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南风泪

第一百零三章如何善后

南风泪 师涵泽一笑 2545 2019-07-31 22:43:14

  到了第二日上午,李易一早就来到京城里最有名气的绣坊朱紫衣来选衣服。

  朱紫衣顾名思义,它的衣服就是以红、紫二色为主,在永国能穿这二色的都是贵不可言的人,因此它的主顾都是些有权有势的人,它背后的老板也正是李易,同玲珑阁一样照样也是有周南珏出面打理。

  想着梅紫苏因看重嫡妻的名分故而喜欢红色,李易特地挑选了一件镂金百蝶穿花大红湘裙,命伙计给包了起来。

  李易来到梅府,梅府的家丁忙过来给他请安。就在他正要往里走时,梅府的家丁忙跪在他面前拦道:“王爷,大小姐发话了,说以后别人都来得,唯有王爷来了不能进,还请王爷见谅!”

  “放肆!你们家小姐已指给了本王为妃,本王进不得还有谁人有资格进得?滚一边去!”

  李易上前一脚把他们踹翻在地上,怒气冲冲地闯入梅府。当他闯到梅紫苏日常起居的卧房前,又有一名小丫鬟上前拦道:“王爷,大小姐并不在府中!”

  “滚!”

  李易又一脚把前来阻拦的丫鬟踹在了一旁。他闯入梅紫苏的闺房怒道:“梅紫苏,你给本王出来!你为什么要如此对待本王?你今日必须把话给本王说清楚!”

  找了一圈,李易也没有发现梅紫苏的身影,却在八仙桌上发现了他赠送给她的凤钗,凤钗底下还压着一张字条。

  李易拿起字条一看,只见上面只写了一句话:还君凤钗自此去,萧郎从此是路人!

  看来梅紫苏是打算要跟他分手了。

  李易冷笑一声,“这事可由不得你!”又大声吩咐道:“来人!”

  “王爷有何吩咐?”被他踹倒的那名小丫鬟答应一声进来跪道。

  “你家小姐人呢?她去哪儿了?”李易往太师椅上一坐,冷冷问道。

  那小丫鬟回道:“大小姐今日一早便带着霜儿出门去皇觉寺了!”

  “她去那里做什么?”李易奇怪问道。

  这皇觉寺是皇家用来惩罚犯错嫔妃的地方,凡是有过错罪不致死的嫔妃,或是皇上不喜欢的都会被发配到这里了此残生,梅紫苏无缘无故去了皇觉寺,他怎能不奇怪?

  “这奴婢就不知道了!”那名小丫鬟摇了摇头。

  李易见问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也去皇觉寺见上梅紫苏一面。

  此时梅紫苏正跪在皇觉寺山门外求见。

  皇觉寺的主持师太听说她来求见,一时也有些奇怪:皇觉寺隶属于皇家私产,不是普通百姓上香的地方,她为何会来到此处?于是向前来报信的小尼姑问道:“她说为什么来此了吗?”

  那小尼姑拿出一块小衣的碎片道:“她说主持师太见了此物就会明白的!”

  主持师太接过小衣碎片一看,见是条犊鼻裤的碎片,这分明是男人所穿之物,忙一把扔到地上,紧闭眼睛诵了声佛号:“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又吩咐道:“将这东西扔还给梅家小姐,将她赶紧赶走!”

  那小尼姑并不认得此物却认得这颜色,她将衣服碎片捡起来道:“主持师太,这好像是皇上用得东西吧?”

  主持师太睁眼仔细一看,只见那小衣碎片所用的颜色竟然是明黄色。这天下也只有皇上所用东西衣物等是明黄色,别人是不敢的。先时她只顾着避嫌并没有仔细看,这一看清楚之下顿时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去请那梅家小姐进来!”

  主持师太又吩咐道:“带着这块衣服碎片去见太后,太后见后自会有懿旨示下!”

