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南风泪

第四十七章苏解之女

南风泪 师涵泽一笑 2596 2019-07-04 07:31:23

  “不愧是高人,放着好好的大路不走,偏要跳墙!”

  李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他一向被人尊敬惯了的,哪受的了别人的训斥。见那道人走了,他不由出言讽刺一番。

  “你就先别说风凉话了,赶紧先把你衣服穿好!瞧你这副狼狈样!”师南风瞪了李易一眼道。

  这世上除了李炽,也就师南风敢这样跟李易说话了。

  李易听不得别人说他的半点重话,唯独师南风无论怎样刻薄他,他都不恼,只会呵呵一笑了事。

  这时,师南风忽然想起给他们开门的那名家丁来,刚才一阵慌乱中把他给忘了,只是不知他是人还是妖?

  待师南风找到他时,他正躲在一个角落里瑟瑟发抖。

  师南风一拍他的肩膀,那人立刻趴在地上磕头如捣蒜道:“女妖大人,饶命呀……

  “那女妖已经死了,你看清楚了,是我!”师南风一指自己的鼻子道。

  听了家丁此话,师南风已确认他不是妖。

  那名家丁抬起头来一看,见是师南风,如筛糠般的身子这才止住不抖。

  师南风又问道:“你是如何跟妖混到一处去的?我劝你最好是实话实说,否则别怪我到时候不帮你!”

  “公子,小的也是被她给骗来的!小的哪儿知道她会是妖呢?不然,小的才不敢赚这种钱呢!”

  那家丁愁眉苦脸的将遇见那女妖的经过说了一遍。

  原本此人不过是京城中的一名小混混,有一次在街上偶然遇见那女妖,便被她勾引到此处来与她春风一度。事后,又被那女妖灌了一通“迷魂汤”,他便答应留下来帮她做事。

  此处宅子的主人因在为官时犯了错,这处宅子就被官府给查封了。时间久了,这里便处于无人看管的状态。那名蛇妖见这里没人居住,就把此处宅院占为了自己的巢穴,用来行采阳补阴之事。

  二人正说着,忽然就听到门外传来许多嘈杂的脚步声,还有人大声指挥道:“将这里统统包围,一个人也不准放出去!”

  师南风一听就听出了他的声音,他就是上午带头把她从茶馆抓走的那个官差。

  此时李易也找到了他的衣服,赶过来与师南风汇合。

  “不要说见过我们,否则到了衙门,可别怪我们不帮你说话。”师南风对那名家丁威胁道。

  那名家丁忙小鸡啄米一样点了点头。

  师南风因上午才去过一次衙门,这种被人当面审问的滋味儿非常不好受,她可不想再来第二回。听到那名官差的声音,她下意识的就想逃。而李易也不想他一介堂堂王爷被带到衙门去问话,所以他也没有任何意见。

  他二人观察了一番外面的形势,趁着那些官差对此处还没有形成包围,二人找了一处墙头,从墙头上跳了出去。

  原来今日他们这边的打斗声闹得动静太大,早已惊动了周围的邻居。邻居听见动静就报了官。

  此时这座宅子周围的邻居已纷纷来到这座宅院前,来看发生了什么事。

  师南风、李易跳出墙外后,悄声混进了看热闹的人群里,准备寻机会溜走。谁知赶来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他二人一时间还不好挤出去。

  来看热闹的人都是往里走,唯独他二人是往外走,为了不让官差起疑心,他二人只往外走了一小段路,便挤在一户人家的门洞里暂时等待机会。

  “刚才你还笑话救咱们的道长跳墙,没想到咱们也跳了一回墙,这脸打得疼不疼?”师南风小声笑问道。

  李易一抱胛子,扭脸冲向一旁不说话。

  就在李易正别扭时,门突然被打开了。

  师南风定睛一看来人,不由尴尬一笑:“好巧!我们又见面了。”

  原来她见到的人正好又是苏少游。

  苏少游正在这户人家中做客,忽然听到街上有人喧哗,他就带了人过来一探究竟,谁知门已一打开,他便发现师南风正站在门外,同时与她在一起的还有李易。

  “进来再说!”

