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纯白色初谎

第三章、遇见,繁星闪耀

纯白色初谎 湘茵 2466 2019-06-20 15:14:26

  "我就要!"death开始耍性子。

  "行行行,我明天一定给你。"把少儿不宜的内容删光了再给你。

   death从小就是有求必应、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那里受得了拒绝的滋味。

  "你给不给!不给我就跟你绝交!"他歇斯底里地对哥哥喊道。

  布莱特对于弟弟的恶劣行径很是无奈,同时也真的被气到了。

  血浓于水的那份情谊,竟然敌不过一部手机。听着委实让人心凉。

  这一次,布莱特不想让步了:"我可以给你手机,但绝不是现在。手机里的东西只能作为参考,真正受人喜欢的人肯定是谦卑温和、体贴温柔的。你要是真的想用手机里的方法来伤害那个小女孩,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改改你的小性子。"

   death一声不吭,转头就走。

  布莱特见弟弟又赌气离开,气不打一处来:"臭小子,你要是现在走,这辈子都别想折磨那个女孩。"

   death愈发生气,停下脚步,背对着哥哥甩下一句:"不靠你,我也能折磨她!"就跃入云端,不再理会。

   death坐在云朵里生了许久的闷气,最后决定去找林汐撒气。

  林汐家他是去过的,过去简直是轻车熟路。

  只是怎么让林汐看见自己,这是个大问题。

  林汐在镜子前看脸上有没有洗面奶泡沫,death乘势站在镜子前。他望着自己镜中酷炫的倒影,得意地笑了:通过镜子你就能看到我了吧。

  刚才瞄了一眼,有一本被翻译成英文的小说,八成是他哥刚到中国没学中文时存的小说。文中的女主就是在照镜子时看见镜中有俊美的男子,身后却空无一人,这完全符合现在的情况啊。

  然而,林汐照了半天镜子,只是小心地抹去了额头上的一点点泡沫。

   death有些失落。

  难道是我站的角度不对?

   death往林汐身边挪了挪。

  结果林汐突然一个转身,从death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death被吓得半死,以为林汐发现自己在身后要拿桃木剑驱逐他。

  小说里的女主就摘下了挂在墙上的桃木剑,还差点把男主刺伤。

  林汐乐颠颠地跑到电脑前,打开一系列的网站又关掉,最后点开了一本网络小说。death见她看得津津有味,也好奇地凑过去。

   death瞄了一眼文案......

  嚯!这文案里的英文,不就是他刚刚在老哥手机上瞄过两眼的那本小说书名嘛!

  林汐看显然是看过一些的,直接跳到了一百多章。

   death看着屏幕,一脸的蒙。

  全是中文看不懂啊!这小说就简介里有那么一个英文书名,其他的全是方块字,摆明了是欺负他不会中文!

  可气,实在可气!

   death气鼓鼓地别开视线。刚瞟到窗口,就看见布莱特在窗外跟他打招呼。

   death肚子里全是火气,一点也不想理他,干脆纵身一跃跳到屋顶天台上。

  此时夜已深,秋露却不浓,空气中泛着微微的潮气,让高爽的秋风显得不那么干燥。

  蛙鸣声声入耳,没了夏日的喧哗嚣张、刺耳尖锐,有的只是对秋天的吟咏,对夏天的眷恋。

  月色并不明朗,却意外地将繁星称得柔美。点点星光忽明忽暗,像钻石在闪耀,更像丽人的眸光在流转。

   death坐在天台边缘,望着这如梦的夜色,却无心欣赏。他正盘算着怎么才能挽回他的尊严。

  "行啦,别想东想西的了。你不做出改变,就是想出花来都没有用。"布莱特跟着飘了上来,坐在death身边。

   death不喜欢哥哥靠得如此近,嫌弃地往边上挪了挪。

  布莱特并不在意这些,用懒懒散散的语调劝弟弟,看似随意,却句句意味深长:"老爸为了甩锅,把你培养成这个样子,你真的没觉得不好吗?"

  "别的不说,你是不是该想想,我们兄弟十一个,十个都不愿意当死神,是因为什么?"

  "还有,你有没有想过,各个年龄段的人都会死,可老爸让你带走的只有生活不幸的老年人,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你也看见了,很多人,就像我的妻子和女儿,她们在人间一直很快乐。他们有父母的疼爱,有朋友的关怀,这些一点也不比神明逊色,相反,人类比神明更容易满足,他们比神明更喜欢笑。有的人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却依旧能为一点点细微的美好而绽放笑容。"

  "你真的没想过,老爸口中的人间会不会与真实的人间有差别吗?"

  布莱特停了下来,静静地看着身旁的弟弟。

   death低头不语。

  许久,death才小声地说:"杀人会给人幸福,这是爸爸给我的信仰。我无法改变它。"

  "你只是不愿意改变。"布莱特轻拍弟弟的肩头,"那个女孩会告诉你真正的人间百味。它会改变你世间皆苦的观点,让你体会到人类的各种情感,明白爱的力量。"

  "那么,"death抬起头看着哥哥,眼神清明澄澈,"我该怎么做?"

  "让那个女孩爱上你。"

   death摇摇头:"我已经不想折磨她了。"

  "那就去守护她。"

  "守护就是让她爱上我吗?"death不明白,"你之前不是说让她爱我可以折磨她吗?"

  布莱特轻笑:"傻小子,爱情呀,是很复杂的。你若愿意守护她,她迟早会爱上你;你若利用爱伤害她,她也必定会被爱折磨。"

  "我还是不明白。"death一脸茫然。

  "时间会让你明白的。"布莱特望着满天繁星,喃喃道,"好像又回到了遇见她的那个夜晚。我能遇见她,此生不悔。"

  "哥哥,你说的话我听不懂。"

  布莱特回过神来,也不解释什么,只是笑言:"等你真正明白什么是爱了,你就会明白我的话。"

  "好啦。"布莱特为death念了一串咒语,"你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中国男孩了,你可以看懂中文、说流利的普通话,也可以说出中国的所有方言。但是,一旦死去,就会变回神明。小心哦,要是从天台上掉下去,可就没机会体验人间了。"

   death投给他一个不屑的眼神:"我才没那么蠢呢!"

  "那我走了。"布莱特望了望death身后,笑意更浓了,"好好把握。"

  "知道啦,我会好好把握这条命的。"death也起身。他并未品出哥哥的话外之音。

  "你在跟谁说话?"林汐的声音骤然响起,清脆极了,像是珠玉洒落的撞击声。

  这声音在death耳际炸裂开。他想过无数种与林汐相识的场面,每一种都是那么的残忍与血腥。可是现在,他与她,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在这浩大的苍穹碧落下期遇。他们,就这样有了交集,纯真而美好。

  "我......我只是自言自语。"death望着林汐的眼睛。第一次,他发现人类的眼睛不全是混沌无神的。

  林汐的眼睛清澈如水,没有功利的熏染,没有对钱财的贪图。

  "那你又是怎么跑到我家天台上的?"林汐并没有躲避death的目光,落落大方地任其打量。

   death的目光恰巧迎上林汐的,他心虚地别开了视线。

  倒不是他怕林汐的目光,主要是林汐的问题太难回答。

  怎么到天台上的......

  其实他挺想实话实说告诉她自己飞上来的。不过林汐肯定会觉得他有病吧。

  "我问你话呢。"

   death:"......我爬上来的。"

  "爬?"

  这个理由看似合情合理,可林汐还是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

   death觉得好丢人,自己居然被人类看不起。

  林汐面无表情:"哦,这样啊。那麻烦你照着刚才的路线爬下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