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南风泪

第九十四章号令花开

南风泪 师涵泽一笑 2485 2019-07-27 08:34:09

  “噢?是吗?易儿所说可是真的,你真得有办法让姚黄牡丹开花?”杨太后不信道。

  “臣女也不敢保证,但情愿一试。”梅紫苏略微一思索上前回道。

  反正姚黄牡丹不开花已经好多年,就算她让姚黄牡丹开不了花,众人也不会说什么。可如果她让姚黄牡丹开花了,一定会对她的名誉带来莫大的好处,无论怎么说这件事,都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她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杨太后自然是不信她的,“你如果真让姚黄牡丹开了花,哀家就答应让你嫁入安亲王府。”

  梅紫苏看了看李易,李易对她尴尬一笑。

  此时梅紫苏到也没有多想,她并不知道李易心中还有一个别的人,所以就想当然的认为,杨太后这是答应让她以正妃的身份嫁入安亲王府了。

  见梅紫苏脸上似有欣喜之色,杨太后脸上也露出些的意之色:哀家谅你也没有让姚黄牡丹开花的本事,哀家许你的这话说了也算是白说。又能在人前保全了易儿的面子,哀家何乐而不为?

  一连解决掉两件棘手的事,杨太后心中也是一阵轻松,现在就只差师南风这边了。

  此时,观花楼内还不知师南风的伤情处理的怎么样了?杨太后等人在外面翘首以待。

  过了没多久,李炽打里面出来了,他径直走到周兰心面前道:“师小姐体内的金簪已经取了出来,师夫人可以放心去看她了!”

  周兰心自是感激不尽,辞了李炽就去观花楼内看望师南风。

  这时杨太后趁机对李炽道:“皇上,梅家丫头或许有让姚黄牡丹开花的方法,皇上有兴趣听上一听吗?”

  李炽一听也大为高兴,今日牡丹园中发生了太多不愉快的事,也应该有喜事来冲一冲,当下点头答应。

  众人随李炽来到姚黄牡丹面前,都想看一看这株姚黄牡丹到底是哪里不对,以至于让它这么多年不开花。这让梅紫苏也感到压力颇大。

  梅紫苏围着姚黄牡丹转了几圈,只见这株牡丹枝繁叶茂的,看上去并没有不妥的地方,但就是没有花骨朵。她又让人取来铲刀,铲了几铲姚黄牡丹周围的土质,一番探查之后,也并没有发现不对的地方,她不由紧皱了眉头。

  杨太后见此情景,面上的意一笑,“看来你也并没有让它开花的本事,你自己没本事让它开花,这也就怪不得哀家了!”

  “回太后!或许是今年天气回暖迟的缘故才让它不开花的,请太后恩准先把它移入室内,这样过一段时间它或许就会开花了!”梅紫苏回道。

  “你说得这个办法,园中的花匠已经试过了却并没有用,你以为这万绮园中的花匠都是白痴呀?”杨太后冷冷道。

  既不是土质的原因,也不是天气的原因,梅紫苏一时也想不出它哪里有不妥了。

  见周围的人脸上都流露出轻蔑之色,梅紫苏不由也急了,她指着这株姚黄牡丹斥责道:“匠人们将你伺候的这样好,你为什么就是不开花呢?真是白瞎了你这牡丹之皇的盛名。既然是这样,养你还有何用?不如把你给铲了吧!”

  说也奇怪,那姚黄牡丹听了梅紫苏这话,像是害怕了似的,很快就长出许许多多的花骨朵,紧接着这些花骨朵相继绽开,它还真开花了。

  李炽与杨太后等人,被眼前的奇观也一下子给惊住!这满满一树的鲜花,当真比师南风让枯枝开花来得还要令人震撼,众人不禁对梅紫苏刮目相看。

  见此奇景,梅紫苏也不由惊得用手掩住了樱桃小口。

  “你……

  李炽指着梅紫苏一时说不出话来:她竟然能够号令花开,此女还真不简单呀!

