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南风泪

第九十六章几家欢乐几家愁

南风泪 师涵泽一笑 2489 2019-07-28 11:49:37

  苏少游见师南风如此坚持,也只得随她。

  平阳长公主远远地见师南风在苏少游耳边说了几句什么,他就又将她放了下来,心中的火气不禁不减,反而大增。

  她追出听荷轩大声道:“我儿的耳朵根子怎么如此软?她说你什么了,你这就又不抱了?你作为一个大男人,怎么一点主见也没有?你想气死本宫呀!”

  这话远远地传到师南风耳朵里,一想起以后要天天面对性情反复无常的平阳长公主,她不禁头疼起来。

  苏少游又打横抱起师南风,“早就说让你听话你偏不听,这下好了又让我挨训了吧!以后再不许不听我的话了!”

  “我现在头疼的要死,随你们娘俩去吧!”

  师南风以手掩面,任苏少游抱她去找太医。

  百花楼内,光禄寺早已经准备好了今日的宴席,就只等着开宴了。这也是今日参加选秀的秀女们的最后一关。

  李炽因失了师南风也没有什么兴致,他照着翰林院提前拟好的稿子,干巴巴的读了一遍祝酒词,又敷衍的用了用膳,就提前退场了,把剩下的事情都交给了礼部去解决。

  等宴会结束时,已经是下午申时左右,礼部将初选出来的二十名秀女的人名单让李炽过了过目,李炽朱笔一挥,这二十人的人选就这么定了。

  礼部派人当众公布了入选的二十人的名字,这些人立刻被宫中的嬷嬷们给带走,分别安排到各个宫殿住下。

  接下来就是长达一个月的观察期,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这些嬷嬷们会认真观察她们在生活中的言谈举止,从而再从这二十人里选出一后四妃五个人来,这次的选秀才算是彻底结束。

  牡丹节选秀结束后,当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那徐慧听说徐来中了选后,是又悔又恨,悔的是自己当初不该出言不逊,恨的是让徐来借着此事上了位。徐来无论从哪方面比都比不过她,现在却踩着她的肩膀爬到了高处,真是让她恨得牙痒痒的,自此她与徐来在府中的地位一下子颠倒了个,这从天上落到地狱的滋味当真是比死还要难受。

  却说周南珏从寺庙中跪经回来,当他听到杨绮中选的消息后,张嘴就嚎啕大哭起来,他这一哭可把周夫人给吓坏了,忙派人把李易给请了过来。

  李易来后,见周南珏一五大三粗的汉子坐在一旁嚎啕大哭,上去就给了他一脚,“为了一个女人哭成这样,你丢不丢人?”

  “王爷刚刚抱得美人归,自然体会不出臣等这失去心上人的痛苦,臣哭几声怎么了?”周南珏抽抽噎噎道。

  李易笑了笑道:“你有本事你也像燕国公一样,到皇上手中去抢人呀!光知道哭又有什么用?”

  “臣能跟燕国公相比吗?他可是王爷您与皇上的亲表哥,不看僧面看佛面,就是看在长公主的面子上,皇上也不能杀他不是?”周南珏抽噎道。

  李易郑重道:“你这话算是说错了。他之所以能从皇上的手中把南风给抢过来,其关键是在南风这边。若是南风不坚持嫁他,这事也不能成。你问过杨绮对你是怎样想的了吗?”

  周南珏摇了摇头,“没有!”

  李易叹了口气道:“这不就结了!你连问都没有问过杨绮一声,她若是不喜欢你,你岂不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你就是哭死,人家也不领你这个情。”

  “那臣岂不是更惨?臣连个喜欢臣的人都没有,臣就更要为自己哭一哭了!”