  待那名小尼姑离开后,她是紧诵佛号不止:“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李炽错宠幸了梅紫苏,因一直找不到好的解决办法,他也是一宿无眠。五更时分一到,他顶着两个熊猫眼就去上早朝了。

  看着眼前满朝的文武大臣,李炽也是心虚不已:昨日的事要是被他们知道了,朕还不得被他们用唾沫星子给淹死。

  因有这个心思在里面,李炽今日在朝上一直保持着礼貌的微笑,他即不发脾气不骂人,也不再跟那些大臣们对着干,凡是大臣们提出来的建议,他大笔一挥一律都给批了。

  礼部尚书见李炽忽然转了性子,忙趁热打铁奏道:“皇上,万绮园中的秀女已经等了皇上有两个多月了,皇上您看,您什么时候方便去看一看?”

  李炽一时沉默无语:梅紫苏与南风一向交好,她一定会将此事告诉南风的。如此一来,朕在南风心中的印象可就全毁了。

  礼部尚书见李炽不出声,索性又提高了声音提醒道:“皇上……皇上……”

  李炽回过神来,见礼部尚书一直咄咄相逼,而事情已然发展到这个地步,至此他已无脸再去见师南风,于是开口道:“钦天监监正何在?”

  “老臣在此!”老监正出列道。

  李炽道:“接下来的七月里都有哪些好日子?”

  看到李炽和颜悦色的样子,这不禁让那名老监正有些受宠若惊。

  这两个月来,钦天监可被李炽给骂惨了。见此情况,那名老监正差点就感激涕零了,忙颤颤地回道:“启禀皇上,这个月的初七、二十一、二十五就很好!”

  李炽想了想道:“那就初七吧!朕看七夕节这天就很好!”

  见李炽终于定下了选后、选妃的日子,满朝的文武大臣们包括苏少游在内,都着实松了一口气。

  退了朝,李炽换下朝服坐在御书房内开始发呆:梅紫苏这件事到底该怎样处理才好呢?

  就在李炽这边正在头疼时,怀恩进来道:“皇上,太后让皇上到她那里去一趟!”

  李炽因心虚,也不敢去见杨太后,“你去回太后,就说朕今日不舒服,就不去跟她老人家请安了!”

  怀恩答应一声,照李炽的吩咐去回前来传话的桂嬷嬷。

  桂嬷嬷似乎早已料到李炽会这样说,于是道:“我这里有一物,麻烦怀恩公公将它交给皇上,我相信皇上看过此物一定会改变主意的。”

  说完桂嬷嬷将手中一个盖着锦缎的托盘递给了怀恩。

  李炽掀开托盘上的锦缎,见自己穿过的小衣碎片赫然出现在托盘之中,脸上一时红一时白的:看来此事终于还是传到太后那里了。

  事情既然已经败露,再逃避下去也不是办法,李炽只得起身去了杨太后那里。

  见李炽来了,杨太后遂遣退了左右。当慈宁宫内只剩她们娘俩的时候,才开口问道:“皇上能给哀家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李炽一撩龙袍,跪在杨太后面前低头认错道:“是儿臣错了!儿臣不该酒后乱性宠幸错了人!”

  “那皇上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呢?”杨太后又问道。

  “梅小姐已经答应儿臣但凭儿臣做主,只要她不声张,四弟那里母后再劝着些,看着将此事压下来如何?”李炽提议道。

  李炽想息事宁人,这对他来说或许是此事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梅家丫头此时就在皇觉寺内,你觉得她是一个好打发的人吗?皇上未免想的也太天真了些。”杨太后冷笑道。

  “她去黄觉寺做什么?儿臣又没有说让她去!”李炽奇怪问道。

  “这还不明白吗!梅家丫头主动去皇觉寺,无非就是想告诉天下人一点,她已经是皇上的人了,皇上若是不要她,她就要在皇觉寺出家,她这是在变相逼宫!”杨太后分析道。

  “她想出家就让她出家好了,儿臣成全她便是!”李炽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还就是不怕被人威胁,你越是威胁他,他还就越不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