  看到李炽眼中似有寒意流出,梅紫苏忙跪在地上请罪:“臣女造次了,还请皇上恕罪!”

  “你有何罪?平身吧!”李炽虚扶了一把。

  杨太后见李炽看梅紫苏的眼神都不对了,忙道:“皇上,刚才哀家已经应诺梅丫头,她若是能让姚黄牡丹开花,哀家就同意她嫁给易儿,皇上您看……”

  李炽回过神来,笑道:“即是如此,一切就按母后所说去办吧!”

  李易一听也忙跪到地上,同梅紫苏一同谢恩道:“多谢皇上成全!多谢太后成全!”

  这姚黄牡丹花开时颜色极为鲜艳,花瓣千重,花蕊深紫,直径大如玉盘,看上去是美轮美奂,当真不负牡丹之皇的盛名。

  李炽欣赏过后,心中大为高兴:这可真是国运当头的吉兆!

  他又封了梅紫苏一个牡丹仙子的封号,又厚赏了她,这才有心情去见苏少游。

  他走到苏少游身边,面无表情道:“你随朕到听荷轩一聚!”

  他们君臣二人一前一后来到听荷轩,李炽命人把守住桥头,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李炽入了座,对跪在面前的苏少游道:“今日皇姑伤师南风在前,朕本想要治你重罪,但你胞妹梅紫苏竟然施术让姚黄牡丹开花,朕看在这一喜事的面子上,故而饶你一次,你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吧?”

  苏少游垂首道:“家母误伤了南风,就算皇上不治微臣的罪,微臣也会自到她面前去请罪,至于皇上所说之事,微臣恕难从命!”

  李炽冷笑一声道:“你拿什么来跟朕争?朕能给她的你给得了吗?”

  “荣华富贵微臣是给不了她,但微臣可以给她妻的名分,以及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这也是南风所想要的,还请皇上成全!”苏少游叩头道。

  苏少游这句话如利箭一样,直中李炽的要害,他所说的这些,李炽还真给不了师南风,但他仍然勉强辩道:“你所说的这些不过都是虚名罢了!朕能给她的,却不是你所能比的!”

  苏少游笑了笑道:“这些恐怕南风都不稀罕!请恕微臣斗胆问上一句,皇上当真是真心喜欢南风,还是把她当做是对抗太后的一颗棋子来用?如果是后者,就请皇上成全微臣的一片真心,微臣与南风自会感激不尽!”

  一听这话李炽可就坐不住了,他从座位上一跃而起,怒气冲冲地走到苏少游面前,“放肆!你竟然敢怀疑朕对南风的一片真心?难道朕在你眼中就是一个如此无情无义,唯利是图的小人吗?”

  苏少游也激动道:“微臣不敢!只是皇上心中若当真有南风,为什么还坚持让她拖着病体来这牡丹大会!皇上这样做,难道是真心喜欢她的表现吗?”

  “你难道当真不懂朕为什么这么做吗?”

  李炽怒斥一声,“这皇后之位朕已经承诺给太后,还给她们杨家人来坐以此来表朕的孝心。皇后的位置朕是不能给她,但后宫贵、淑、贤、德四妃的人选,都是从第一次选秀时与皇后一同选出来的,也是同样以礼聘入宫中,以后再选秀可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你官居礼部郎中一职,对这一规定不会不知道吧?”

  “对这一规定微臣自然明白!可那又怎样?皇上终究还是给不了她嫡妻的名分。”苏少游此时却笑了。

  李炽从腰间拔出佩剑,缓缓指在苏少游的胸口道:“说一千道一万,还不是因为有你在的缘故,南风才会不喜欢朕的。你说你要是死了,南风不就没得选了吗?”

  说完这话,李炽手中的剑稍稍往前一送,苏少游胸前已有斑斑血迹透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