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南风泪

第二十八章往事重提

南风泪 师涵泽一笑 2538 2019-06-24 22:00:32

  那名女子见了水清澈与玉无暇却似认识他们一般,惊喜地飞奔来到他们面前参拜道:“小仙水波红见过应龙将军,见过伊山山神。”

  “呃……我们……认识吗?”水清澈迟疑道。

  看着眼前这名陌生的女子,水清澈是绞尽脑汁也没有想起她是谁来,甚至可以说他对她是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他又见那名陌生女子一直用脉脉含情地眼神看着自己,不由自主的就打了一个寒噤:糟了!莫非我又在哪儿惹上风流情债了?

  经过汀兰仙子一事,再多情的美女对水清澈来说都已不再是一种诱惑,而是成了祸水般的存在,让他唯恐避之不及。

  就在水清澈正紧张不安时,玉无暇开口说话了,“她就是清波潭的那条红鲤,吃了你丢得仙草后方有了今日的成就。”

  “你到是个有福气的!”

  知道了水波红的来历,水清澈不由的就想起了水清浅,一时间是百般滋味在心头。

  见水清澈低头沉默不语,水波红忙道:“小仙早就想来报答应龙将军的恩情了,无奈仙妖两界两隔,小仙一直不能得见恩人的面,今日得见恩人,还望恩人将小仙留在身边,让小仙以报将军的大恩!”

  “这都是你自己修来的造化,跟我没有多大关系,你不必将此事放在心上。”水清澈淡淡回应道。

  “那怎么行呢?小仙虽说修为浅薄,但知恩图报的道理,小仙还是懂的!”水波红坚持己见道。

  就在他们三个正说话时,牡丹仙子也来到凌霄宝殿内。

  一见牡丹仙子的到来,想起前尘往事,水清澈不由得就连连后退了几步,他在离水波红更远的位置站定道:“你要是想报恩呢,就离我越远越好,最好让我看不见你为妙!我家有个醋坛子,见不得别的女人离我太近!”

  牡丹仙子把水清澈这句话听得真真的,但她却装作一副什么都没有听见的样子,面无表情的就从他面前走了过去。

  “这——

  水波红一时不明白水清澈是什么意思,她转头向玉无暇请教道,“山神大人,应龙将军这话是什么意思?”

  “应龙将军家中早已有了如花美眷,他不希望你横插一杠子在他身边,扰了他二人的清净世界。”玉无暇笑着解释道。

  “我明白了!”

  水波红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又对玉无暇道:“那山神大人你……

  “我家有什么你最清楚,就更不必多说了。”玉无暇忙截住水波红的话。

  “应龙将军不要我,你也不要我,你们俩谁都不要我,那我岂不是多余的?”水波红垮了脸道。

  这时明华也来到了他们的身边,他正好听见了水波红说得话,于是出言安慰道:“话不能这么说!你是为你自己而存在的,不是为任何旁人而活,何来多余之说?”

  “谢天孙为小仙解围!”

  水波红苦笑一声道了声谢,闷闷不乐地站到一旁。

  稍时天帝驾到,也照样让司命神君翻了翻命簿,看看那水波红有什么职位可封。

  水波红是个无名小仙,并没有任何职位记录在册。天帝便随便封了她一个司书的女官之职,把她编入明华府中当差。

  处理完水波红的事,天帝又想起了一事,“五百年已经过去了,水清浅一事有着落了吗?”

  “启禀天帝,还没有!这天、人、妖、鬼四界都找遍了,还是没有发现她的下落,莫非她堕入魔界了?”司命神君猜测道。

  “不可能!决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水清澈断然否决了司命神君的猜测。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应龙将军倒是说说看,她的魂魄去哪里了?”司命神君追问道。

  “这——

  水清澈一时无言以对。

  见水清澈受窘,水波红心道:我报恩的机会终于来了!

  为了帮水清澈摆脱受窘的困境,水波红出列奏道:“启禀天帝,小仙知道水清浅的魂魄去哪里了?”

  玉无暇、水清澈原本想制止水波红来着,只是她话已出口了,他俩也就不便再说什么。

  司命神君不信道:“你一介初列仙班的小仙,怎么会知道五百年前的事?”

  “五百年前,水清浅渡劫时我当时就在清波潭,我自然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水波红挺了挺胸膛骄傲道。

  水清澈暗叹一声:你不是来报恩的,你分明是来报仇的!

  “对呀!水清浅来自清波潭,你也来自清波潭,她的事的确也没有比你更清楚的了。”司命神君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

  “水司书,将你知道地说来听听!”天帝也开口道。

  水波红清了清嗓子道:“那一日水清浅渡劫之时,并没有挺过九九八十一道天雷。我亲眼看到她的躯体尽数毁于一旦,就在她将要魂飞魄散之时,是伊山山神大人冒着被天雷劈中的危险,将她的魂魄强行收入了自己体内。”

  说到这里,水波红又道:“至于山神大人是怎么从天雷下救下她的魂魄的,这小仙就不清楚了!”

  水清澈原本以为水清浅只有半魂在玉无暇身上,却没有想到她整个的魂魄都在玉无暇身上,惊喜之余,他随手就捶了玉无暇一拳,埋怨道:“好你个玉无暇,你骗的我好苦呀!你知不知道我为清浅留了多少眼泪?”

  玉无暇还没来得及答话,天帝已沉下脸来道:“玉仙家,水司书刚才所说的话是真还是假?”

  “是真话!我答应过清浅会护她周全,所以冒险救下了她!”

  玉无暇见事情已隐瞒不下去,便干脆承认了此事。

  “她的魂魄现在何处?快把她交出来!”天帝震怒道。

  “她的魂魄就在我眉心的朱砂痣里,只是她魂魄受伤严重,怕是不能出现在天帝面前了!”

  说到此处,玉无暇面上已是一片痛苦之色。

  一提起此事,水清浅渡劫失败时的那一幕惨象,仿佛就又浮现在眼前,这让玉无暇很是痛苦。为了逃避这份痛苦,他便选择了刻意去遗忘这一切,绝口不提此事。现在往事重提之下,无疑是在揭他的伤疤,这让他又怎能不痛苦?

  南极仙翁走到玉无暇面前,伸手在他眉心查看了片刻,回禀道:“天帝,伊山山神所说句句属实,水清浅的魂魄的确在此。她有半个幽精之魂为仙,其余魂魄却受伤严重残破不全,若不是伊山山神体内还留有她一丝残血寖着她这些残魂,恐怕她早就魂飞魄散了。”

  “五百年前你为何不说实话?你可知道你犯了何罪?你犯的可是欺君之罪的大罪!”天帝震怒道。

  “来人!将玉无暇推到斩仙台上斩首示众!”

  听到天帝发令,几名天兵用捆仙绳绑了玉无暇,就要将他押往斩仙台。

  见天帝发了怒,水清澈、南极仙翁忙上前求情。

  水清澈先求情道:“天帝,就算是玉无暇犯了死罪,可他体内的水清浅是无辜的,现在水清浅全仗玉无暇的保护,才不至于魂飞魄散,他二人共生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还请天帝放过玉无暇吧?”

  南极仙翁后求情道:“请天帝息怒!伊山山神虽犯了欺君之罪,但他冒着生命危险从天劫之下救人,实属功德无量的好事。依小神看来,正是由于他的这种不怕牺牲的精神,才会感动了上天让他提前得到飞升。他是上天为我天界选中的楷模!依小神看来,天帝非但不能杀他,还应厚赏他才对!”

  众仙神一听,南极仙翁说的有道理,也纷纷上前求情,“仙翁说得对,请天帝法外开恩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