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纯白色初谎

第十章、成熟与天真相随

纯白色初谎 湘茵 2044 2019-07-31 12:45:41

  "的确是出车祸了,但是我回家取钱时看到家里被翻乱了,值钱的东西也没了。"林汐讲着讲着,眼里就闪起了泪光。

  姑姑惊讶地捂住了嘴,许久才缓过来。

  姑姑:"是趁家里没人的时候偷的?没伤到人吧?"

  "当时家里没人。"林汐答完,想起了什么,面露悔色,"我看见爸爸的车被撞就出去找他们了,心里太急没有锁门!"

  "我说你什么好!小时候粗心大意也就算了,这么大了还是毛毛糙糙的。平时忘记也就算了,这种紧急关头不可以再出事了,你偏偏还惹事!现在钱被偷光了,你爸爸妈妈虽然没重伤也需要调养一段日子,他们知道了动怒伤心不利于病情康复的啊!"姑姑真的没法冷静了。亲戚们就算愿意垫付所有医药费,林汐她爸妈也不可能安心接受。以他们的性子,宁可多还点,也不能让亲戚费神费力还吃亏。要是得知家里一贫如洗,还不得急死。

  林汐小声地唤了声姑姑,想告诉她家里还有些钱没被偷。

  "姑姑现在头很疼,而且还得想办法让你爸爸妈妈接受这件事。你就别添乱了,去医院里找你叔叔婶婶们吧。"姑姑一手扶额,脸色苍白,冷汗涔涔。

  她幼年落水,落下了偏头痛的毛病。这几日本就疼得厉害,因为这场车祸不得已强撑着过来,却因这一堆烦心事愈发头疼。

  林汐低着头,默默地转身,要进医院,却被death拉住了。

  death:"姑姑,林汐从保险柜里找出了些钱。您先替她收着吧,我怕她会弄丢。"

  本来眉头紧皱、心烦意乱的姑姑姑顾不上头部的刺痛了,难以置信地睁眼,眼里满是惊喜。

  剩一点也好,至少能给林爸林妈减轻负担。

  death指指斜挎包把:"林汐刚刚用了二十,剩下的都在这里。"

  林汐也反应过来了,边手忙脚乱地打开包边解释:"保险柜里就这些了,不过爸爸妈妈的工资卡里可能还有点钱,等爸爸妈妈康复了他们可以取出来还钱。"

  姑姑无奈长叹,苍白的唇动了动,终究是没说什么,把钱接了过去。

  "这钱我保管着,等明天我去你家在还回去吧。"林汐本想问为什么不用这些钱,姑姑却摆了摆手,揉了揉太阳穴,"你跟你朋友先去医院里歇歇,我头太疼,等缓一缓再进去。"

  莫名其妙成为朋友的林汐和death灰溜溜地进了医院,才发现忘了问叔叔婶婶在哪里。

  "喂,你这人真的很奇怪啊。一会像傻乎乎的笨蛋,一会又像个大人一样,就像是两个人。"林汐片头看他,"你真的好奇怪。"

  death瘪了瘪嘴,不满的语气溢于言表:"我又不是没有名字,你能不能尊重我点?"

  "那你叫什么?我以后叫你名字,不喊你'喂'了。"

  death得意洋洋地公布了自己霸气的名字:"death,我叫death。"

  死亡的意思,怕了吧?

  林汐懵了一下,然后又问了一遍:"你叫什么?"

  "death啊,d、e、a、t、h,死亡的意思。"这么详细的解释你总能懂了吧。

  林汐不懵了,她一脸生气的表情写明了她的想法:"你不想说还让我问,真是……"有病!

  哪有中国人起这么奇葩的名字的?就算他是个外国人,林汐也不觉得他爸爸妈妈会给自己孩子起这种不吉利的名字。这绝对是这个中二少年信口胡诌的!

  death:"这就是我的名字,我又没骗你,你干嘛生气。"

  末了,他又得意地补了一句:"我哥哥的名字和我不一样,他们的都没有寓意,而且没我的好听。"

  林汐忍不住想翻白眼。

  是是是,你自己取的中二名字你当然觉得最好听。

  谁会没事起这种鬼名字啊。

  林汐的眼神突然带了丝怜悯:他是不是受了很大的伤害,想死掉才起这个名字的?

  这个名字,或许是他的伤口吧。

  思及此,林汐的语调放得柔和了些:"我就是想问问你为什么有时候天真,有时候成熟。我感觉你有点特别。"

  death想了想,道:"因为我经历的事情让我成熟,我没经历的事情让我天真。"

  林汐的白眼终于翻出来了。

  这跟没说有什么区别!

  但眼珠子一翻回来,林汐就意识到了什么。

  他一定经历过什么,这句话或许有更深层的意思。

  death的余光瞥到了林汐那个白眼,眼神暗了暗。

  death:"我爸爸怕我出事,一直不让我出来。很多东西对你们来说平凡普通,但我却是第一次见到。可是爸爸一直想让我继承他的职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带我去工作地点。那里,每天都会有痛苦的人死去。从那些将死之人的故事里,我明白了人很脆弱,也明白了各种击垮'活下去'这一信念的潜在威胁。可以说,我不懂如何很好的生活,却懂得怎么痛苦地死去。"

  death说的是事实,但他尽力绕开了神明的权力,听起来就像是一个人类的过往。

  林汐听完一席话,猜测death的父亲应该是医生。death也许从小就在医院目睹了死亡,才会如此成熟。

  但是林汐一点也不认为这种教育有什么好处。death比她高了一个头,却连保险柜、路边摊都不了解,他的父母该有多失职呀!

  连基本的生活常识都不教,就算培养成一名医生,又能怎样?他还不是一样要依赖父母一辈子。

  "我离家出走,也是因为不想听他的话。"death的头低了,语气也弱了。因为这件事牵扯到了林汐,他害怕林汐看穿一切。

  "这不是你的错!你做的对。"林汐拍了拍death的肩头,宽慰他。

  death皱着眉,僵硬地转头,嫌弃地望着自己被拍过的肩头。

  停顿两秒后,他犹犹豫豫地伸出手,生硬地拍了拍肩上不存在的灰。然后,他环顾四周,一确定厕所的位置便向洗手池狂奔而去。

  林汐惊呆了,惊异地望着自己的手,端详了许久才喃喃自语:"不脏呀……"

  之前为了阻止他跳楼,林汐还抱过他的腰,也没见他这么嫌弃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