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南风泪

第六十九章观画

南风泪 师涵泽一笑 2511 2019-07-14 21:00:59

  “那是我昨天临时跟那位道长学得,他说这是仙法,他还说我是一个有仙缘的人呢。”师南风得意道。

  “什么仙法?我看那是妖法罢了!就你这脑瓜也不好好想一想,别人说什么你都信,小心别人把你卖了,你还帮人家数钱呢!”

  李易数落她一句,又道:“昨日发生的事我已听说了,我已知道了你茶饭不思的原因。不过你放心便是,就算皇上对你有意,太后那里他也过不了关。今日太后非常明显的暗示我,想让我开口求娶你,可见她是不想让你入宫伴驾的。”

  “这一点我到不担心!我早已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我只是担心……燕国公那里……会过不去。”

  说到后面时,师南风的声音已越来越小,还吞吞吐吐起来。

  “你说你担心谁?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李易故意装作没听见的样子道。

  “我是说我担心苏少游他会生气!昨天我一不小心,把曾经跟你一起逛过青楼的事给暴露了!”

  师南风也知道李易是故意这么问的,索性告诉了他自己真正担心的问题。

  “哎呀!这事可就严重了!你一个姑娘家家的竟然去青楼那种地方,任谁知道了,也会觉得你是个不守本分的人。你这回算是彻底没戏了!”李易表情夸张道。

  “哼!你还说你会治病,我看你只会火上浇油而已!你个大庸医!不理你了!”

  师南风噘了小嘴重新坐在了榻上,将头扭向一旁。

  “依我看,你就干脆嫁给我得了!若说这世上还有谁能够心无芥蒂的接受你,这人也就只有我了,他苏少游是做不到的。你若肯点头答应嫁给我,我明天就去回了太后,让她把你指给我,这三妻的位置,我必给你留一个!”李易挨了师南风坐了道。

  “即使他接受不了我,可我的心中却早已放不下别的人了。”师南风坐在一旁低头道。

  听了师南风此话,李易一时沉默不语。

  李易原以为师南风除了他之外,再不会爱上任何人,她迟早会是他的人,所以他对她一直都是由着来,无论她想干什么,他都一直依着她。现在她却明确地告诉他,她再也不会喜欢上别人,这让他不由感到一阵难过:南风,难道在你眼中我就只是个‘别人’吗?

  就在他二人沉默时,墨梅进来回道:“夫人那边派人来催了,说是饭菜都要凉了,请王爷与小姐赶紧过去用膳。”

  “知道了!”

  师南风站起身邀请李易道:“咱们走吧!”

  李易长叹一声,起身当先走了出去,师南风随后紧随,二人一前一后的去了周兰心那里。

  一连几日,李易每日都进宫给杨太后请安,剩下的时间就是把自己关在画室里作画。

  这一日李易又来给杨太后请安,这一次不仅杨家姐妹与湖阳公主在场,平阳长公主携同苏少游也一起来给杨太后请安来了。

  杨太后又问起师南风,“你怎么还不把师家那丫头给哀家带来?哀家还真想见见那枯枝是怎样开花的。”

  “那丫头自从从汝南候府回来后就生病了,所以一时半刻还不能来给母后请安。”李易随口道。

  师南风本就不愿意进宫,怕的是又再一次见到李炽,而李易也不想让杨太后现在就见到师南风,他现在的心有点乱,唯恐杨太后乱点了鸳鸯谱,所以也不赞同让师南风现在就来见她。

  说完这句话后,李易留心观察了一下苏少游脸上的表情,只见他面上已流露出担忧之色,李易心道:看来苏少游对南风也不是没有感情。

  他一时不知该替师南风高兴,还是该替自己难过。

  “哀家听说那丫头是个习武之人,身体一向康健,怎么独独哀家想见她时,她就生病了?你明日一定要把她给哀家带来,说不定哀家能医好她的病。”

  杨太后觉得师南风的病来得有些蹊跷,说什么也要见上她一面不可。

  按常理说她被李炽赐了金钗,应该会非常高兴才对,可她反而生病了,可见她心中是不愿意进宫伺候李炽的。杨太后一定要确定好师南风心中的想法,以便进行下一步的打算。

  李易笑了笑道:“母后可是说笑了!母后什么时候也会看病了?”

  “别的病母后或许治不了,但相思病却治得了!你不信明日把她带来,一试便知!”杨太后笑道。

  “太好了!儿臣正巧也生病了,母后不防先给儿臣治上一治吧?”

  李易吩咐道:“把本王的画给呈上来!”

  一时间有两名小太监,将李易带来的画给展开来,众人忙围上前观看。

  随着画卷徐徐展开,只见画的正中有一身材硕长的美人,背对着众人正斜卧在贵妃塌上。

  画中美人一头青丝如瀑布般散落在肩上,上面只簪了一朵小小的黄菊。她的手上还紧握了一卷书斜放在腿部的位置。围绕着贵妃榻,其周围又画有几丛傲然挺立的黄菊。在这幅画的右上方又提了一首小诗:倾国倾城几多情,唯恨手拙画不成。得盼月老牵红线,莫让相思付东风。

  众人看罢此画,虽说看不到画中美人的样貌是什么样子的,但画中美人那袅娜的身姿,漆黑的秀发,还有那纤纤玉手,以及手中拿的书卷,包括贵妃榻旁的黄菊,无不都在彰显此图中的美人,有着过人的才貌与高洁的品格,让人忍不住遐想连篇。

  李易指着画中的美人笑道:“母后,儿臣思慕这画中的佳人已经许久,不知母后可否将这画中的佳人指给儿臣为妻?”

  杨绥听后心中突突一跳,忙偷偷的将簪在发髻上的黄菊悄悄拿了下来:那画中美人与她的身材颇像,难道李易对她早已心有所属?只是不知杨太后会如何做想。

  此时苏少游的心中却是非常痛苦,在他眼里看来,那画中美人的身材却颇似师南风,看来李易终于按耐不住,终于跟杨太后提出求娶师南风的要求了。想来昨日李炽赐簪给师南风的事,李易也已经听说了。

  昨日在李炽罚师南风喝酒时,苏少游就已觉出有些不妙,只是因有平阳长公主警告在前,他并不敢轻举妄动,因此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师南风被罚酒。及至到后来李炽赐金簪给师南风时,他已是深深后悔,后悔自己太懦弱了,以至于错过了争取师南风的最佳时机。此时眼见李易挑明想要娶师南风为妻了,他还毫无办法解决。

  这种无力的感觉,就像当初他看到父亲受了重伤,他虽然极力想挽回父亲的生命,却半点也派不上用场一样。

  而在杨太后眼里看来,此画中的人是有些像杨绥的,她早已存了让杨绥进宫伺候李炽的心思,因此她故意装作看不出来的样子,笑道:“你若是还不想成婚,这事就先罢了,你也不必弄个画中人来搪塞哀家!”

  她这话一出口,苏少游心中不禁长出了一口气,李易心中却有些失落。

  李易画此画的目的,原本就是想探杨太后口风的,因此他在这副画上颇费了些心思在上面。他利用师南风与杨绥的身材有些相似的特点,故意画了这么一副模棱两可的画让她猜。杨太后若真看不出来画中人是谁,至少也会问上一句画中人是谁,可她连问都没有问,可见她已经把画中的人看成是杨绥了,由此可见她是不想让杨绥嫁给自己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