  苏少游把他们让进来,让家丁重新把门插好。

  师南风进到院中,才发现这里是一座大户人家的后花园,刚才那道门正是后花园的后门。

  苏少游把师南风他们让进前厅,命人端来茶水,又吩咐一声:“去请小姐出来!”

  李易边喝茶边打量了一下四周问道:“这里也是燕国公的产业?”

  “不是,这里是家妹梅紫苏的住宅。”苏少游道。

  当年苏少游的父亲苏解与梅紫苏的母亲,原是从小订的娃娃亲,二人青梅竹马从小一处长大感情非常好。谁知苏解长大后却被平阳长公主看上招为了驸马,梅紫苏的母亲却并没有再嫁人,并且还与苏解生下了梅紫苏。

  苏解当年之所以年纪轻轻就离了世,跟这段情也有很大的关系。只不过知道此事的人大都对此事缄默其口,很少在人前提起。

  此时梅老夫人也已经过了世,苏少游念及兄妹之情,就常常来看望梅紫苏。

  “你们二人为何来到此处?”苏少游看了师南风一眼道。

  “奥!我这不是刚回京吗?就想让安亲王陪我到处走走,这走着走着就走到这里来了。”

  师南风觉得刚才的事太过离奇,她怕苏少游不信,所以没说实话。

  李易也觉得刚才的事太过丢人,是以他也没有反驳师南风的话。

  苏少游笑笑不再说话,三人一起闷头喝茶,直到梅紫苏的到来,才打破了三人之间的沉寂。

  一见梅紫苏,李易不由怦然心动,瞬间眼就直了,心道:就算是天上的仙女也不过如此吧?

  梅紫苏生的杏眼桃腮,端庄大气,颇具倾国倾城之姿。李易在风流阵里打了这么多年的滚,这还是头一次见到让他动心的人。

  师南风见了梅紫苏也是眼前一亮:没想到天底下竟然还有生的这么美貌的女子?真是我见犹怜呀!

  “这位是安亲王。”苏少游向梅紫苏介绍李易道。

  “见过安亲王。”梅紫苏上前道了个万福。

  “梅姑娘免礼。”李易乐呵呵地笑着虚扶了一把。

  苏少游又向梅紫苏介绍师南风道:“这位是镇远将军的独生爱女师南风。”

  “久闻大名,如雷贯耳!”梅紫苏向前微笑行礼道。

  梅紫苏见师南风英姿飒爽一身男装打扮,眉心一颗醒目的朱砂痣,却给她稍显英气的脸上平添了几分艳色,让人见后令人过目难忘。

  因道长刚才给她施法疗过伤,所以师南风脸上的易容之物都已不复存在,这才露出了她的本来面目。

  “久仰久仰!”师南风因身着男装,故抱拳回了个揖礼。

  师南风与梅紫苏一见如故,二人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苏少游见梅紫苏与师南风如此合得来,心中感到安慰的同时,也稍有一丝遗憾:若是南风与紫苏早些认识就好了!

  梅紫苏因为身份特殊,长久以来一直深居简出,并没有什么朋友。苏少游虽然在生活上很照顾她,但二人之间因为生身之母的事,总有些隔阂。

  今日是苏解的忌日,苏少游原本想邀梅紫苏一起去祭拜他,谁知却被她一口拒绝了。

  “我姓梅不姓苏,我为什么要去祭拜姓苏的?”

  梅紫苏因为苏解辜负了她的母亲,又让她沦落为私生女的身份,是以她对苏解除了怨恨之外并无一丝感情。

  “上一辈的恩怨我们做晚辈的不方便评判。抛开这个不谈,但父亲对你的爱并不比我少,他在临终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他亲口嘱托我,要我好好照顾你。你现在手中所有的产业也都是父亲留给你的,难道他做的这些还不够让你祭拜他一次吗?”

  想起苏解临终前的那一幕,苏少游不受控制地流下了眼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