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南风泪

第五十四章心乱

南风泪 师涵泽一笑 2561 2019-07-07 20:46:31

  “既然他不在就算了,本王也不是专程来找他下棋的。只是过一会儿本王还要来接南风,这一趟一趟地跑也怪麻烦的。正巧上次本王来的匆忙,走得也匆忙,还没来得及参观一下你们梅府花园的景色,今日本王就在这花园里逛逛,你们两个随意去玩儿,不用管本王。”

  李易心道:他不来正好!这样我就可以独自享受佳人在侧的美事了。

  梅紫苏想了想:这样也好!今日趁安亲王也在场,正好可以把这件事说清楚,也省的以后引起他误会。

  想到这里,梅紫苏道:“既然安亲王不嫌弃奴家这里简陋,就请您在此好好歇上一歇。”

  又吩咐道:“双儿!看茶!”

  他三人喝了一会儿茶,梅紫苏命双儿取出苏少游交给她的金锞,转交给了师南风,“这两锭金锞,是燕国公让我代他转交给你的。

  “无功不受禄!他平白无故地送给我金锞做什么?”

  师南风拿起金锞看了看,见上面刻有“五子登科”的字样,忙随手丢在桌子上,脸上已微有了红晕。

  “他说因你与王世子打架的事已经传到皇上的耳朵里了,皇上因他劝架有功,就赏了他不少东西。他因想着你在此事中破了财,就想着把皇上赏的这两锭金锞送给你,以弥补你在此次事件中受到的损失。”梅紫苏解释道。

  师南风还未说话,一旁李易已抢先开口道:“拿着皇上的赏赐,他却去做人情,怪不得他的口碑这么好呢!”

  说完这句话,李易又冲师南风一扬下颌,“是吧,南风?”

  李易这番话显然是在笑话师南风,谁让她刚刚在家中还夸苏少游是正人君子来着。

  “你不也经常拿着皇上的赏赐去做人情?比方说刘家千金头上戴的那支珠钗,还有王家小姐手腕上的那只玉镯,那不都是皇上赐给你的吗?再有……

  “打住打住!”

  不等师南风说完,李易忙阻止她道:“今日可是在说你的事,你可不要把话题给扯远了。”

  李易唯恐师南风破坏了他在梅紫苏眼中的形象,忙阻止她翻他以前的风流帐。

  “刚刚明明是你在把话题往远里扯,怎么现在又怪到我头上了?”师南风瞪了李易一眼道。

  “刚刚是本王说错了话,本王的意思其实是这样的……

  李易又改口道:“就算是燕国公真心想弥补你的损失,他也应该奏请皇上,让皇上补给你才是。现在他冒然就把皇上的赏赐转送给了你,他这样做师出无名呀。除非他对你有别的企图?”

  “企图你个大头鬼!燕国公是个心善之人,他只是在可怜我而已!你说我好不容易回到京城逛了个街,没想到就碰上了这样的事,我多可怜呀?”

  师南风因心虚,怕被李易瞧出她与苏少游异样的地方,忙极力解释。

  “你可怜?我看那个王远才叫可怜呢!你说他不就是上茶馆喝个茶嘛,不想还被你给撞了,末了还被你又是打又是下毒的整了个半死。他才叫真可怜呢!”

  想起王远的遭遇,李易对他确实还有些同情。

  “这就叫恶人自有恶人磨!我就是上天专门派来惩治他的。碰上我活该他倒霉……

  师南风与李易斗嘴斗了个不亦乐乎……

  他二人虽说是斗嘴,但谁也不曾真正的恼过,反倒是有说有笑的像是在唠家常一样。

  一旁梅紫苏听他们斗来斗去的,觉得十分的有趣。

  想她与苏少游在相处时,还从来没有像他二人这样说笑过。她二人到了一起,要么是一板一眼地说事,要么就是呕气争吵,末了一个是抹泪不止,另一个就只能长吁短叹的离去。

  师南风与李易争吵了半日,谁也没有吵过谁,茶水倒是喝了不少。

  见他们二人也都吵累了,梅紫苏这才笑着又向师南风问道:“那这金锞你打算拿它怎么办?”

