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南风泪

第三十三章初见

南风泪 师涵泽一笑 2575 2019-06-27 08:23:21

  听到有太监前来传旨的消息,周兰心不由就惊慌起来,“夫君,你不是已经交了兵权,解甲归田了吗?皇上对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夫人莫慌!当今皇上乃是一个明君,他不会轻意滥杀无辜的。”

  师毅德口中虽然这样说,其实他心中也没有底气,毕竟天威难测,谁知道当今皇上到底又是怎么想的呢?

  若说他夫妻二人为何如此怕听到圣旨传来的消息,这就要从他们当时所处的处境说起。

  他们夫妻隶属永国子民。永国西面以祈岭为界,与国号为“梁”的小国比邻而居;其南隔着汉江与国号为“卫”的小国隔江相望。上述他们三国原本是一国,只不过因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之势,分为了三个小国。人们在习惯上称它们为东永、西梁、南卫。

  八年前,西梁为争夺领土,大举进犯东永边境紫荆关一带。师毅德当时正为紫荆关总兵,他带领手下将领巧设伏兵,以少胜多打退了西梁大军的大肆进攻,并射杀了西梁大军的主帅,最终迫使西梁退了兵。

  经此一役,师毅德在军中是声名鹊起,又经过几次胜利的战役,使得他在军中的威望大增,自此以后他就开始官运亨通,三十岁时就坐到了大都督的位置。由于有他坐镇军中,西梁自知不是他的对手,自此不敢再轻举妄动。

  师毅德知道自己军功卓著,犯了功高震主的大忌,所以不久前,他便借口周兰心怀孕,以陪伴娇妻为由,辞去了大都督这一职务。

  这次皇上突然降旨给他,而西梁国那边又许久没有异动,他夫妇二人不免有些担心。

  师毅德、周兰心夫妇二人怀着忐忑的心情,带领师府上下跪在香案前,静等太监宣旨,等待自己将来的命运会如何。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师毅德为人谦和德著温纯,特加封为太子少保,其妻周兰心加封为一品诰命夫人以做嘉奖,钦此!”

  “谢主隆恩!”

  听魏总管宣读完圣旨,师毅德夫妇这才松了口气,他二人虽不知皇上为什么无故加封他们,但起码他们没有性命之忧了。

  他二人接了圣旨正要起身时,魏总管又道:“师将军先别忙着谢恩!咱家这里还有一道手谕还没宣呢!”

  他夫妇二人一时不明白当今皇上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忙又跪下。

  魏太监又拿出一道手谕念道:“朕因宫中皇子多为娇生惯养,恐其长大成人后难当大任,故特将皇四子李易托与师毅德卿家扶养,望师卿家对他严加管教,助他成为国之栋梁!”

  “臣,诚惶诚恐!”

  师毅德接了这道手谕,其复杂心情难以言表。扶养皇子可是件棘手的差事,若一个不慎皇子出了什么差池,皇上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杀他了。

