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二十九章 画中女子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1668 2019-07-22 15:33:41

  于高夏看着画中的女子,伸出手,轻轻探了探宣纸上女子脸上的面纱。一闭上眼,满眼都是那一抹白色的身影。是在宫中御花园的时候,是在他早就已经注意到她的时候,她是如此安静洁净,清新脱俗的女子。甚至在那一刻,在他看到她的面纱被摘下来的时候,即使隔得有些远,甚至只是一个模糊的侧脸,但是……

  没错,那天,即使只是一个短暂的邂逅,即使他是这天朝的七皇子,见过的美人数不胜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像是命运指引一般,他缓缓地折了回去,只是为了再多看她一眼。不想,却是碰巧看见了她和一个男子在打斗,尚未等到他出手帮她的时候,却发现她的面纱被那男人给摘下了……

  只是短暂的一眼,也正是短暂的一眼,甚至不甚清晰,他却是像是魔怔了一眼,脑海中,反反复复的便是那一个模糊的影子。

  连她何时离开的都不知道。

  他失魂落魄地来到了祭台,自顾自地喝着酒。直到她再一次出现,他的眼中终于出现了一抹亮光,因为,他知道,他并不是在做梦,她是真正存在的,并且,他还知道她的身份,一个,尊贵无比的身份。

  他忽然张开了双眼,眼前婀娜多姿的美人,从前是他创作的来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一闭上眼,满目都是她单薄的白色身影,以及那个模糊的侧颜。

  于高夏有些心烦意乱,看到画中的女子,内心却是忽然平静了许多。他弯唇笑了笑,“来人,去取宣纸来!”

  他要留下她,他想留下她的美,也想要与她分享这些年他所看到的美。

  ——夜晚——

  镜汐最近迷上了画本子,她最喜欢的,便是那些山水游记,志怪小说了。不过……

  “主子,您这看书的姿势有点奇怪啊……”到了晚上,通常都是墨竹在外边守着,墨雪在里面收拾东西,比如说,今天镜汐带出去的一瓶子五颜六色的小药丸儿。宫殿里亮堂堂的,四周倒是十分安静,没有什么杂碎,或许皇帝知道她的性子,倒也没有再多余安排人。镜汐双脚笔直的靠在墙壁上,整个人却是横着躺在了榻上,头靠在了外边的床沿,还冒着水汽的青丝在空中晃晃悠悠。她本人举起手中的画本子,看得有滋有味。墨雪将手中的小瓶子打开,倒出了里面的药丸,放在鼻子边,轻轻嗅了嗅,面不改色道,“我们的人已经联系上姑姑了,说不准今天夜里就会到了……”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啪”的一声,床上本来躺着看书的某人一瞬间便坐了起来,如同大梦初醒一般。

  “啊?墨雪,你要替我想想办法,我偷了姑姑那么多药……”完蛋了……

  特别是“素女香”,这还是禁药!!

  墨雪看着床上的主子,忍不住轻轻地笑出了声音。

  别看镜汐在别人面前,撑着忘忧谷谷主的架子,有模有样。可是,如果真的碰上姑姑,那就像是露出了兔子的耳朵,就好像这世界上,终于有个人让她知道什么叫做害怕了。正如在她们面前,大家就像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即使白天装装样子,夜深人静时,一两句话,又好像回到了以前的时候。

  静秋姑姑是有名的炼药师,只不过一直居住在忘忧谷中,时光流逝,大概人们都已经不记得有这么一号人物,但是,光是人家炼制的禁药,灵药,就让人敬佩不已。姑姑天资卓然,炼药失败的次数简直是屈指可数,对那些好不容易炼制出来的药更是心疼的要命。若是姑姑只是个普通的炼药师便罢了,可是姑姑手段高超,特别是在教育晚辈认识草药这一块儿……镜汐至今还记得上一次误闯姑姑的炼药房那种恐怖的感觉……

  “咦?主子,这也是你从姑姑那儿偷来的药吧!”

  墨雪看着手里的药丸,有些懵,见镜汐点了点头,不禁感叹,“姑姑果然是姑姑,这药连我也竟然没有看出来到底是什么。”一手的五彩药丸,她只能凭着嗅觉判断出其中有几颗是补药,其余的,一概不知,想她在谷中,一向是博览群书,识万千植株,尝千种草药,夯实基础多年,没想到……到底知识还是浅薄了些。

  “主子,这些药我并全部知晓,只有几颗,可以确定是没有毒性的,为了安全起见,主子还是不要胡乱服用。”

  镜汐看着那五颜六色的小药丸,不得不再次感叹静秋姑姑,但自己又略略有些小得意,“我哪儿有这么傻!连毒药补药都不分的吗?虽然姑姑连标签都不愿意打上,不过炼药房中分了两列,我取了两个袋子各取了一些。”心中却是暗暗想着,既然连墨雪都看不出来,今天那个平安药铺的老板……看得出来的话那真是有鬼了!

  毕竟她的静秋姑姑的药也不是吃醋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