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南风泪

第七十八章把酒言欢

南风泪 师涵泽一笑 2560 2019-07-19 07:36:15

  “哼……

  周夫人又冷笑道:“就算妾身没提求亲的事,那妾身忽然吧啦就去登她家门了,她总该问上妾身一句找她有什么事吧?她问了吗?她没有!她直接就开始数落起咱们南瑾来了,妾身再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来,岂不是自讨没脸?”

  “你们娘们家家的就是事多,有什么事直说不就结了吗?偏要弄这么多弯弯绕!反正我不信从云会这么对待咱们!”周从文不信道。

  周夫人一撇嘴道:“是吗?我们娘们家家的是事多,可你再看看姑姑当时是怎么做的。她二话不说就同意南瑾的求婚了。若不是南风的八字与南瑾不合,南瑾早与南风成亲了,他现在也就不用跟公主每日里乌眼鸡似的互相掐架,他这哪是娶了个媳妇回来,分明是娶了个仇人回来!”

  想起这些前尘往事,周夫人不禁对周南瑾又是一阵心疼。

  “这事要怪就怪你,别人谁也怪不着!当初南瑾想娶南风过门时,你是要死要活的反对,若你当时同意了他的要求,现在不就没这回事了,你现在到知道心疼南瑾了,你早干嘛去了?”

  周从文在屋中踱着步,数落了周夫人一通。

  “妾身这不也是为南瑾着想吗?你难道想看着南瑾早死?比起让他早死来,妾身宁愿让他这样憋屈的活着。”

  被周从文这么一数落,周夫人可坐不住了。

  “这说来说去,你不就是嫌弃从云没把女儿嫁给南瑾!难道只许你给你自己的儿子打算,就不许她给她的女儿打算吗?你这可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了!”周从文又道。

  周夫人听他话里明显有偏袒周从云的意思,就更气不忿了,“她就是见妾身生有两个儿子,而她一个也没有生出来,她眼气,她就是在故意跟妾身过不去。”

  “你这越说越不像话了啊?从云不是这样的人。依我看是你生不出女儿来妒忌她才对。我这还没说什么呢,你到还嫌弃上了。你有本事你也生一个女儿出来,你把她也培养的知书达礼的,也把她送入宫中去,让我也过一过国丈的瘾,还真是没完了!”

  说完这话,周从文就准备离去。

  周夫人一把拽住他道:“敢情你早就开始嫌弃妾身生不出女儿来了!说!你是不是在外面养女人了?那女人又给你生了几个好女儿呀?你到是把她们母女都带来,让妾身也好好瞧瞧,妾身到要瞧瞧你有没有做国丈的命!”

  周从文见周夫人抓住他不放,不由有些无可奈何:“刚才明明是在说孩子们的事,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你可真够胡搅蛮缠的!”

  “你当真在外面没有女人?”周夫人进一步追问道。

  “没有,除了你半个也没有!要不要为夫我给你发个誓听听?”周从文无奈道。

  “谁要听你发誓?就你这样的糟老头子白送给别人,别人都不会要的!”

  周夫人嗤的一笑,这才松了手。

  “我这糟老头子有人要没人要的并没有关系,你还是把心思放到南珏身上去吧!没事你就多去打听打听,看看谁家有好姑娘没有,早日给南珏找一房好媳妇回来才是正理。”周从文也笑道。

  “这还用你说,妾身早已打算好了,你就安安生生的做你的书呆子去吧!”

  说到这里,周夫人忽然想到了什么,她命人找来一名小厮吩咐道:“去告诉二少爷一声,就说是我说的,他喝酒可以,但不许去闹事,若是出了差错,让他小心他的皮。”

  “是的夫人!”

