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南风泪

第九十二章伤情

南风泪 师涵泽一笑 2580 2019-07-26 08:50:28

  “皇姑,师南风是朕看中的女人,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朕就要你儿子给她偿命!”

  见李炽面带寒霜眼露杀气,平阳长公主一下子觉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当下忙收了漫不经心的态度,跪下道:“皇上,师南风姑娘是被臣妾所伤,要杀要剐您尽管冲臣妾来,少游他是无辜的。”

  “敢染指朕看中的女人,他真的无辜吗?”

  李炽冷冷地看了平阳长公主一眼转身离去。

  “皇上……

  平阳长公主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敢跟皇上抢女人,这件事的性质,显见比她刺伤师南风的性质要严重的多,苏少游这回有危险了。

  这时,杨太后也上前道:“平阳,哀家早就劝过你,让你收着些性子,遇事不要总这么暴躁。但凡你听进去一点,苏解也就不会送了命!现在好了,你竟然惹事惹到皇上这里,皇上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你还是为少游自求多福吧!”

  平阳长公主忙拽住杨太后的衣角道:“太后,臣妾可就少游这么一个儿子,还请太后劝劝皇上,救救他吧?”

  杨太后顿住身道:“这件事谁都劝得,唯独哀家不能劝!哀家是帮不上你的忙了,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平阳长公主见求救无门,此刻她真不知道该去找谁相救了。她在地上瘫坐了片刻,终于还是决定去菩萨面前跪着给师南风祈福去。她现在是真心希望师南风伤得不重,从而将苏少游从这漩涡之中搭救出来。

  却说苏少游抱着师南风赶到定国公夫人身边,那名太医听到苏少游的呼救声,忙上前来查看师南风的伤势。

  一般普通金簪的尺寸大约是五到六寸之间,此刻插在师南风背上的嵌红宝石葫芦金簪,眼下只有葫芦形的装饰露在外面,剩余金簪的大部分都插入了她的背部,看来平阳长公主这回是真下了狠手了。

  那名太医见此情况,面色一下子就凝重上来。

  待他给师南风看完病情,苏少游忙问道:“她情况怎么样?”

  “情况还好,这枚金簪刺入虽深,但并没有伤到要害。师小姐眼下并没有什么大碍!”那名太医收了手,长舒了口气道。

  那名太医又指着金簪对苏少游道:“这支金簪沿着师小姐右肩胛骨的边缘,由上及下斜刺入她体内,虽看上去很是吓人,但却并没有伤到她的脏腑。如若伤到脏腑,只要金簪往外一抜,鲜血就会顺着伤口充满她的胸腔,她很快就会窒息而亡。”

  “万幸之至!万幸之至!”

  听说师南风并没有生命危险,苏少游将脸颊紧贴在师南风的额头上,忍不住潸然泪下。

  刚才他太紧张了,光顾想着去救师南风,其它的是什么也顾不上。现在听说她没事了,他紧绷的心弦一松懈,忍不住激动的流下泪来。倘若师南风真的亡于他母亲的手中,他怕是哭都来不及。

  当周兰心在李易、梅紫苏的搀扶下赶到这里时,见苏少游抱着师南风正坐在长椅上流泪,她还以为师南风遭不测了,双膝一软就瘫了下去。

  梅紫苏与李易忙将周兰心架住,将她扶到另一长椅上坐了。

  李易将周兰心托付给梅紫苏,这才腾出身来去看师南风,“南风怎么样了?”

  苏少游擦了一下眼泪道:“她还好,并没有生命危险!”

  “那你瞎哭什么?吓死本王了!”

  李易此刻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臣一激动就会不受控制地流眼泪,让安亲王见笑了。”苏少游不好意思道。

  周兰心听说师南风没事,这才缓了过来。周兰心扑倒师南风身边,见她还是昏迷不醒,不禁又担忧起来,抚着她的额头道:“既然南风没事,那她为什么还昏迷不醒?”

