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南风泪

第一百零五章兄弟相见

南风泪 师涵泽一笑 2564 2019-08-01 23:22:40

  李炽看了李易一眼,长叹了一口气向梅紫苏问道:“你为什么要陷朕于不义之中?昨日你是不是故意引朕上钩的?”

  “臣女不敢!”

  梅紫苏叩头道:“臣女并非有意勾引皇上,纯属酒后乱性而已!”

  “好一个酒后乱性!”

  李炽冷笑一声道:“昨日朕问你有何打算时,你是怎么说的?你说但凭朕做主。朕现在还并没有说要怎么样处理这件事,你又自作主张地跑来这皇觉寺做什么?你这么做分明就是在逼朕,你想逼朕把你纳入后宫,你还敢说你没有预谋?”

  “臣女之所以会这么做,也是为了给皇上,给安亲王一个交待之故!臣女昨日思虑了一个晚上,决定来皇觉寺落发出家,一人担了这所有的罪责。臣女愿用下半生所有的岁月在菩萨面前赎罪,并没有半点想要入宫的想法,这一点还请皇上明察!”梅紫苏又叩头道。

  “你这都是狡辩,是借口!你以为朕还会相信你所说的话吗?”

  李炽自然是不相信梅紫苏所说的话。

  “皇上如果不信臣女的话,就请赐臣女一死!臣女愿以死明志!”

  梅紫苏此刻也是豁出去了。

  李炽与李易兄弟二人,一个无情一个情多,哪一个都不是她可以托付终身的良人。她原本就准备陪在青灯古佛旁渡过残生的,是李易用过人的才华,才让她燃起了对他的爱慕之心,从而让她对未来的生活又重新燃起了希望,现在她的希望不过是被李炽、李易二人又给联手打碎。一个没有希望的人,多活几年少活几年又有什么区别,死亡对她来说也不过是一种解脱而已,她已没有什么可畏惧的了。

  此时李炽到不说话了,他若真为此事杀了梅紫苏,那不就更落人杀人灭口的口实了吗?梅紫苏是万万不能杀的。

  “行了,你们二人就不要再演戏了!越听下去只能越让人觉得恶心!”

  李易站起身对李炽道:“一个女人而已,皇上用得着这么大费周折吗?给你便是了!”

  说完这话,李易像喝醉酒般摇摇晃晃地向外走去。

  “四弟你一定要相信朕,朕的确不是故意的!”李炽拽住李易的胳膊道。

  李易一把挣脱李炽的手,“这天下都是皇上的,皇上想要什么尽管拿去用好了,用不着跟臣弟报备!”

  “说来说去你还是不信任朕!可朕心中想的是谁,你心中也是清楚的。朕之所以会犯这样的错,也全是因为朕把她误当做了另一个女人之故。”李炽不甘心解释道。

  李易苍白着脸笑了笑道:“皇上,当你心中想着一个女人时,却并不妨碍你与另一个女人上床,不然皇上还选这劳什子妃做什么?这三宫六院又从哪儿来?你若真能做到一生一世一双人,臣弟就且信了你的鬼话!”

  “你……

  李炽为之气结,李易这番话他还真没有办法辩驳。不能相守一人,这正是他得不到师南风的心的短板之处,他已经为此事被苏少游揪出来说过,现在又被李易重了一遍,当真是让他好恼。

  做为九五之尊,李炽把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李易还不领情,他也没有耐性再解释下去,拂袖道:“你爱信不信吧!朕固然对不起你,但有一点朕还是要提醒你,你给朕记好了,朕并不是那种龌蹉的小人,朕是条光明磊落的汉子,朕一定会对此事负责的!”

  李炽转过身来又对梅紫苏道:“紫苏你先起来!朕既然夺了你的清白之身,就一定会对你负责。你先在这皇觉寺住上几日,过几日朕自会迎你入宫的!”

