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纯白色初谎

第十三章、出错

纯白色初谎 湘茵 2243 2020-02-19 22:45:12

  death深深地呼吸,平复了一下心情。

  有句俗话叫"男儿有泪不轻弹",这种事情哭表示同情,不哭也可以理解为坚强。

  所以,还是别哭鼻子丢人了。

  "孩子,好好对待身边的人,不要像我一样。"

  death的泪珠在眼中隐现,眼神中有些惊恐。他在交代遗言。虽然并不明显,但是death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已经万念俱灰。

  "你不能就这么死去!"death急忙制止,"人生还很长,别一时半会想不开就轻生。"

  "没有她我活着有什么意义!"男子情绪激动。

  death抿唇不语。

  他见过太多这样的人,他们都是这么想的。从前death觉得这种想法顺理成章,此刻却必须反驳,真的很难。

  "你听我说,你不可以想不开。"death一边拖着他一边绞尽脑汁想对策。

  "她陪了我那么多年,受了那么多罪吃了那么多苦,我怎么能放心让她一个人孤孤单单在那边……"

  "不……"death知道这样下去根本没办法开解他,不禁着急。

  "我也该去陪陪她了。"

  "不!不是这样的。"death看见男子的眼神里浮现出释然与解脱,急中生智想到了一丝可能,"你妻子不是那样想的!"

  男子即将迈出的步子停在了半空中,眼神变得清明了一些。

  赌对了!

  death调整了一下思绪:"如果天堂里孤单冰冷的话,我想你的妻子也肯定不希望你提前去那里受苦。她想的也许不会很多,但绝不会想你受苦。你如果因为想陪她去了那里,她会……会愧疚的!"death有点词穷了。

  "愧疚?"男子恢复了冷静。

  death尴尬笑笑,继续圆他的话:"对呀,你看,嗯……哦!她陪你受苦是因为你爱她。你去陪她了,是因为想回报她的爱。可是这样一来她就又欠你一个人情了,她没法还不就会愧疚了嘛。"

  完美的解释!

  多么严谨的思维,多么合理的逻辑,多么有感染力的语调!

  这下你总不会去轻生了吧。

  男子把停在空中要迈出的脚收了回去。他的眼角皱纹更深了一些,眼神里带了一丝温暖。

  他笑了。

  "虽然不太明白你想表达什么,但是,真的很谢谢你,谢谢你提醒我她的初衷。"

  death愣了一下。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太好了这个男人不想找死了",而是"不明白吗?我讲的很具体很明确啊"。

  "其实……我妻子是为了救我才这个样子的。"男子的目光变得深邃,开始陷入回忆,"那天,我在同学聚会上喝了点酒,我老婆看我喝醉了就劝我别喝了。我逞能不干,有点要发酒疯的意思。她怕我出丑,提前带着烂醉的我回家。开车的路上,她一边注意路面一边还要照顾我,车子开得很慢。可是我嫌她太磨叽,醉着要自己开车。她见我抢方向盘,只好踩刹车。可是……"

  男人的声音里带了点鼻音:"可是慌张之下踩成了油门……"

  "她知道肯定会追尾,要想避免只能……只能转向撞到护栏上……本来她可以左转的……因为怕我出事……因为怕我出事……"他已经说不下去了,抽抽噎噎到最后变成了号啕大哭。

  右转,意味着司机那侧的车头撞向护栏。也许,就是因为这样,这个男人才会想要陪那个可怜的女人。

  她的妻子不用愧疚,是他在愧疚。

  如果那天他没喝酒,如果他是司机,或者,如果他没发酒疯碰方向盘,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原先说的"男儿有泪不轻弹",在这个大哭的男人身上应验了。

  妻子出事,他没哭;妻子昏迷,他没哭;妻子去世,他也没哭。可是,那份并不算感天动地却值得一生追忆的爱,明明那么温暖,却将眼前的男人击败。那个顶天立地、扛下一切的男人,那颗本已经刚强如铁的心,因一个"爱"字而软弱,因一个"欠"字而伤痛。

  如果那天只是追尾,哪怕当时他的妻子去世,而他活了下来,也不会让他如此绝望,以至于想追随她而去。

  如果他只是失去了一个他不爱的人,他心里或许只是空了一下,以后会有更美好的人事物景填满它。

  可是那个女人,是他深爱着的;可是那天,是她舍命从死神手下救了他。可是,她走了,一切都没了意义。

  death静静地站着,等着男人将这么久以来深藏着的情绪发泄完。

  经过的人投来怪异的眼光,顺着death的眼神看到"ICU"时,眼底早已被同情染湿。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哭声小了。嗓子虽哑了,却依旧坚持要说话:"要是那天我还能清醒着帮她做心肺复苏的话,她也许还能像你一样站在我的面前。"

  "心肺复苏能救人的话,医生一定会做的。救不回来也是天意。"death只能把话说到这,他不能说关于爸爸的事。

  可是男人摇头叹息:"不是这样的,心肺复苏……要在最佳时间做才有用。"

  death有点惊讶。

  "脑细胞缺氧情况下最多撑四分钟,时间太久就……就会像我妻子一样,或者救不过来直接就走了。"

  death点头,刚想再问点什么,就看见一抹黑影从楼上飘下来。

  死神在天台上等了好久,冷风都快把他这把老骨头吹出风湿了,还是不见目标出现,不得已只好飘下来看看出了什么事。

  好吧,看起来又是自家傻儿子惹的事。

  儿子老是拦着他杀人这让他很为难啊。

  当了几天人类就忘记自己是谁的儿子了,看来要好好敲打敲打这个臭小子了。

  死神比了个"跟我走"的口型,让death跟他去天台说话。

  death也挺配合,找了个理由就走了。

  "老爸有什么事呀。"救了个人,心情大好。

  "哼,小兔崽子,还知道我是你老爸啊。"死神臭着脸,语气不那么好。

  death挠挠头,想到了这其中的缘由:"老爸你是来杀那个男人的?"

  "废话!"死神双手环胸,"不然我来干嘛,来救人吗?"

  大冷天的,谁想来这破地方吹风?

  "那……我是不是改变了命运?"death有点担心。

  命运会不会改得比老爸梦里还惨?

  死神煞有其事地点头:"当然啦,死亡名单上说了今晚这个地方会有没有生命的人类,那不就是死人嘛。"

  death环顾四周,然后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爸……神明变成人类算不算没有生命的人类?"

  死神望着儿子,眼神复杂。

  定了半分钟后,他再次拿起长长的死亡名单。

  看了半晌,突然沉吟:"好像真的是说你……"

  death凑过去一看,原来林汐爸妈出事那里也有个"没有生命的人类"。

  好像……也是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