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牡丹无误倾城色

第六章 主仆四人

牡丹无误倾城色 城南楼北 2212 2019-06-13 17:52:33

  “诶?这儿没什么人吧?”王叔停止“哭泣”后,东张西望,发现并无熟人后,这才放心了下来,走路的时候,背脊都直了不少。他装模作样地咳了两嗓子,“呃呃……那个,阿炳,阿丁,我看你们两个也走了不久了,不如就停下来,靠着这巷子,休息一会儿。”

  阿丁:“嘿……嘿嘿!王……王王叔,我……我不累……”

  阿炳:“行咧!我说王叔,还是您老好啊!哪像咱们少爷……”说着,便停了下来,心里却是暗暗谇了一声:老虎不在,猴子称大王!

  三人于是将自家少爷晾在了一边儿,开始憧憬未来的美好生活。

  阿炳:王叔,我看这公子死了之后,那院儿里的事还不是归你管!以后,那我一定乖乖孝顺你!您看,公子房间里那只金丝雀儿,能不能交给我照顾啊?

  王叔:你小子,怕是没几天就进了你的肚子你吧!

  阿丁自知自己有口吃的毛病,平日里也只是默默做自己的事情,旁人说话,刚想插上几句,结果一开口,还没有说完三个字,他人早就不耐烦地开始谈论下一个话题。因此,他此刻也没有要聊天的想法,也是把头偏了过去,照看自家公子,岂料公子……

  阿丁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自家公子的眼睛竟然是睁着的!!!

  这两个刁奴!亏本公子平日里还待你们不薄!

  似乎是察觉到有人看了过来,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用余光去看,发现,是那个口吃鬼阿丁。

  “公……公……”阿丁本来就口吃,这下子,突然发现自己的公子死而复生,自认为从未听说过这般荒诞之事,心下惊恐万分,这下子说话更是困难。

  阿炳:王叔,您这愁眉苦脸的,又是在想什么吗?公子死了,对咱们来说,可是一件好事啊!

  王叔:唉,虽说公子是自己跑出去非要招架那天价牡丹的,但是没有照看好公子,加上老爷痛失爱子,我难逃其咎。我在想,我要怎样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才能平息老爷夫人的怒火,不扣我的月俸!

  邵公子手上青筋暴起,这狗崽子,脑子里竟然还想着怎么遮盖这件事,拿自己的俸禄!

  “公……公子……子……”

  阿炳:诶!王叔,你知道吗?别看咱们公子一表人才,天天买衣服,换衣服,深得姑娘们喜欢。我刚刚扛着他的双腿的时候,哎哟,那腿粗的,都亏赶上大象了!呸!亏他还自诩都城第一美男子!

  王叔:我说,阿丁啊!你不会说话就别勉强自己了嘛!反正有没有人要逼你说嘛!公子都上西天了,还能怎么样啊?!

  他扭头一看,岂料,他看到了什么?自家公子正看着他,怒目圆睁。

  这到底是人还是鬼?

  还是他家公子根本就没有死??

  阿炳也顺着看了过去,只觉得背后冷汗连连。

  湖畔,镜汐背对着的那个方向,忽然赶来了一位蓝色锦服男子,神色匆匆,却未错过这一道亮丽的风景。男子看了一眼祭台的红纱飘扬,暗道该死。一个转头,看到了屹立在湖畔的镜汐。

  这又是哪家的女子?

  宫里现在正在举行盛典,人人都急着赶往祭台,只为看那天价牡丹一眼。也正因为皇帝的命令,闲杂人等不得随意在宫内走动,无人敢在这御花园逗留,看那打扮,也不像是宫女侍者。这女子又该作何解释。

  但看这背影,单薄得像一张纸,仿佛一个不小心,眼前的佳人就会消失。加上她本身的一袭白纱,更加衬得她肌肤胜雪,似一尘不染的月宫仙子。一头墨发,被一根简单的玉兰花簪束于头上,显得十分朴素。腰间的白色嵌金丝的腰带,更衬她的窈窕身材。微风拂过,湖面荡开了一圈圈涟漪,仍是花苞的荷花轻轻摇了摇头,似乎也是怕惊动了美人。只有那三千青丝,自在地在风中起舞,肆意而又不张扬。

  古语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也不知是为什么,于高夏竟停住了自己匆忙的脚步,完全忘了自己来这里的初衷。脚竟不听使唤地向镜汐所在的方向走去,不知不觉,就连后来回忆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也觉得不可思议。

  走上前,才发现,佳人蒙着一层薄薄的白纱,在看那湖中的朵朵荷花。他从未见过,能有一位女子,即使是站姿,也能将人迷得神魂颠倒。即使是高官达贵府中的大家闺秀,也很难将背影演绎出这种飘逸的感觉。

  霎那间,他只觉得呼吸一顿,心脏在此刻都停止了跳动。脑海中,浮现的,是只出现过一次的梦中人的背影。

  那微微弯腰俯瞰浅浅河流的白衣神女,摇着光滑如玉的手腕,轻轻舀起温润的水流。她忽然站立,背对着他,好像在等待她的靠近。一切如此遥不可及,但在这一刻,他逐渐靠近梦中人的身影逐渐与眼前这一抹白色吻合。

  他藏在身体里的那颗心不矜持地跳动起来,一个无法忽视的声音呼唤道:是她,就是她!

  顺着镜汐的目光看去,于高夏这才发现,湖中荷花还未开,佳人却已盼。

  神女想要一荷花,这有何难?

  这样想着,轻轻使用轻功,转眼间,足尖离地,已在湖面上划过一道痕迹。

  镜汐抬眸,映入眼帘的,便是于高夏那张既帅气又陌生的脸。剑眉舒展,一双眼睛如黑宝石般闪耀着光芒,他看着你时,只觉得那是一个漩涡,里面盛满了星光,是包罗万物的大海,是温柔,是包容,如星光般璀璨。轮廓鲜明,棱角处透露着男儿的阳刚。却不知,到底是这徐徐而过的清风,还是手上这羞涩万分的花骨儿,亦或是明媚的阳光,为他平添了几分柔软。

  对上佳人的眼睛的同时,于高夏微微一惊,眸中微动,好一双美丽的眼睛。正如那春日的芜湖,草长莺飞二月天,澄澈,干净,脉脉水光之间,自己遗世独立,皎皎月色之中,自己孑然一山。他从未见过这么干净的眼睛,不夹杂世间凡俗的一丝一缕。这样自然的美,怎能不叫他为之心动?

  只有她,只有那个梦中纯净无暇的神女,才会拥有这样干净的眼睛!

  只可惜,镜汐并未注意到他眼中的满天星光,反倒是看着于高夏手中的荷花苞,往日的一幕幕记忆般涌来……

  也是同样炎热的夏日,阳光明媚。

  围墙上突然冒出一个脑袋,向院子内的女孩儿招了招手。女孩儿看了一眼男孩,眼眸中溢满了欣喜,趁着仆人没有注意,连忙将门打开,逃了出去。

  女孩儿一出来,便看见了男孩,微微一笑,富有光泽的头发随风飘逸,女孩儿向男孩儿跑去,两人手拉着手,为了避免被人发现,又一起跑到了一个比较远的地方。

  终于,赶到了目的地,两人同时停了下来。女孩脸上有藏不住的娇羞,看男孩儿缓缓从口袋里取出一支玫瑰,缓缓放置她手中,“汐,待你长发及腰,我娶你可好?”

城南楼北

哼!其实我还是很高冷的ಥ_ಥ(说出来你自己都不信→_→)   评论区欢迎留言,批评和指正。   有错字希望可以私戳(悄咪咪的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