墨竹打开门,来人呈上了一张请帖。镜汐挑眉,因为此人,正是那日在宫外跟着她作小厮打扮的人。她拿着请帖,展开,蓦地一笑,只是笑意不曾到眼底。

  ”不好意思,麻烦回去告诉你们家二皇子,我只想做我的忘忧谷谷主,其他的,一概不论。“

  然而刚刚打发了此人,外面刚刚准备关门,便见墨竹大步走了进来。

  ”主子,七皇子于高夏约您明日辰时在玄玉湖见。“

  明日?她可是准备走了……

  ”天价牡丹“要走??这个消息可真是伤透了无数人的心。这百花节还没有完,这人竟然要走?往日里不说待上半年,一个月还是有的,每每都是掐在百花节过后的两三天后才离开的。这……来来回回仅五天的时间,她就要走??

  皇帝自然是没有说什么的,毕竟,祭天大典已结束,她这个人就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更何况,现如今内忧外患,朝廷的事情,他都顾不上来,哪还管得上镜汐什么时候要离开?只不过,到时候还是要做做样子的。

  ”砰——“于枼叶听到回来人的禀告,又得知她即将离开的消息,一掌拍在了桌上,”不识好歹的女人!“

  ——辰时——

  镜汐已经来到玄玉湖,如约而至,却被这里的景象吓了一跳。

  满湖的荷花,争先开放,粉色的花瓣是那样惹人怜爱,让她眼前一新。

  这果真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像是仙女一般,那样的身姿绰约,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莲花,的确是有“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品质,它们拥在一起,更是美丽。

  镜汐有些震惊,这不是荷花吗?她仍旧记得,这还只是初夏,几天前皇宫里的御花园中,那湖面上,还真没有见到荷花的影子。只是,这里的荷花,怎么这么快就开了?

  看着看着,不禁看呆了,连于高夏出现在她身后她都没有发现。

  “喜欢吗?”

  镜汐转身看到了一袭蓝衣的于高夏,不知道该说什么,刚准备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时。她蹲下了身,看着水面上冒出的白气,用手一探便知。

  这水,是温的。

  也真不知道这荷花又是从哪儿移出来的。

  于高夏倒也真真是用了心。

  忽然想到墨雪说的一句话,不禁怔了怔,收回了手。

  “主子啊,这七皇子看样子是要追你的节奏啊!”

  ……

  不知为何,竟然想起了这个,又想起了现代端木竹给她的,心又冷了。

  她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轻易交付自己的心,再傻一次。

  “谢谢!”镜汐起身,看向于高夏,说了一句最真挚的谢谢。无关其他,尽管,做这些,对于她来说,是九牛一毛,但是他有这份心,便是最好的。

  “喜欢就好。”于高夏终于放下了心,第一次见面,就看到她傻傻痴痴地站在御花园湖边,看着湖面上的荷花苞,他就猜得到,她一定是想看这荷花,只可惜没有盛开。只摘下一个荷花苞怎么可能满足,自然要送就送一份大礼,满湖的荷花,才叫美。幸好有人肯帮忙,能够在一夜之内将这所有的荷花全部都运了过来,更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将这些荷花摆好,实在是难得。

  他就是怕她不喜欢,如今,有她一句话,他总算是放下了心。

  “镜汐姑娘,可相信梦?”

  “说来,之前我也觉得荒诞。三月前,我在梦中见过一位神女,她站在河畔,对我回眸浅笑。我虽看不清她的容貌,但却被她的气度所吸引。自那以后,我的梦中时常出现这位女子,她让我着迷,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象着她的模样,情不自禁地拿起我的画笔为她作画。”

  “直至那日遇见姑娘,我心目中神女的样貌终于清晰。”

  “姑娘聪慧,一定明白在下的意思,姑娘可愿意留下,看看在下画中的山涧沟壑、湖光山色?”

  “只要姑娘愿意留下,在下保证,从今以后,于高夏心中只会有姑娘一人。”

  镜汐愣了愣,明明只是初夏,却感到一股灼热。

  “我不愿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