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纯白色初谎

第九章、哦,我见过一个

纯白色初谎 湘茵 2032 2019-07-25 12:05:08

  钱?被小偷翻空了的家里居然还有这么多钱!

  太不可思议了。

  林汐谨慎地把钱护在了怀里,警惕地反问:"你这么惊讶做什么?"

  她现在有点草木皆兵,生怕出了什么闪失。

  death没有回答,自顾自地问她:"你从哪里找到的?"

  "保险柜里。"

  death头一次听说保险柜这个东西,好奇心泛滥了。

  "保险柜是什么?"

  "为什么能躲过小偷的翻找?"

  好吧,就他这样估计是抢不走这些钱的。

  林汐不想回答这些无聊透顶的问题,匆匆下楼离开。

  "还有……哎!你别走呀!"death见林汐沉着脸走掉,心里有点不开心。

  不就是问问嘛,至于这么冷淡嘛。

  不过,急着去医院付住院费和手术费的林汐可不这么想。她急得团团转,death倒好,揪着个保险柜不放,一点也不关心伤者的死活。真是没良心到家了。

  此刻,林汐只想快点到医院,别的她什么也不想管,也不想说。

  death的叽叽喳喳只能让她烦躁,无法带来丝毫放松。

  这种情况下,也不可能放松吧。

  林汐默默叹了口气,拦下一辆出租车。

  车里的司机眯着眼打量了一番林汐,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了她的包上。

  林汐刚要打开车门,death就屁颠屁颠地跟了过来,嚷着要一起去。

  林汐没好气地扔下一句"随你。"就甩头坐进了出租车。

  司机看到林汐的小小斜挎包鼓鼓的,又多看了两眼。

  林汐只顾着急,压根没发现司机在看自己。倒是车外的death把一切尽收眼底。

  death像是屏蔽了一切负面情绪想死缠烂打追林汐的小男孩,一脸殷勤的假笑,笨手笨脚地跟着坐了进去。

  death在路上问东问西的,嘴里根本停不下来。他好像对人间的一切都充满好奇,遇上个路边摊都能问上半天。

  奇怪的是,他绝口不提钱和保险柜的事。

  明明很好奇保险柜是什么东西,进了车就想是故意避开了一般,一点相关的东西都不说,仔细想想就会觉得反常。

  但林汐已经没心思注意这些,只觉得这人聒噪得很、烦人得很。她忍了好几次才忍住没让death当场下车。

  到了医院附近,林汐远远看见姑姑已经在门口等她。医院的昏昏灯火把姑姑的身影衬得有些迷蒙。

  她松了口气,神色稍稍放缓。姑姑能抽身出来等她,估计是没什么大碍了。

  司机一脸狐疑,不明白这两个孩子是怎么回事。男孩像是度假消遣一样轻松,女孩却像是家人被绑架一样紧张。

  但这不是他一个司机该管的事,他没这个义务打听。

  司机:"到啦,一共二十块。"

  林汐打开包包,从那一沓钱里抽了张一百块,交给司机。

  司机扭头看见林汐包里满是百元大钞,眼都直了。

  这个厚度,估计上万了吧。一个小女孩竟然带了这么多钱!这些钱抵得上他好几个月工资了,竟然被一个小女孩随身携带着!

  death见司机如此,赶紧引开他的注意力:"叔叔要找我们八十块哦。"

  司机看了一眼death,眼里瞬间流露出一丝失望。

  还有个小男保护着啊。

  他恋恋不舍地收回盯在林汐包上的视线,拿出八十块交给林汐。

  出租车开走,林汐没急着去见姑姑,反倒是一改先前的焦虑、不耐烦,问death怎么回事。

  林汐:"司机刚刚的表情有点奇怪,你有没有感觉到?"

  death心不在焉地踢着石子,随口道:"他是个见财眼开的人,如果你一个人来这里,他可能会打你包里那些钱的主意。"

  林汐一惊。

   death漫不经心地抬头:"一开始,那个司机就注意到你的包很鼓,在你刚上车时就盯了好久。我觉得他可能居心不良,才跟着来的。"

  林汐回忆了一下,那司机的确盯着包看了很久。

  "路上跟你讲话也不是因为我闲得慌,我只是想让那个司机注意到我。毕竟,我是男的,我在,他不敢明目张胆抢钱。"death漫不经心地四处乱看,最后把目光转向了像他们走来的女人,也就是林汐的姑姑。

  对于抢钱,林汐不大赞同:"那个司机人挺好的,应该不会做抢钱这种违法乱纪的事。"

  "哦。"death神情厌厌,"我遇见过一个。"

  林汐惊呆了。这家伙经历了什么,竟然目睹过抢劫现场!

  "那是一个老人,她从银行里取出所有钱,想把钱给儿子,让她的儿子买房。半路上被司机抢走了所有钱,老人到房产公司门口的人工湖那里自杀了。"语气淡淡,无悲无喜,却能让人震惊无比。

  death的云淡风轻,主要是见过太多如此不幸的老人。

  每次蹲点,父亲都带他去那些苦命的老人身边。看着他们悲惨的生活,听父亲讲他们曾经的不幸,那种沉闷的感觉,其实很可怕。令人窒息的悲伤会涌上心头,丝线般缠绕心脏,让痛随着心跳起伏。所以,death会毫不犹豫地在那些人痛苦不堪、无法解脱的时刻帮他们结束生命。

  镰刀划过他们的喉咙,刺痛会遍及全身,让整个人抽搐,但他们并不觉得痛苦。因为生活给了他们更大的痛:失去孩子、老伴,患上严重的慢性病、孩子的不孝顺、陌生人的嫌弃……心灵上千疮百孔的他们不在乎那点伤痛,他们也觉得去天堂会更幸福。甚至有人曾对death说过"谢谢",发自肺腑、毫不做作。

  death觉得自己崩塌的信仰回来了,他还是觉得人间很苦。

  death朝着林汐笑了笑。他似乎变得和从前一样了,不会再为杀死别人愧疚了。

  林汐抱着包,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

  姑姑显然也听见了,脸色有点苍白。她并不相信眼前的小男孩目睹过自杀现场,却也着实被吓到了。但她是大人,不能在孩子面前表现出害怕。

  姑姑勉强笑了笑,对death道谢:"多亏你陪她来,真是谢谢。"

  转而,她戳了戳林汐的脑袋,训斥道:"让你别乱跑你还不好好待着。姑姑就算再没钱,也不可能坐视不管,住院费手术费就是再贵,我们这些亲戚凑一凑也能填上,哪用得着你半夜跑来跑去的。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

  "对不起,姑姑。"林汐的眼中有点委屈。

  death有点看不下去,开始转移话题:"林汐家被小偷光顾了。"

  姑姑的表情僵住了。她瞪大的眼睛摆明了她内心的震惊。

  绕是大人,也没办法淡定下来了。

  姑姑:"怎么回事,不是说出车祸了吗,怎么家里被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