  此时李炽方觉出杨太后的意思是对的,倘若他真的压下了此事,他一辈子就会在李易面前抬不起头来,现如今把话说开了,他反而到心安了。

  李易大笑了几声,拱手道:“那臣弟就恭喜皇上贺喜皇上了!臣弟祝皇上与梅紫苏夫妻和睦、永结同心,早生贵子、千秋万代!”

  李炽哼道:“那朕就在此谢过臣弟的吉言了!臣弟放心,朕与梅紫苏的子孙一定会千秋万代的!”

  “不谢!臣弟告退了!”李易拂袖离开了观音殿的院落。

  “唉……”

  李炽长长地叹了口气,看也不看梅紫苏一眼,也转身离去,勿自剩下她独自而立在这院中。

  此时梅紫苏听了李易这祝福的话,却不禁面色惨白。“夫妻和睦、永结同心”这八个字的祝福,就像锥子一样直接扎入她的心中,就算她入宫封了妃,也不过是李炽的妾而已,这妻子的名分她还是不能得,她所追求的终是没有到手,这话对她来说岂不是莫大的讽刺?

  待梅紫苏回过神来时,院中早已失了李炽、李易兄弟二人的身影,这空荡荡的院落中只剩下了她独自一个人。

  看着观音殿空荡荡的院落,梅紫苏双膝一软,一下子瘫坐在地上:我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呢?

  到了晚上掌灯时分,李炽照例来慈宁宫给杨太后请安。

  此时杨太后正在喝安神汤,她见李炽来了,便将未喝完的安神汤放在了一旁。

  二人见过礼,杨太后道:“皇上这么快就做出决定了?”

  “是的母后!儿臣决定采纳母后的建议,迎梅紫苏入宫。至于四弟那里,朕也会下道罪己诏,昭告于天下,也算是给他一个交待吧!”

  杨太后高兴道:“这么说,皇上也同意立绥儿为后了?”

  被杨太后这样一问,李炽原本正在喝茶的动作不由顿了一顿。

  “这是雨前龙井吧?儿臣那里还有些今年的明前龙井,这就让怀恩去拿。母后以后缺了什么尽管发话,千万别委屈了自己。”

  李炽将手中的茶杯放到了一旁,开口唤道:“怀恩……

  “不用了!明前龙井味道太清淡了,不如雨前龙井泡出来的茶水味道醇厚。比起明前龙井来,哀家更喜欢喝这雨前龙井。”杨太后笑着阻止道:“皇上的这份孝心,哀家心领便是了!”

  “母后这样说儿臣就放心了!不然那明前龙井,儿臣就是喝到肚里也会于心不安的。”

  李炽挥了挥手,示意刚进来的怀恩退下,又对杨太后道:“儿臣对母后的孝心苍天可鉴,所以在立谁为后的问题上,母后尽管放宽心,儿臣既然答应过母后会立华阴杨家人为后,就不会出尔反尔的。”

  杨太后见李炽的态度忽然又变得如此强硬起来,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他了,他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不好拿捏,于是极力劝道:“皇上对哀家的一片孝心哀家固然明白,可是后宫之中有了梅家丫头这样心机深重的人,哀家真怕绮儿会管不住她,让她乱了皇上的后宫!皇上需知这后院起火的危害并不比前院弄鬼的事小,皇上可一定要三思而行!”

  李炽笑了笑道:“母后放心!就算大妹妹再软弱还有朕在呢!朕倘若连自己后宫里的女人都管不好,又何谈管理好天下?朕岂不是成了这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他又亲手把桌上的安神汤奉于杨太后道:“母后,这汤快要凉了,母后赶紧趁热喝了吧!”

  杨太后接过李炽递过来的安神汤,勉强笑道:“看来皇上是真的长大了,变得如此有担当起来!待你大婚后,母后也就可以放心在这慈宁宫里颐养天年了!”

  待李炽走后,杨太后便将这安神汤连同汤碗一同狠狠摔到地上,摔了个粉碎,“养了这么一个白眼狼在身边,哀家喝这安神汤还有何用?这安神汤再喝下去,哀家怕是在梦中就会被这个白眼狼给吃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