  “太医说,那是她旧疾复发了的缘故。她原本就在病中,是有人用金针渡穴之术,暂时压制住了她的病情,她才能够如好人般行动。现在她又受了伤,这对她的病情来说这无疑是雪上加霜,所以才会昏死过去。”苏少游解释道。

  听完苏少游所说,周兰心叹了口气沉默不语。

  师南风虽然在选秀的范围之内,但她正抱恙病中,如若上报礼部,她其实完全可以不来的。奈何李炽不顾她的安危,坚持要她来万绮园,她只得强压住病情勉强前来,由此可见李炽也并不是真心喜欢她,大概只拿她当成对抗杨太后的一枚棋子用了。

  周兰心又看了看苏少游,见苏少游将师南风紧紧抱在怀中,目光一直紧盯着她不放,生怕她飞走似的,可见他是真心喜欢师南风的。

  虽是这样,周兰心却仍然高兴不起来:看来我猜的果然没错,南风果然是喜欢上燕国公了,否则依她的脾气,就算是她不敢伤长公主,起码也不会让长公主将她伤了去,她这是照顾燕国公的面子,不敢动手反抗才导致伤成这样的。这还没怎么样呢,她就已经被平阳长公主刺伤,如若真嫁给了燕国公,还不知将来,她还会受到什么样的伤害呢?

  正当周兰心为师南风的将来担忧时,李炽也来到了这里。

  李炽见苏少游怀中紧抱师南风,而周兰心又在一旁围坐,他们三人在一起的画面是如此和谐,就宛若一家人一样,他的心不由刺痛起来,怒道:“太医何在?怎么还不救人?”

  苏少游见李炽到了,将怀中的师南风交给周兰心看护后,这才起身回道:“回皇上的话,太医进观花楼内给南风准备取金簪的场地、用具去了。”

  这时,一名宫婢从观花楼内走出来回禀太医已经准备就绪。

  苏少游正准备要去抱师南风进去,李炽已经阻止道:“这里不用你帮忙,一边跪着去!今日师小姐要是出了事,你就等着给她偿命好了!就算她是好好的,你依然罪责难逃!你就等着领罪吧!”

  李炽上前从周兰心怀中接过师南风,亲手将她抱入观花楼内。

  苏少游长叹一声,自去观花楼前跪了。

  周兰心看着眼前的情景也是长叹不已,不禁为师南风与苏少游的将来深深担心起来。

  且不说苏少游得罪了李炽下场会怎样,只师南风那里醒来后,不知还要闹出什么样的事来。她生的女儿她了解,师南风一旦认准了苏少游,怕是心中已不会再容下其它人,就算是李炽也不例外,今日万绮园内怕是不会安生了。

  此时,杨太后也来到这里,她抬眼见观花楼前跪了一溜人,心道:今日还真是个多日之秋!怎么就都凑到一起了呢?

  她先是来到定国公夫人几人面前,此刻定国公夫人的身形已是摇摇欲坠,怕是坚持不住了。

  “徐慧丫头当众辱骂皇上罪不容赦,你们就不要做这无用功了!”

  听完杨太后的话,眼见定国公夫人就又要昏倒,这时杨太后又道:“你先莫着急晕,哀家的话还没说完呢!徐慧虽然不成了,但你家徐来还是可以的,徐来知书达礼,温柔谦恭,皇上很是中意她,已经决定要让她入宫,你们对这个结果还满意吗?”

  “多谢太后!多谢皇上!皇上对徐家皇恩浩荡,徐家一定会牢记在心的!”

  定国公夫人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欢悦之心溢于言表,忙率领家人叩头谢恩。

  徐来也没有想到自己会中选,师南风先时说过得话竟然真的应验了,她心道:都说君心难测,她竟然能猜透皇上的心思,这个人可真不简单呐,将来还真是一名劲敌。

  她哪里知道,师南风说这话时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其目地也就是给徐慧添堵用的,并不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