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纯白色初谎

第十一章、求各位还我清白

纯白色初谎 湘茵 2195 2019-08-01 20:13:24

  death第一次见到人类使用钱,就从父亲那里得知了"钱"有多么肮脏。

  "有的人穷尽一生赚取血汗钱,最后却被一个骗子骗得团团转,亲手送上了毕生积蓄。最后骗子拿到了钱,花天酒地、甚至利用这笔钱买通关节做伤天害理的事;而被骗的人一贫如洗,走投无路,最后可能一蹶不振、潦倒一生。"

  那时,他听着父亲的教诲,亲眼看见一个衣衫褴褛的青年从一幢烂尾楼上跳下。楼顶,有这个男孩的泪,苦涩而悔恨的泪。

  他拿着东拼西凑借来的钱去找那个谎称可以治好骨癌的骗子,却在钱交到骗子手中的下一刻得知,骨癌是无药可治的,晚期就是在等死。他想拿回这些钱,想继续找方子救他的母亲,却被骗子雇的打手打到鼻青脸肿、衣衫褴褛。

  悔恨、无奈,甚至是绝望让他失去了理智。他再也没办法面对他的母亲,爬上一幢离医院不远的烂尾楼,朝着骗子带走钱的方向跳了下去。

  第二天,death跟着父亲来到坠楼男子母亲的病床边,在带走灵魂前告知了这个可怜的老妇人:他的儿子昨天去世了,因为他被骗子骗走了钱,觉得没脸见母亲。

  这是death第一次主动把灵魂放进锁灵袋,他很认真地把灵魂捧在手心,用稚嫩的嗓音安慰:"去了天堂就可以找你的儿子了,祝你们幸福快乐,无忧无虑。"

  也是那次,他听见了那颗苍老的灵魂发自内心的真挚感谢。

  那句"谢谢",让death相信人间疾苦的存在,也让他明白了金钱的罪恶。如果不是对金钱的贪婪,骗子不会去骗钱;如果不是钱,青年就不会自杀;如果不是没钱,老人就可能接受更好的治疗,不会这么早死亡。

  他知道钱在人类世界很平常,他可以接受人类使用钱,却绝不容忍任何人让他接触钱。就算是碰过钱的手也是肮脏的!

  想到林汐用碰过钱的手拍他的肩,death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

  他的肩头被洗得湿漉漉,可他仍不肯放过这可怜的衣服,使劲地揉捏着布料。他恨不得把衣服扔了,却苦于没有替换的衣服,只能委屈巴巴地穿着它。

  半晌,death才犹犹豫豫地放过了衣服,轻叹一声关掉水龙头。

  出洗手间见林汐一直等在外面,似乎没离开过,death原先的一腔怒火消了大半。

  "在等我?"death指了指自己。

  林汐的目光从他脸上移到他肩膀上大摊的水渍,立马明白他因为嫌弃自己碰了他的肩进去洗了这么久。

  这种被嫌弃的感觉把原先的担心全部擦干抹净,她心里蓦然升起一股怒火,烘干了所有柔情。

  她就这么不堪,连碰都不能碰他了?

  他以为他是谁啊,假清高,真做作!

  "等你?"林汐的眼里带了成见,"你想多了,我是怕你掉进厕所里污了医院的厕所!"

  "你什么意思啊?"death讨厌别人说他,更讨厌别人用不堪的东西来侮辱他。

  "我说,"林汐见他生气,怒火被引爆,脸都被气红了,"你恶心!"

  "我恶心?"death被气笑了,"是,我恶心,所以我才会觉得你是个好人,所以我才会同情你,所以我才想帮你!你嫌我恶心,我还嫌你一身铜臭味呢!"

  "你!"林汐指着他,却不知该说什么。

  她发现她理亏了。

  "我后悔了。"death平复了一下心情,说,"我就不该来找你。"

  death言罢转身,丢下一句:"你不配见到我!"扬长而去。

  留下林汐一人张目结舌,瞪着他远去的背影,心中波涛翻涌。

  "我后悔了。""我就不该来找你。""你不配见到我!"

  所以,这个连名字都不愿意留下的男孩是特地来找她的。

  他为了见她,偷偷爬到天台,只为等她你;他为了救人,就算不喜欢血甚至会呕吐,也强作镇定;他为了保护她,不想搅这浑水也装作乐意,暗中帮了她却神色淡淡,毫不夸耀。

  他是个好人……

  他……不该被这么对待的……

  "我就不该来找你!""你不配见到我!"

  这话再次回响在耳畔,林汐悔恨地捂住耳朵想要道歉。她默念了无数遍"对不起",可罪恶感依旧包裹着她,让她无所适从。

  她呆呆望着门口,那是death离开的方向。

  "阿汐?你怎么了?"偏头痛稍稍好转的姑姑一进门就看见林汐望着门口这边,眼神呆滞、没有神采。

  林汐从恍惚中清醒,看见姑姑,眼睛里充满了失落。

  林汐:"姑姑?"

  "是我,你这是怎么了?那个男孩呢?怎么不见他?"

  林汐默默的低下头,声音哽咽:"我把他气走了。他走前说,他后悔来找我了。"

  姑姑轻叹一声,柔声安慰:"姑姑知道你在意他,其实他生气也是因为在意你,在意你的态度、看法,才会因为你的一句话生气。"

  林汐听了这话,更加过意不去了。她都快急哭了。

  姑姑见这么劝适得其反,只好改变策略,换了一副生气的表情敲打她:"阿汐,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偷偷谈恋爱就算了,你爸爸妈妈都在医院治疗,你却只担心那个男孩子,太没良心了!"

  林汐猛然抬头,眼神突然亮了。

  对啊,她不担心爸妈,反倒担心那个家伙,真的有点没良心。

  不过,她没有偷偷谈恋爱呀……

  林汐无辜地望向姑姑,姑姑却并没给她解释的机会。

  "赶紧跟我去手术室外面等你爸爸出来!"姑姑见这招有用,便继续到底。

  林汐只好放弃澄清,点点头,跟着姑姑去等候父亲出手术室。

  但……

  她真没谈恋爱啊!

  舅舅:"怎么这么久才来?"

  姑姑:"嗨!林汐跟她小男朋友吵架了。要不是我过去,她现在还在那边伤心呢。"

  林汐:……是真的,除了"那个人是我男朋友"这个说法有误……

  婶婶:"这种时候还跟阿汐吵架,可见也不是可靠稳重的男孩子,分了就分了,伤什么心呀。关心关心你爸的伤势倒实在些。"

  林汐:???我还没谈恋爱就分了?不是,这什么神发展啊?

  姑姑:"你干嘛这副表情?恋爱都敢谈,还不敢面对大人的批评了?"

  林汐:"我……"我不是,我没有,你们别瞎说啊。

  林汐诚惶诚恐地望着这帮大人,张口要辩解,却听见嫂嫂张口就打了个能把她一口气憋屈死的"圆场"。

  嫂嫂:"好了好了,你们都别难为孩子了。她也没错,这个年纪都憧憬恋爱的,又不是什么不可原谅的大错。我相信阿汐是有主见的孩子,不会闹得太过头的。"

  林汐:不是,嫂嫂你别这么宽大处理啊,逼问我呀,逼问呀,给我个机会解释解释啊,我要证明我的清白,我啥事都没干!

  此刻林汐内心真的想大喊"还我清白,还我真相",但是面上却只能绷着个脸,竭力保持从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