  他夫妻二人并肩而立,看着浩浩荡荡的一群太监、宫女,在他们府中忙碌地打扫、收拾。

  镇远将军府正房堂号为仁和堂,围绕着仁和堂又有东西北三座小院,分别以竹、菊、梅命名。师毅德夫妇二人连同师南风,日常起居都在西院菊园内,皇四子李易就住了东院竹园。

  待竹园收拾完毕,皇四子李易才在乳娘、太监及大内侍卫一众人等的簇拥下来到师府。

  此时的李易才十个月大,正是牙牙学语的时候,他一看到周兰心就伸手要她抱。周兰心初为人母,正是母爱泛滥时,看到李易不由就一阵心疼,忙从乳娘手中接过他抱在怀中。

  她怜惜李易自从出生后就失去了自己的亲生母亲,他虽然贵为皇子,却又难以得到父爱,除了吃穿用度不愁外,在周兰心眼中,他跟普通的孤儿也没有什么区别。

  不管皇上是真心希望他们扶养李易长大也好,还是想用李易来钳制师毅德也罢,师毅德、周兰心二人对他到是真心相待。

  自此以后,李易就与师南风一起在镇远将军府长大。待他们六岁时,师毅德开始教他二人习武,周兰心就教他二人习文,师毅德这个太子少保还真做了个名副其实。

  师南风八岁那年,当时周兰心的姑母孝懿文太后还在世。在孝懿文太后寿辰的那一天,周兰心带着师南风、李易二人进宫去给她祝寿。

  待大宴过后,周兰心便留在孝懿文太后身边陪她说话,一众宫娥、太监便领了师南风、李易二人到御花园去玩耍。

  此时御花园里孩童众多,男孩儿当中有当今太子李炽、平阳长公主独子苏少游等人,女孩儿当中有华阴侯之女杨绮、杨绥姐妹二人等。

  李易原本就是个调皮的主,没了周兰心的约束,他又不把那些个宫娥、太监放在眼里,自然是可劲儿的淘气。

  他偷空就推这个一下,又搡那个一下,然后便拔腿就跑,气得一众孩童对他哀声怨道不已。

  杨绮在被他推了个屁股蹲后,委屈地坐在地上不由哇哇大哭起来。

  杨绮、杨绥二女之母周从云原是周兰心的亲侄女,从辈分上来说,她们姐妹二人还要称呼师南风一声表姨。

  师南风见杨绮受了欺负,为了给她讨回公道,当下便就去追李易,准备教训他一通。

  “来呀,来呀!来追我呀!”

  李易大笑着逃着,还不时地冲师南风做个鬼脸来挑衅她。

  “季秋你给我等着!待我追上你,定然将你一顿好打!”

  师南风叫着李易的小名,立誓要将他揍一顿给杨绮出气。

  二人你追我赶的如小旋风一样在御花园里奔跑起来。

  一旁太子李炽见他二人较起真来,初于劝架的目的便追着他二人去劝,“你们俩别再追了!跑这么快,摔倒了可怎么好?”

  此时李炽还是一个肉乎乎的小胖墩,他那肉乎乎的小短腿哪里追得上长腿细腰的李易、师南风二人。他在他们后面追了一小会儿后,便累得停下脚步,只剩“呼哧呼哧”喘粗气的份儿。

  师南风追了李易几圈,眼瞅着就要追上他了,她大喜之下伸手便一把攥住了他后背上的衣服。

  感觉到师南风攥住了自己的衣服,为了摆脱她,李易便猛地这么转身一甩,立时把她甩得跌倒在地上,自己忙又死命逃走了。

  “哎呀!”

  被李易这么大力一甩,师南风忙一个懒驴打滚化解了他这一甩之力,这才避免了五体投地的尴尬一面。饶是如此,她依然伤到了胳膊肘的位置。

  这时一旁一直看着他俩追逐的苏少游,见师南风摔倒了忙跑过来扶她,并关切问道:“你没事吧?可摔到哪里没有?”

  师南风在苏少游的扶持之下忍痛站起身来,她挽起两只衣袖一看,只见胳膊肘的位置已被粗糙的地面磨掉了一层皮。不过她仍然勉强笑道:“没事!不过是擦掉了一层皮而已!”

  “你都伤成这样了,还说只是而已,你可真能忍!”苏少游夸道。

  “嗨!这算什么?我在跟我爹习武时,脱臼、摔伤那都是常有的事,哪个不比这个严重?”师南风不以为意道。

  “你一个女孩子家还习武呢?”苏少游惊奇问道。

  “嗯!不可以吗?”师南风一挑眉毛反问道。

  “可以!当然可以!”苏少游一笑置之,又道:“我扶你到石凳上坐一会儿吧?”

  “不用,我自己就能走过去!我的腿又没有受伤?”

  师南风甩甩袖子,当先向一旁石凳走去。

  苏少游见这个额头上长有一颗红痣的小女孩如此坚强,心中对她那是倾佩不已,忙紧随其后而行。

  稍时李易又跑了回来,他见师南风不理他,只是与苏少游叽叽呱呱地说个不停,遂无趣地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