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纯白色初谎

第八章、你是怎么找到的

纯白色初谎 湘茵 2319 2019-07-23 17:51:55

  "可是这样的命运实在太悲惨,我不忍心让你在人间受苦。"死神看儿子的目光带着悲悯,"我希望你能永远快乐。"

   death目光笃定,自信地告诉父亲:"没有经过风吹雨打的稻穗结不出果实;没有经过艰难困苦的灵魂做不到强大。我不想做温室里的花朵,我想成为一个真正有能力的神明。"

  "你确定?"死神很欣慰,可他还是放心不下,他在犹豫。

   death举起右手:"我向万神发誓!"

  死神知道,命运滚滚向前,轮不到他来改变方向。他轻抚儿子的头,呢喃道:"好孩子......"

  "爸爸你走吧,我会在林汐家等她。救她爸妈之前,我问过她能不能留宿,她还没告诉我。"death看了眼林汐家的方向,心里有点期待以后的人类生活。

  死神摇头:"不用去了,她家里遭小偷洗劫了,已经没什么东西需要看守了。你去医院跟林汐说一声吧,顺便陪陪她,一个女孩等在手术室外,怪让人心疼的。"

   death歪头看了一会儿父亲,随后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原来爸爸也有同情心呀。"

  死神耸耸肩,表情轻松。

  "我走啦。"死神冲儿子摆摆手。

  "知道啦,两面派老爸!"

  死神失笑:"你个臭小子,居然敢给你老爸起外号了。"

   death本想做个鬼脸的,只是死神闪得太快,根本看不到。

  "好!接下来就是去医院,出发!"death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找林汐谈住宿的事。

  然而,他忘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他不知道林夕在哪家医院!

  这件事的严重性就好比战士在战场上不知道怎么用枪、医生在手术中不知道怎么用手术刀。做好了一切准备,连见到林汐要说什么都面面俱到的想好了,却没办法找到她。

  好吧,这真是愚蠢至极。

  又没地方可去了,还是回林汐家吧。

   death有点挫败,拖着步子踱回不远处灯火通明的房子。

  大门虚掩着,里面没有任何声音。但是从门缝里依稀可见满地的狼藉。death推开门,门后的碎玻璃被带得叮当响,脆生生的,就像在还原这个玻璃花瓶被打碎的声音。death小心翼翼地进入屋内,生怕踩到什么。尽管如此,他还是能感受到玻璃渣卡在鞋底的异样感。

  茶水被打翻,洒得满茶几都是水。地上也湿了大片,沙发也渐了好些水。有水的、没水的地方,碎瓷片东一块西一块,抽屉里的零零落落各种物件全被翻了出来,大部分被扔在沙发上,也有不少落在地上。

  环顾四周仔细一看,电视、电话被偷走了,连茶几上那罐茶叶也不见了。

   death抽了抽嘴角:搞那么大动静就偷这几样东西啊,至于嘛。

  在他的印象里,小偷就是偷偷摸摸的,趁着夜黑风高随手顺几样东西就走,现在的小偷都跟强盗一样了,胆子大就算了,弄得一团糟最后就带走几样东西,怎么想都替他们觉得不划算。

  要不要去看看林汐的财物有没有被偷?

   death有点小小的纠结。因为......客厅太乱他根本没办法视而不见!

  他的洁癖告诉他必须打扫!一定要理到干干净净!不然他心里难受。

  那么问题来了,他有洁癖,怎么打扫?

   death皱着眉环顾四周,满是嫌弃。突然,他的目光滞了一下,停在了一本书上。

  准确地说,那是一本笔记本,记着日记的笔记本。

   death弯腰,用食指和拇指的指尖捏起本子的封皮,将它拎了起来。

  小半本日记被打湿,现出暗黄色,而干的地方也已经泛着微黄,看起来年代久远。

   death侧身把沙发上那即将从边缘掉落的纸巾拽了过来,把本子上的水迹捂了捂,又细细地擦拭着牛皮包裹的封面。目光随着纸巾顺着封面上的纹理慢慢下移,云纹、直线、仙鹤、兰花......

  哦!这是林汐爸爸的东西!每次等林汐回卧室休息,他都会拿出这本日记本,用一支连漆都剥落了的钢笔在上面写着什么。

  当时作为神明的death没有哥哥的咒语加持,还看不懂上面的文字,只觉得写的人会因为笔记上的某个字、某个词而勾起嘴角,再疲惫的双眼也会瞬间流露出欢愉。曾经的death因此觉得气愤,认为他不该得到微笑;而现在,death有点想看看这令人微笑的文字。

  等本子擦至半干,death就翻开第一页读了起来。

  因为水渍的缘故,第一页的字迹已经模糊。在那些氤氲着的黑色里,隐隐约约有个"出生"的字样。后面的纸张湿得不多,依稀可以辨别出写了什么。

  "这孩子很乖"

  "......虽说一般的孩子都这样,我还是很开心。"

  "希望这孩子能具有水的品质"

  这是林汐刚出生时记的日记。

   death跳过一些再看,看见了周岁时的林汐。

  "第一个生日,抓周的时候盯着书不放,最后却因为拿不动那本书拿了支笔,很可爱。"

  "已经在学走路了。特地买了块软垫子,怕她摔倒会疼。刚开始摔倒会哭着闹着不愿走,渐渐掌握后像着了迷一样到处乱走。真拿她没办法。"

  "头发已经可以扎起小辫子了,很好看。"

  "把新裙子弄得满身污泥还笑,没心没肺。"

  ......

  "你在干嘛?"林汐的声音突然出现,吓得death差点把日记本都丢了。

   death顺了顺气,向她解释:"你家被小偷光顾了,我进来时本来想帮你们打扫一下的,不小心发现了这本日记,就看了一点点。"

  林汐有点不相信:"难道不是你把我家翻乱的?"

  "电视、电话、还有茶几上那罐看起来很棒的茶叶都不见了。我搬不动电视,也不会在乎一罐茶叶,所以没必要把那些东西藏起来。"death实话实说。

  林汐看着满目狼藉的家,默默的握紧了拳。她不知该怎么办。家里遭贼,钱肯定被偷走了,她拿什么付医药费?爸爸妈妈的伤怎么办?

   death:"你眼眶怎么红了?"

  林汐抹抹眼睛,没说什么,直接上了楼。

   death犹豫了一下,放下日记跟了上去。上面同样被翻得乱七八糟,值钱的东西也被洗劫一空。

  林汐走进父母的卧室,把门反锁了。

   death拧了拧门把手,打不开。他不知道林汐要干什么,估计是躲在房间里哭泣吧。

   death在门口犹豫了一会,最终决定敲门,进去安慰她。

  "咚咚咚。"

  礼貌地敲了几下后,没人应声,也没人开门。

   death有点烦,觉得她好麻烦。

  "咚咚咚!"继续敲!

  还是没人。

  再来!就不信你这辈子都不开门!

  "咚!"

  "啊!疼!"林汐捂着脑袋,就站在门口。

   death也没料到她会这个时候开门,这拳头就这么始料未及的砸了过去。

  "你干什么啊!"林汐气得大吼。

  "我......"death的脸上闪过一丝愧疚,但随即就被林汐手中的东西惊到了。

   death难以置信:"你怎么找到的?!你家里不是被小偷洗劫一空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