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南风泪

第九十五章以死明志

南风泪 师涵泽一笑 2429 2019-07-27 22:52:20

  苏少游把眼一闭认命道:“皇上想要微臣的命尽管拿去!但微臣爱南风的心却至死不渝,皇上请便吧!”

  此时的李炽反而到犹豫了:为了师南风,苏少游竟然连死都不怕了,看来他对她是已动了真情。

  就在李炽犹豫之间,听荷轩外面似乎传来了争吵声,不大一会儿,就听见怀恩在外面焦急通报道:“皇上,长公主与师小姐吵着要见皇上,皇上是见还是不见呢?”

  李炽想了想对苏少游道:“不如这样吧!今日朕就把选择的权力交给南风。她若选择嫁给你,你就得死,她若选择嫁给朕,你就可以活,你说这个办法怎么样?”

  苏少游惨然一笑道:“不怎么样!无论她怎么选,结果都无外乎是生离死别,这选与不选又有什么区别?”

  “这就由不得她了!今日她在朕与你之间非做出一个选择不可!”

  李炽将手中的剑扔在地上,转身出了听荷轩。

  苏少游长叹一声,默等最后的命运到来。

  却说师南风从昏睡中一醒来,就向周兰心打听她昏过去后发生的情况。在得知是苏少游抱她来观花楼这边时,她就意识到他有危险了。此时平阳长公主得到她已苏醒的消息,也赶来观花楼这边。

  二人听说苏少游被李炽带到了听荷轩,忙相互扶持着来到通往听荷轩的桥头旁。因把守桥头的侍卫不让她们过去,她们情急之下就跟侍卫吵了起来,守在听荷轩外面的怀恩这才忙去跟李炽通报。

  李炽走到桥头,看着眼前面色苍白的师南风半响不开口。

  想当年李炽在八九岁时,他还是一个胖乎乎的小胖墩,有一天宫中忽然来了一个身穿黄裙的小姑娘。这个小姑娘眉心有一颗鲜艳的红痣,她跑起来飞快,跑起来的身影就像小鹿一样轻盈。后来他才知道这个跑起来像小鹿一样的女孩子叫师南风,从此以后这个叫师南风的小姑娘就牢牢印在他的心中。

  自此以后,李炽就开始拼命的练习跑步,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够追上她的身影。

  随着年岁渐长,李炽开始羡慕起李易来。他羡慕李易无忧无愁的能够天天跟师南风在一起玩耍,而他却要每天面对一帮年纪很大的老头,听他们讲课学习为君之道、治国之策,生活的可谓是十分枯燥乏味。在无聊时他就常常会想起那道奔跑的黄色的身影,在他的眼里那就代表着无上的自由。

  就在前段时间,李炽又看到师南风当街打架,她的身手还是那么灵活一点都没变,还是他心中那个身手轻盈的精灵,他心中暗暗打定主意,一定要把师南风这个精灵留在他的身边。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他们之间又加入了一个苏少游。

  师南风见李炽不开口,她一时也不敢开口,她很怕从他口中听到不好的消息。

  平阳长公主见他们二人谁也不说话,于是着急问道:“皇上,少游现在在哪里?”

  “就在听荷轩内!”李炽冷冷道。

  “那他现在……

  平阳长公主已不敢问后面的话。

  “暂时还活着!”

  听罢此话,平阳长公主不由长出了一口气。

  “皇姑先别忙着高兴!”

  李炽面无表情地答了一句,又对师南风道:“现在苏卿的命是死是活就交由你来做决定!你是想让他死,还是想让他活呢?”

  平阳长公主的心不由又提了起来,她忙紧张地看向师南风。

  “活!他必须活着!臣女不禁要他活着,而且还要他活得好好的!”师南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师南风做出的这个决定原本也在李炽的预料之中,他不由一笑道:“你就不问问朕,在生与死之间,他是怎样选的吗?而且你也不问问朕,让他活着的条件是什么吗?”

  “这有什么好问的?少游他肯定选的是以死明志!所以接下来,无论皇上是让臣女上刀山还是下火海,臣女都会在所不惜!”师南风再次斩钉截铁道。

  “好!好!好!你们果然都是重情重义的人!”

  李炽拍掌夸赞了一番,随后又道:“要苏卿活着的条件其实很简单,朕不用你去上刀山也不要你去下火海,只要你答应嫁给朕就行!”

  “这个好说!”

  师南风迅速地拔下头上的金钗,随手就向脖颈静脉处刺去。

  李炽眼疾手快一把就攥住师南风的手,怒道:“你这是何意?”

  “臣女的一颗真心已归少游所有,所以留给皇上的只能是一具臭皮囊了。”师南风平静道。

  “你这是在用死威胁朕吗?”李炽冷冷道。

  “臣女不敢!”师南风一垂眸道。

  李炽愣愣地狠盯了师南风好一会儿,一把夺过她手中的金钗用力地抛入了湖中。

  “滚!”

  “多谢皇上成全!”

  师南风喜极而涕,不顾身上的伤痛奔跑着去见苏少游。

  李炽目送着眼前像小鹿一样奔跑的身影离去,眼见师南风的身影消失不见,他才黯然离去。

  打开听荷轩的大门,师南风见到了跪在地上的苏少游。

  二人对视了一眼,不由自主地就拥抱到了一起。

  师南风扑入苏少游的怀中,她眼中的泪水不受控制地一直流个不停。

  “一切都过去了,不要哭了!”苏少游拍了拍师南风的背安慰道,这时他忽然觉得手上黏糊糊的。

  苏少游举手一看,只见手上已沾满了血渍。他忙查看了一下师南风的后背,只见她背后伤口处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染透,当下就要抱她去见太医。

  匆匆也赶来此地的平阳长公主看到了眼前这一幕,不由咳了一声道:“她不过是伤到了背,又不是伤到了腿,哪里就需要抱来抱去的。”

  蓦然听到平阳长公主的声音,师南风不禁吓了一跳,忙含羞将苏少游推到一旁,“长公主说得极是,这点小伤不碍事的。”

  师南风这么一推,她的手正好推在苏少游胸前的伤口处,他一个不妨不由呻吟了一声。

  “你也受伤了?”

  师南风这才发觉苏少游也受了伤。

  “你别动!先让我给你包扎一下伤口!”

  “不用!”

  苏少游攥住师南风的手,“我只不过是受了点皮外伤而已,用不着包扎。到是你流血颇多,还是找太医重新包扎一下伤口的好。”

  不顾师南风的反对,苏少游义无反顾地抱起她走出听荷轩。

  见此情形,平阳长公主不禁皱眉大叹道:“这还没怎么样呢?你就连本宫说得话都不听了。待你娶她过了门,本宫在燕国府岂不是没有了立锥之地?”

  师南风含羞在苏少游耳边小声道:“长公主的话,你都听到了吧?还不赶紧把我放下来!你又何苦让长公主不待见我?”

  “我娘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就权当没听见好了。”苏少游哪里肯听,仍旧抱着师南风不放手。

  “你我二人一个伤了前胸,一个伤了后背到还真是绝配!天下恐怕再也没有这样巧的事了!咱们两个是不是应该你抱我一段路,我抱你一段路才算是公平。”

  师南风又叹了一声,挣扎着就要离开苏少游的怀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