  那名小厮答应一声去找周南珏。

  此时安亲王府里,李易正在陪周南珏喝酒。

  那小厮打马匆匆赶到,将周夫人说的话又对周南珏重复了一遍。

  “去去去!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李易不耐烦道:“他在本王的府里能闹出什么事来?你回去告诉周夫人一声,就说是本王说的,本王一定会将你家二少爷看好了、看住了,不让他出事的。”

  周南珏也道:“你先回去吧!待我回去后自会给我娘一个交待。”

  “二少爷,你可千万要记住夫人嘱咐过得话呀!否则第一个屁股开花的可就是奴才了。”那名小厮不放心叮嘱道。

  “你还不走是吧?”李易怒道:“来人!将这小子给本王轰出去!”

  那名小厮被李易轰出门,只得无奈回转汝南候府。

  李易帮周南珏赶走前来传话的小厮,举起酒杯安慰他道:“出了这样的事你也不用沮丧,大丈夫何患无妻?这正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你与那叶家小姐退了婚,说不定转身就能找一个更好的姑娘为妻。来来来,喝酒喝酒!”

  周南珏举起酒杯道:“王爷放心!臣对那叶家小姐并没有什么感情,因此也没有什么好沮丧的。这样一退婚也好,大家从此一别两宽各生欢喜,臣也可以大胆去追求臣所喜欢的人去了。”

  二人对饮将酒喝完。

  “这么说来你心中早就有了中意的人选了?你小子隐藏的可真够深的,害得本王白替你担心了。”

  李易捶了周南珏一拳,又亲手给他到了一杯酒道:“这酒你必须喝了,就当是给本王赔罪了。”

  “喝就喝!这酒逢知己千杯少,臣先干为敬。”

  周南珏一扬脖,又一杯酒下了肚。

  “你到是说说看你喜欢的人是谁?她跟叶家小姐相比到底比她好在哪儿?”李易好奇问道。

  “嘿嘿嘿……

  周南珏傻笑几声。酒席过半后,此时的他已经有些微醉了。

  “你到是说话呀!傻笑什么?”李易急道。

  “那叶小姐对臣总是冷冷的,而她却不一样,她笑起来总是很暖、很温柔,笑得你的心都是暖暖的。”

  一想起她微笑的模样,周南珏忍不住又傻笑几声。

  “这人本王认识吗?”

  “认识!”

  李易想了想道:“这人肯定不是南风,她跟温柔是半点边儿也沾不上。再有就是杨绮、杨绥……

  点到这里,李易笑道:“本王知道你说的这人是谁了?你说的这人原来是杨绮呀!”

  被李易猜中了心中所想,周南珏又不好意思的连笑几声。

  “瞧你这傻样,就跟没见过女人似的!”

  李易白了周南珏一眼,又道:“杨绮温柔是温柔,就是爱哭了些,你说你但凡要是做点对不起她的事,她还不得哭死?”

  “臣心中既然认定了她,就不会去做对不起她的事。”周南珏收了笑脸,正容道。

  “话别说的这么满,男人嘛!总有把持不住的时候。”李易又喝了一杯酒道。

  “臣不比王爷,红颜知己众多,操心的事也多。”周南珏笑道。

  “嗨!这事就别提了!本王这次算是栽了!本王总共就看上了三个女人,其它那些女人,在本王心中都是算不得数的。谁知这三个女人转眼见有两个都是别人的了,你说本王悲哀不悲哀?你小子现在是春风得意马蹄疾,本王最近却是衰透了!”

  说完,李易又干了一杯酒。

  此时二人都已有些微醉,李易又道:“既然你喜欢上杨绮,你就赶紧托人去求亲,再过两天可就是皇上选妃的日子,她要是被选进了宫,你也就没戏了!”

  “臣早就有此意!”周南珏摇摇晃晃的站起身道:“这择日不如撞日,既然都火烧眉毛了还等什么?臣这就跟她求婚去!”

  “你还真是条汉子!这是要亲自出马呀?走!本王陪你一起去!”

  李易也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拍了拍周南珏的肩膀。

  又大声吩咐道:“来人!快给本王还有南珏备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