  周南珏咧开大嘴又要哭。

  “行了,别哭哭啼啼的跟个娘们似的了!走,本王陪你喝酒去!”李易拍了拍周南珏的肩膀道。

  “臣可不敢!”周南珏忙摇头拒绝,“自从上次臣从醉酒中醒来后,被老娘修理的老惨了!每次吃饭时,她都在臣面前摆一杯酒,但只让臣闻味儿却不让喝,馋的臣是抓心挠肺的。臣这好不容易才适应了这没酒喝的日子,王爷又来招惹臣,这种经历,臣再也不想再来一次了!”

  “哈……哈……哈……哈……哈……哈……

  李易大笑道:“你别说周夫人还真有一套,有这么一个娘也够你受的了!”

  “王爷你到底是来劝臣的,还是来看臣的笑话来了?”周南珏不乐意道。

  “本王自然是劝你来了,不过遇到好笑的事,顺便乐呵乐呵也成。”李易不由又笑道。

  “损友,损友!王爷绝对是损友!”周南珏无奈摇了摇头。

  “好了,玩笑到此为止。本王这次来还真有要事与你相商。”李易正色道。

  “王爷有什么事尽管说便是。”周南珏也正色道。

  “咱们那个玲珑阁生意还算不错,本王想着再开一家分店,你看如何?”李易挠了挠头皮道。

  “臣也是这么想的,就等着王爷开口了。既然王爷与臣都想到一处去了,事不宜迟,王爷这就跟臣去选址去吧!”

  周南珏拍拍屁股,起身就要走。他在感情上受了重创,急需找一个宣泄口来转移这份痛楚。

  “不急不急!此事还需要慢慢商议商议再说。”李易拦住周南珏道。

  公主府内,湖阳公主听说了在牡丹节上发生的几件大事,也是深深后悔不已,后悔那天没有亲自到场,以至于错过了亲眼目睹这几件大事的机会。

  这几日她忽然觉得身子乏累的很,也懒得动弹,这传来太医一瞧之下,才发觉有了身孕。

  周南瑾开心之余,自然是把湖阳公主捧若至宝,看护得非常要紧,他唯恐湖阳公主去牡丹节给琐事累着了,所以坚决没同意她去。

  “都怪你不让我去参加牡丹节,以至于我没能亲眼看到姚黄牡丹开花,真是一件遗憾的事!”湖阳公主抱怨道。

  “牡丹开花有什么好看的?你现在是养胎要紧。回头你给我生一个牡丹花一样漂亮的女儿,不比那牡丹开花好看!”周南瑾不以为意道。

  “哎?你这个人还真奇怪!别人都是盼着生儿子,你怎么盼着生女儿呢?”湖阳公主不解道。

  “生儿子不过是为了传宗接代,生女儿可是用来疼的,一想到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娇滴滴地叫我一声爹,光想想就高兴。等她长大后,自会有数不清的臭小子来追求她,到时我定要好好刁难刁难他们,我养的女儿岂能这么痛快就给他们求了去?”

  周南瑾眯着眼睛想到有女儿后会发生的事,不禁越想越的意。

  湖阳公主对眼前的周南瑾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敢情你养女儿就是为了刁难别人的,你这是受了多大的刺激,才会有如此想法的?”

  “我受什么刺激了?这理本当如此嘛!瞧你这话说的!”周南瑾不承认道。

  “你就别死鸭子嘴硬应撑着了!”

  湖阳公主数落周南瑾一句又道:“怪不得南风妹妹不同意嫁给你,原来人家心中早就有意中人了,你是在她那里受了打击,才会有如此想法的吧?”

  “你看你又来了不是!你让我给你说多少遍你才会相信我。”

  周南瑾现在可不敢招惹湖阳公主,只能尽量小心说话。

  “这个坎我一辈子也过不去,我哪天想翻出来说一遍就说一遍,你就老老实实听着吧!”湖阳公主噘嘴道。

  “行,你爱怎么说怎么说,想怎么说就怎么说,都随你行了吧!”周南瑾无奈道。

  “这还差不多!”湖阳公主笑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