  “当然是还给燕国公了!”师南风又喝完一杯茶,这才回道。

  “他既然都说给你了,就不会再收回去的,这金锞你就拿着吧!你要是执意不收,会让他很尴尬的。”梅紫苏劝道。

  一提起这金锞来,师南风不由得是愁肠百转:他平白无故送给我两个金锞倒底是什么意思?若说他对我无意,我欠他的钱已经还清,从此以后我们之间就再无瓜葛不再来往便是!可他偏偏又巴巴的托紫苏将这东西送给我。

  若说他对我有意,他为什么又不亲自过府来见我,当面直言说出他对我的心意?就算是他羞于言表,但我长这么大,只听说过男女之间定情时有送手帕、香囊、珠钗首饰之类的,这送金元宝当定情信物的到还是头一次见。

  这金锞我若是不收,又怎能告知他我的心意?可这金锞我若是收了,回到家中,我又怎么跟我娘交待?

  纠结了半日,师南风心中不由得哀叹连连:真真是一个冤家!为什么要摆这么一道难题在我的面前?在情这一事上,我听说向来都是女人为难男人,怎么到了我这里,就变成我是被为难的那一个了?

  李易见师南风半天不说话,只是愣着出神,随手一个爆栗子就弹了过去。

  “啊……”

  师南风一捂脑门,疼得眼泪差点儿都要流出来。

  被李易这么突然一偷袭,她忍不住发了飙,直呼他的小名道:“季秋,你皮痒了是吧?”

  “梅小姐问你话呢,你发什么呆呀?”

  李易偷袭师南风得手,此刻的他不由有些洋洋得意。

  “你等着!等回府后,我再找你算账!”

  师南风不便在梅紫苏面前与李易动手,只好先放了一句狠话再说。

  只是不知怎的,被李易这么一弹,在收不收这两锭金锞一事上,一个主意突然就从师南风脑海里冒了出来。她笑着对梅紫苏道:“不如这样,这金锞就放在你这里好了。待你出嫁时,我可就不再破费,就拿它权当给你添妆了!”

  梅紫苏脸上一红:“好端端的你怎么又打趣起我来了?真该让安亲王好好管上你一管!”

  “她这人脾气一向比倔驴还倔,本王可管不了她。既然她让你收,你便收了吧!”李易笑着推辞道。

  被李易拿来与驴相比,气得师南风在狠瞪了他一眼后,扭脸就冲向了一旁。

  见师南风为此事生了气,梅紫苏也不好再推辞,只得命双儿将金锞暂时收了,只等找到合适的机会,再把金锞还给苏少游。

  李易见师南风恼了,忙又上前给她赔不是,师南风只是不理他。

  灵机一动之下,李易故作苦恼状对梅紫苏道:“梅小姐,你代本王给劝劝她,本王先去后花园走一走。待她气消了,本王再来见她。”

  听李易如此说,梅紫苏忙安排了几名机灵的小厮,陪着李易去了后花园。

  待李易走后,梅紫苏正要劝师南风时,她却抢先说了话,“这个祸害终于走了!否则再说下去,我非跟他打起来不可!”

  “你跟安亲王在一起时总是吵架吗?”梅紫苏笑问道。

  “也不经常吵!不过他总是损我,我气愤不过时也会跟他吵两句。”

  一提起李易,师南风不由得又撅了嘴。

  梅紫苏又笑道:“依我看来,安亲王他只是故意在跟你开玩笑而已!你又何必跟他生真气?你不觉得他很喜欢你,很宠你吗?”

  “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与安亲王之间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之间应该跟你与燕国公的关系差不多,是手足之情。我想你应该会理解我们的吧?”

  师南风见梅紫苏误会了,忙跟她解释一通。

  梅紫苏笑了笑不作回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