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十一章 宫中宴席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1721 2019-06-17 19:00:00

  ——邵府——

  “你们两个没良心的!”邵公子想起今天听到的这些话就气啊!肾上腺素一个飙升,脸红得异常,不知道从何时起,身体就能够动作了。趁自己爹娘外出还没有回来,回来后直接躺在屏风后的卧榻上骂,等到身体能动了,就站起来,拿起自己今天穿出去现下脱了下来的长靴,狠狠地甩向大厅内跪着的两人。

  不料,一个都没中。

  阿炳、王叔默默松了口气。

  其余家丁不忍直视。

  “我呸!”邵子游顿时火冒三丈,连鞋子都顾不得了,一双脚隔着锦袜边直接踩在了地板上,抄起太师椅上的鸡毛掸子,招呼起了王叔。

  “我让你对本公子不敬!”

  “看你以后还老想着你的月俸!”

  “偏偏还准备在我爹我娘面前故作伤心,真是虚伪!”

  “就这么巴不得我去死吗?”

  “你个老东西!”

  对阿炳更是不客气,直接用脚踹了起来。

  “我让你在背后说本公子的坏话!”

  “说我腿粗!”

  “嘲笑我?”

  “你有本事把腿伸出来比比啊!”

  “你们两个刁奴!”

  阿炳在那一瞬间,突然庆幸,自己是个口吃。

  ……

  ——祭台——

  此刻,场内所有人都震撼了,看着场上那僵持不下的两个人,脸上的神色十分紧张。

  场上,于枼叶扯起墨雪的手,一半玉藕暴露在空气中,有着那显眼而令人震撼的朱红色一点。于枼叶忽然毫不怜惜地甩开墨雪的手,冰冷道:“这下大家相信了吧!这个天价牡丹,是假冒的!”于枼叶身着锦服,一手放在背后,颇有王者风范,“相信大家都知道,真正的天价牡丹虽是清白女子,却因为从小在忘忧谷长大,手臂从小便无守宫砂。那么,敢问,姑娘,你臂上的这颗守宫砂,作何解释?”

  上座龙椅上之人脸色越来越难看,严肃地盯着场上的墨雪,威严的问道:“快说!你到底有什么阴谋?为什么假扮天价牡丹?”坐上的其他人也都替墨雪捏了一把汗,这姑娘不知是谁,竟然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假冒天价牡丹。幸亏二皇子精明,这都被察觉出来了。不过,皇上似乎动怒了。

  墨雪眼眸里的亮光淡下去了许多,听到于枼叶的质问,不由将头低了下去,眼眸中闪过一丝躲避。一时半会儿,她也在没有多说话,的确,主子从小似乎没有被点上守宫砂,她虽蒙着一层红纱,却仍旧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慢着!!”

  就在这时,想起一代清亮的女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就连刚刚到场还在独自酌饮的于高夏也不仅将目光投向祭台台阶,在看到女子后,刚举起的酒杯也忘了放下。

  女子肤若凝脂,白皙的皮肤像上好的白玉,看起来光滑而白嫩,长发及腰,三千青丝及一身,一根银簪十分随意的插在头发上。冰肌玉骨,一袭白衣,不染纤尘,似月宫嫦娥,飘渺虚无。眼眸中有着慵懒之意,似乎将世间所有事情都看得极其淡漠。只是脸上掩着一层薄纱,看不见她的面,让众人颇感遗憾。

  “我在这儿!”

  墨雪看到镜汐,眼中闪过一丝光亮,侍女们看到镜汐来了,仍是一副冷漠的样子,却多了一份恭敬,连忙纷纷行礼。众人见此,不经意间心中已经相信镜汐的真正身份。只有于枼叶,还没有放下心中的那一份紧惕与谨慎,看着镜汐,眼眸中闪过一丝怀疑,“我们怎么相信你?”

  墨雪一听,连忙走上前去行礼,急于证明镜汐的身份,镜汐微微点头,示意墨雪起身。

  看到于枼叶眼中还有一分不相信,淡淡道:“如果,大家还不相信的话,那我只能动手了。”说着,水袖轻轻一挥,突然,不远处突然飞过几瓣桃花,众人微微诧异。花瓣直射祭台,只是在经过众人后,花瓣上突然带了刺,看似针尖般锋利的刺。就在快要射向镜汐的时候,忽地调转了方向,落在了地上,花尖树立,在地上华丽了旋转了一圈,镜汐忽地打了个响指,花瓣上的针尖忽地收起,像绸缎般,乖顺地躺在了地上,十分柔弱。

  众人倒吸了一口气。

  忘忧谷人,经常与天地,山水沟通,吸收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加上忘忧谷中草木繁多,因此最宜学习草木之术,凭借极好的地理条件,她们的功法自然要高于外界学习草木之术的人。其中,以世代忘忧谷谷主为最。

  这般气场,这副口吻,这般轻而易举,这般高深莫测,想必定是此人无疑。

  皇帝松了口气,人来了就好,不然,处罚还真的是不好定罪,毕竟,能假扮天价牡丹的人,自然是天价牡丹吩咐的,否则,没有这么大的气场。并且,这样一来,世人都知道天价牡丹没有亲临天朝,反倒让他失了脸面。

  于枼叶微微抿唇,似乎还不肯放过,既然已经得罪了,又有这么多人看着……“那……既然你的婢女私自假冒天价牡丹,欺骗了天朝的圣上,这又该如何处置?”他暗暗打量了一下圣上的脸色,细细揣度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