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纯白色初谎

第七章、是命,便躲不开

纯白色初谎 湘茵 2174 2019-07-15 12:11:02

  杀光全家?还是放条生路?

   death心里很清楚。死神心中也早已了然。

  是命,便躲不开;是缘,就避不了。

   death走到林汐身边,淡淡地问:"如果你的爸爸妈妈康复了,可以让他们收留我一阵吗?"

  此时的林汐哪里会有心情去纠结这个,压抑着心中的绝望、恐惧、焦虑,竭力平静地告诉death:"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等爸爸妈妈脱离危险,我们再想这些。"

  "如果我能救醒他们,可以在你家呆一阵子吗?"death又重复了一遍,但这次,他指明了是"他来救"。

   林汐闻声,猛地抬头:"真的?"

  她挣扎着以她最快的速度站起来,想要拉住death确认。

   death见林汐抬起的手上还留着血迹,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算了,时间太紧,住宿的是以后说,但是记住,你爸爸妈妈没事是我的功劳,别过河拆桥!"death避开林汐的手,一脸的嫌弃,"想让我救你爸妈的话,就别在车门口碍事!"

  林汐慌忙退让,盯着death的眼里,希望与期待似繁星明灭。

   death把一切都看在眼中,却什么也不说。他往车里探了探头,浓重的血腥味和污浊的黑血让他皱眉。

  "怎么了?救不了吗?"林汐见death迟疑,整颗心都悬起来了。

   death轻叹一声,咬牙道:"没事。"

  他心一横,闭上眼睛,把手按在血迹侵染的座椅边缘,大半个人进入车内。浓重的血腥味让他难受。从前杀人只要轻轻挥动一下镰刀,血从来都只在镰刀上;而现在,有着严重洁癖的他居然被人类污浊的血液包围,真是天大的笑话。

  他摸索着解开锁灵袋,闭着眼将两颗灵魂取出。

   death勉强睁开眼,眉头紧锁,却依旧竭力保持温和,用平常的语调对在掌心安睡的灵魂说:"两位,通往天堂的路正在修理,请晚些启程。"

  两颗灵魂被吵醒,在death手中动了动。

   death将手掌摊平:"先回身体里吧,林汐不希望你们死掉。"

  听到林汐,灵魂再也不是睡眼惺忪,懒得动弹的样子,很快便离开death手掌,回到了肉体里。

  林汐母亲的眼睑轻轻颤抖起来,有睁开眼的迹象。

   death见状,长舒一口气,以最快的速度抽身。当他再次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时,紧绷着的整张脸瞬间放松。

  大口喘几口粗气后,death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血液因为时间比较长而变黑,黏糊糊地粘在雪白的T恤上,像是地狱里的恶鬼们爆裂四溅的脑浆。

  "呕!"death越想越恶心,捂着胸口干呕了起来。

  林汐刚要上前询问,就听见母亲轻声地呼唤她的名字。

  林汐的泪夺眶而出。这份感激之情,被泪水彻底带了出来。

  "哭什么哭,你爸妈已经得救了,救护车也快到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death受不了林汐那副样子。

  如果不是因为她绝望的样子,或许,他也不会如此不顾一切地为了一丝期冀而违背天命救人。

  但是,他不后悔。似乎只要林汐快乐,他就甘愿赴汤蹈火。

   death提着空空如也的锁灵袋,回身去见死神。

  林汐想追上death,又因为母亲的呼唤迟疑。

   death只留给她一个背影:"别跟来。救护车快到了,你得陪着你父母去医院。"

  死神在不远处目睹了这一切,可他没有阻止。

  "为什么不阻止?"death把镰刀项链摘下来,连同锁灵袋一起还给父亲。

  死神慨然长叹:"因为,这都是命啊!"

   death不明白。

  "不该死的人,就算是神也杀不了他们。这就是命运。"死神神色忧伤,"其实,这两天里,根本没有人要死亡。我想杀林汐一家,也不过是想改变命运的安排。"

   death:"我不明白......."

  "你不需要明白。你只要知道,如果按照命运的安排演进,你,我的儿子,将经历无尽的痛苦。只要有一个环节被改写,你就有可能摆脱苦海。作为一名父亲,我不希望我的儿子受苦,你懂吗?"

   death有些难以置信:"所以,林汐一家本就不该死,他们的死亡才会改变命运?"

  "是的。"

  "爸,你疯啦!"death冲着死神大吼,"改变命运会被宙斯惩罚的!你忘了普罗米修斯偷火种改变人类命运的结局了吗?他被宙斯钉在......"

  "难道我的儿子经历痛苦对我就不是惩罚吗!"死神再也抑制不住那股份怒,"我的儿子什么也没经历,就要被剥夺神权成为人类,我心里会好受吗!"

  "谁不想做一个恪守本份的神明?可是那样做会毁了你啊!你以为我厌恶死神这个职位是为什么?是因为会看到骨肉分离啊!可是我恪守本份上千年,我最厌恶的骨肉分离这种闹剧就要发生在我和我的儿子身上了,我怎么可能任由命运摆布?我的儿子要向人类一样在我眼前死去,死于我的镰刀之下,你让我怎么冷静!"死神声嘶力竭。

  "所以爸爸你不想当死神是因为你知道我会成为人类,并且死于你的刀下?"death幡然醒悟。

  死神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清醒些:"我不能百分百确定,但是那个杀死你的人,和我很像,当然,眼睛很像你的母亲。你看,你已经成为人类了,虽然不是真正的人类。可我依旧害怕那个预知梦会成真。我不得不杀了梦中和你关系最密切的林汐一家,因为他们死了,那个梦就不成立了,你就不会被杀死了。"

   death深深吸着气,强压下眼睛里的泪水。第一次,他明白了什么是亲情、什么是关心。一直以来,为了逃离死神职位而不断欺骗儿子、甚至不惜毁掉儿子的世界观都是表象,他只是想让孩子安全。

  父亲撒了个大谎。从death出生起,死神就为他织造这个谎言。他知道这个谎言隔离了潜在危险,也毁掉了自己的前路。他可以受罚、可以遭罪,但儿子,要活着。

   death上前抱住了死神,把脸埋在父亲的胸口,哽咽着:"对不起,爸爸,我不该错怪你的。"

  死神轻轻拍着儿子的背,什么也没说。

  "爸爸,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death突然抬起了头。

  死神点头。

  "别再改变命运了,好吗?"

  死神的唇角颤抖着,那个"不"字已在喉间,即将吐出。

  "谁也不知道改变命运会有什么后果,万一更糟了呢?"

  死神低头不语。

  "其实知道我的未来比不知道好很多,有困难我可以提前做准备,不是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