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凤飞九州

凤飞九州 姜郁. 1693 2019-06-13 00:10:15

  湫北听话地向奢妃请了安,这番入宫竟变了个人似的,乖巧的很。

  奢妃又细细打量了湫北一番,笑道:“丞相的千金生的如此漂亮,真若天上人一般。”

  “娘娘过奖了。”湫北说道。她适才看着这位妃子,并不像民间说的那般妖艳歹毒,不像是勾心斗角的狠角色。她虽最讨厌盯着她看的人,可对这奢妃竟一点也讨厌不起来。

  别罢奢妃,湫肃便说有公事要处理,要湫北在这御花园兜兜转转,切莫离开,处理罢事情便来寻她。

  “小姐,前面有个凉亭,若是累了,去那歇会儿吧。”瑾儿说道。

  湫北应了声便向凉亭走去。

  亭中有架琴摆在玉案上,但湫北却无心抚琴,只是趴在亭栏上,望着亭下池中的鱼。还未到夏时,池中的莲花芙蓉都还未抽出花骨朵,只是金黄红鲤,几处绿意而已。

  正湫北发呆时,忽听背后传来琴声,婉转绕梁,只是琴声透着点凄凉。湫北回过头,见一身着龙袍的男子背对着她,坐在玉案前抚琴。湫北向四周看。却不见瑾儿的影子。湫北再一打量抚琴人,黄袍加身,必然是皇上了,湫北也不慌张,起身,行礼道:“见过皇上,不知皇上驾临,还请皇上恕罪。”

  她说话的语气如此从容,毫无半点胆怯,即便说出“请皇上恕罪”,语气也是很自然的。皇帝也不回头,继续抚琴,说道:“你坐下,听朕弹琴吧。”

  湫北便径自坐到皇帝对面的位子,也无拘束的模样,手支着下巴,看着他。

  “朕脸上有什么东西吗?”皇帝抬眼看了她一眼,就又低头抚琴。

  “没有啊,皇上您脸上很干净啊。”湫北摇了摇头。

  “你是谁家的丫头,怎会跑到御花园?”

  “我爹是湫肃,您肯定认识。我呢是被我爹送进宫当您的妃子的,他有要事,让我在此等他。”

  “原来是湫丞相的千金,竟直言说来当朕的妃子,果真如传闻中那样嚣张。”

  湫北没有再接话,虽然她很不喜欢别人说她嚣张,可眼前人毕竟是一国之君,冒犯不得。

  “你今日便在宫里住下吧,朕派人带你去千淑阁,明日大婚。”

  红嫁衣,身披彩凤,头挽簪,头冠是玉凤,霞帔,点眉心成梅花,红绛唇,粉腮,青玉坠。周身已置成红色,绸缎挽成绣球花系在房内四角,红烛已点燃,所有的准备都已做好,只是吉时未到。

  她不懂为何这么急着娶她,他只是瞧了她一眼,就决定娶她,还立即下令,封她为媞兮女妃,也亏她是丞相的女儿,进宫便直接纳为妃子,更不用说,她哥哥还是护国将军。就算下人再多嘴,论权论名,都让人无话可说的。

  “小姐,啊……娘娘,少爷来了。”瑾儿进来说道,只是自家小姐突然成了娘娘,一时改不了口。

  湫北随即起身,见湫南进来,叫道:“哥哥!”少女笑靥如花,可比回眸一笑百媚生。

  湫南勾嘴一笑,止步,作了个揖:“末将湫南,恭贺娘娘!”

  湫北赶紧上前,将湫南扶起:“哥哥这是何意?纵然小北入了宫,成了娘娘,也是哥哥的妹妹,这样一来,岂不让人笑我攀高枝忘了本了?”湫南看着眼前的湫北,凤冠霞帔,妆容更是显得华贵,只是可怜了这孩子,今后将过上什么日子。湫南搂住湫北,说道:“北儿,若今后在宫里受了什么委屈,你大可回家来,爹娘还有哥哥,护你余生安稳。”湫南虽是征战沙场,百战百胜的护国大将军,如今嗓子竟哑了些,眼眶也慢慢湿润了。

  湫北愣愣地点了头,她不懂,不过是入宫,又不是去牢狱,为何哥哥为这事放不下心。刚送走湫南,就听外公公喊:“吉时到!”

  皇家的婚嫁礼俗也并不觉着繁琐,湫北只是整好仪容,盖上盖头,坐在榻上侯着就是了。

  天色已暗,湫北坐在榻上足足坐了两个时辰,想着屁股坐酸了,腰板都僵了,她便伸了个懒腰,也不顾红盖头,直接扯掉,跑到桌前坐下,为自己满上一杯茶。还未等她呷完一杯茶。

  门“吱”的响了,又“砰”地被关上了。那人未掀开她的盖头,只是坐在桌前,为自己满上一杯茶。

  “你知道朕为何如此着急娶你吗?”皇上开口说道。

  这当然也是她想知道的,虽她生的动人,也不至于一见倾心,更何况,那人,还是当今圣上。“妾不知。”湫北回道。

  皇上品了一口茶,放下茶杯说道:“朕娶你,是为了救人,也是为了给你全族一个交代。”

  “皇上,妾不懂。”

  皇帝掀开她的红盖头,那鲜红的盖头飘荡着,然后垂落在地上,皇帝擒着她的下巴说道:“救人,当然是为了救朕,你像极了朕的皇后阮氏,给你全族一个交代,当然就是让你入宫为妃,全族皆为朝中人,这,便是交代。”

  说完,他便噙住她的唇,将她拥入帷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