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纯白色初谎

第四章、神明也会被打脸

纯白色初谎 湘茵 2188 2019-06-22 16:04:44

  林汐本不想难为他,但恶作剧的念头一旦上来就怎么也压不下去了。

   death脸上有些挂不住,干脆耍横:"我才不要!"

  林汐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被一个人类嘲笑了!

   death双手环于胸前,一脸的狠戾:"不想被揍就滚远点!"

  林汐收了收笑容,嘴角还挂着笑意。

  "我本来以为你是小偷,不过现在看来,你不是。"林汐说到一半,突然想损损这个来路不明的男生,"小偷没你那么傻。"

   death步步逼近林汐。步子很慢,脸色很暗,周身散发着一种危险的气息。

  由于周边景物实在太美好,death的威慑力削减了大半,林汐倒没感觉到多少压迫感。

   death一边走一边用很慢很重的语调质问林汐:"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不如那种只会偷鸡摸狗的人类?"

  林汐见玩笑开过头了,愧疚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我不该说你傻的。"

  "哦?"death冷笑一声,"我该说你们人类无知蠢笨呢,还是该说你们自作多情呢?"

  这话林汐听着有些别扭。

  人类?这话说得好像他自己不是人类一样,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遇上了中二少年。

  如果是中二少年的话......就不难解释他为什么爬到陌生人家的天台上了!

  林汐一番分析,断定death是个中二期的叛逆少年。

   death见林汐丝毫没有被震慑到,心里恼怒极了。

  "我跟你说话呢!这就是人类对神明的所谓的尊重吗?!"death冲着林夕大吼。

  林汐揉了揉被震痛的耳朵,心中诽腹:这家伙中二病很严重啊,连现实和想象都分不清了。

   death离林汐只有两步的地方停下,恶狠狠地盯着林夕。

  "喂,问你话呢。"

  林汐比他矮了一个头,仰着头看他,眼神中没有丝毫畏惧。

   death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极大的挑战,一把拽住林汐的领口,把林汐拉得更近些。他微微低首,眼神里充满了恨意。

  林汐看起来柔柔弱弱,可是这几年一直跟在做健身教练的哥哥身后,学到了不少东西。力气变大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学习的过程让她明白越是艰难,就越要坚持。

  几句威胁于她而言不足为惧,她知道,只要自己足够沉着,这个暴躁的中二期毛小子的高傲迟早会不攻自破。

  林汐的眼神里闪着笃定。

   death真的没辙了,他做梦都想不到平时笑意浓浓的小女孩会有如此刚强的一面。他只能抬起手,做出要打人的姿势吓唬吓唬她。

  谁料林汐见death扬起左手,立刻抓住拽着她衣襟的那只右手,利落地转身,发力,给了他一个完美的过肩摔。

  一声闷响过后,天地寂静,只留下一片稀疏的蛙鸣。

   death皱着眉躺在地上。他已疼得爬不起来,却一声不吭。

  已经够丢人的了,再喊疼,那真是颜面尽失了。

  林汐有些讶异,毕竟被她摔过的小偷流氓没一个不疼得满地打滚哭爹喊娘的。

  这家伙有点来头啊。

  林汐走到death身边,蹲了下来。

  "喂,你叫什么名字?"林汐戳了戳death的腰,不想恰巧戳到了伤痛处,引得他倒抽一口凉气。

   death转头,用极痛恨的眼光盯着林汐的脸。

  林汐被瞪得有些无辜。

  他先动手的呀。

   death伸手指着林汐的鼻子,咬牙切齿地发誓:"林汐,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的!"

  林汐听完非但没有表现出害怕,还十分惊喜。

   death觉得她不是正常人,简直有病!

  "你怎么知道我叫林汐的?"

   death本来还想翻个白眼的,听见林汐这么一问,脸色又不好了。

  我说来踩点准备杀人时听到的,你信不信?

  林汐见他的脸色从不耐烦到不淡定,又想到了个逗他的方法。

  "你不会是暗恋我吧。"林汐故意装出吃惊的样子,笑意却怎么也掩不住,"那你跟到我家来,还爬上我家天台,就是因为喜欢我却没机会接近我,内心扭曲,成为变态跟踪狂了咯。"

   death怒极反笑:"就你这样?还指望我能喜欢上?真是厚颜无耻!"

  本来只是开个玩笑,不想这家伙说话带刺,气得林汐想把他拎起来再摔一次。

  "好!我厚颜无耻是吧,那现在请你立刻、马上顺着爬上来的路线原路爬回去!"林汐利落地起身,"别指望我会让你从我家里的楼梯下天台!"

   death一脸不屑,慢慢站了起来,冷冷地说:"谁稀罕!"言罢,转身走到天台边缘,想要翻过栏杆直接跳下去。

  "你疯啦!"林汐见他如此作为,瞬间急了,跑过去拉住death不让他翻过栏杆。

   death嫌弃地拍掉她的手,继续翻栏杆。

  林汐顾不得查看被拍红的手,继续拉他的胳膊:"你会死的!"

   death用更大的力气拍掉了她的手,黑着脸冷冷地问:"我会不会死关你什么事?"

   death继续翻。

  林汐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冲上去从背后抱住death的腰。

  "你死在我家门口我们家就成凶宅了!你是诚心来给我们找晦气的吧!"

   death冷哼一声:"我是神明,我怎么可能会像凡人一样死掉?"

  林汐焦躁地吐了口浊气,平复了一下想要骂人的情绪,极力做到耐心:"我知道你中二病很严重,但是你不能因为觉得自己是神明就做人类根本做不到的事情呀,毕竟你就是个普通人,命只有一条啊。"

  跟death相处后,林汐自己也开启了上帝视角,用上了"人类"这个词。

   death猛然间想起哥哥告诉他现在他只有一条命了,还有那句"要是从天台上掉下去,可就没机会体验人间了。"

  好吧,现在的他确实会死。

   death停止了翻栏杆,林汐却依旧抱着他。

   death看着腰间的那双被他拍得有些红肿的手,很是嫌弃:"把你的爪子挪开!碍眼!"

  但是林汐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death正打算在再拍掉一次。手还未扬起,只觉得后背一阵湿凉。

   death忍不住想问问她到底想干什么,抱着他不放手不算,还把他的衣服弄湿。要知道,他讨厌别人弄脏自己的衣服。

   death就是个有洁癖的家伙,最讨厌别人靠近自己,何况弄湿他的衣服。

   death扬起手要拍掉林汐的手,林汐却默默放下了环在他腰间的手。death还来不及反应,就一掌拍在了自己身上。

   death疼得捂着痛处弯下了腰。

  早知道就不那么用力了!

   death刚想骂林汐用诡计,嘴都没张开,林汐就像是疯了一样往家里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