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南风泪

第二十九章残魂

南风泪 师涵泽一笑 2582 2019-06-25 07:44:50

  天帝原本也没有真想要杀玉无暇,见众仙神为他求情,他正好也有台阶下,于是顺势道:“既然众仙家都替他求情,朕就顺应天意不杀他了,就将他暂时先收押在天牢,以后再判!”

  这时秦广王收到水清浅的魂魄已经被找到的消息,也匆匆忙忙地赶到了凌霄殿上。

  天帝见他也来了,遂又道:“秦广王,你来得正好!水清浅的魂魄就交由你与司命神君去处理!至于如何处理,你们两个自己商量着去办吧!”

  “小神遵旨!”

  秦广王高兴地与司命神君领旨而去。

  过了几日,水清澈来到天牢看望玉无暇。他扬了扬手中提的酒壶道:“在东海时,我曾经说过要请你喝酒的话,这不酒我给你带来了,只是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环境里。”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你来得正好,我正愁着没酒喝呢!”

  玉无暇从水清澈手中接过酒壶、酒杯,自顾自地就倒上了一杯酒,一气喝下肚去,喝完还不忘夸赞道:“好酒!不愧是仙品仙酿!”

  他一连喝了几杯酒后,伸手就又去抓酒壶。

  水清澈一把按住玉无暇的手道:“喝酒需两人对饮才有意思,你别自己都喝了,给我也留一口!”

  二人闷头喝了几杯酒,水清澈开口道:“让我见见清浅的魂魄吧?”

  玉无暇叹道:“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她的魂魄现在已不成个形了。”

  水清澈重重地点了点头,掐了法决,操纵元神离开本体来到玉无暇体内。

  玉无暇的元神带着水清澈的元神一路前行,来到水清浅魂魄所在的地方。

  水清澈定睛一看,只见这里有一个大大的血池,一团灰蒙蒙的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就这样静静地浸泡在这血池里。

  看到水清浅变成了这么一副样子,水清澈不禁哽咽道:“清浅我来看你了!都是我的错,没能及时把灵芝仙草送到你的手上,让你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呀……

  说到这里,水清澈已是泣不成声,无法再说下去。

  “她元神受伤颇重,魂魄已不能凝聚成形,我把她残余的魂魄浸在她的血液里,她才不至于魂飞魄散。要是把她的血液给了你,她的血液就会被你的血液吞噬掉,她的魂魄也就没有了容身之地,这就是当年你向我讨要她的残血,我又为什么坚持不把她给你的原因。”玉无暇也红了眼圈道。

  “这五百年来,你一直对着这样的她,心中一定也很难受吧?这七情六欲的滋味怎么样?你也都已经尝遍了吧?”水清澈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叹道。

  “不错!我现在已经修成了幽精一魂,七情六欲也都有了。要说这七情六欲的滋味怎么样?其余的都还好,唯有这伤心之痛让我难以忍受。五百年了,我每日里面对着这样的她,简直是生不如死!早知道会心痛到如此地步,我还不如一直昏昏噩噩地昏睡下去,清浅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玉无暇靠在血池边缘无力道。

  见过水清浅现在的惨样,水清澈只觉得自己的心像被人用锥子锥过一样痛。若要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的面对着这样的她,只怕他早就疯了,此时他是由衷地佩服起玉无暇来。

  “这六界难道就没有救她的办法了吗?咱们不能就眼睁睁地看着她变成这副样子,什么都不做吧?”

  伤心难过之后,水清澈觉得上天这样对待水清浅未免太过残忍,他不由又有些愤怒,立誓要为她做些什么。

  玉无暇叹了口气道:“我已经想过了,要想救清浅其实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别人的残魂补给她,帮她把魂魄拼凑完整。只是那样的她还是原来的她吗?我一直下不了这个决心!”

  听完玉无暇的话,水清澈眼睛不由一亮,“我看这个办法就很好!就算重新活过来的她已不是原来的她,也总比她现在这副样子要强!我不管她重生后还是不是水清浅,只要我们认为她是水清浅,她就还是水清浅!司命神君与秦广王正在督办此事,我现在就找司命神君去。”

  见水清澈这么快就做出了决定,玉无暇犹豫道:“你先别这么快就去找司命神君,我们再商量商量,瞧瞧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没有?”

  “你都想了五百年了,还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就别再犹豫了!咱们先把清浅救活,等有了更好的办法,咱们再说也不迟。”

  此时此刻,水清澈是一刻也不想再等下去。待元神一归位,他就迫不及待的去找司命神君。

  见水清澈远去,玉无暇不由无力瘫坐在地上。也不知道如此一来,前面等待水清浅的命运是好还是坏,他只知道水清浅就要离开他了。

  五百年了,水清浅的魂魄一直在他体内,他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即使她的魂魄不成形,他依然能够感受得到她的温暖,一想到水清浅会离开他,他就觉得心里空荡荡的难受。

  水清澈来到司命神君府上,司命神君正在为水清浅一事发愁。现在水清浅的魂魄一部分归他管,一部分归秦广王管,确实不好办!要么水清浅的魂魄都归他,要么就都归秦广王,倒底归谁好呢?就在他正在犹豫之际,水清澈来到了他府上。

  “应龙将军来的正好,我正在为水清浅一事发愁呢!你说我是把她的魂魄都给秦广王好呢,还是让秦广王都让给我好呢?”

  “自然是都归神君好!她的名字既然已经在仙册了,秦广王那里就应该除名!”

  水清澈自然想让水清浅入仙籍,立时就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可她的魂魄不全,就算是都给了我,也不过是徒有其名罢了!她还是不会动的活死人一个。我虽然能够给她重塑肉身,让她重生,但前提需得她的魂魄是完整的。至于如何修补魂魄,我却无能为力,这原本就是秦广王的看家本事!”司命神君道。

  “那你就把清浅的魂魄都给秦广王,把仙籍给她去了。”

  一听司命神君如此说,水清澈忙又改了主意。

  “可这样一来,水清浅的魂魄就会重入轮回,过不了几世,她就会将前尘往事忘记个一干二净!如此一来,伊山山神的一番痴心就会付之东流了。”司命神君叹道。

  “想不到你这个老儿也是个有情有义的神仙,我还以为你看惯了这命册上的生生死死,早就麻木了呢!”

  听了司命神君的话,水清澈终于明白了玉无暇为什么迟迟下不了交出水清浅魂魄的原因。

  司命神君道:“小神也是从下界飞升而来,恻隐之心还是有的。我在写这命簿时,有时也难免会带个人感情进去。”

  水清澈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有些事,我总觉得有些不公平,原来是你这老儿偏心所致。”

  他又一把揪起司命神君的衣襟怒斥道:“你为何要如此对待水清浅?她又哪里惹到你了?”

  见水清澈一副想要吃人的样子,司命神君慌忙解释道:“误会!误会!你误会小神了,此事却不关小神的事!水清浅我原本就已经给她录了仙籍,不然我这册上如何会有她的名字?只是我也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弄成了现在这副样子,我也正百思不得其解呢?”

  “司命老儿,你说得可是真话?给人写命不是你的活吗?难道还有别的仙神掌管此事?”水清澈将信将疑道。

  “这谁能说得清?你能说得清伏羲、女娲等等这些上古大神都去哪里了吗?”司命神君反问道。

  水清澈摇了摇头,松了攥住司命神君衣襟的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