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南风泪

第二十三章岁月静好

南风泪 师涵泽一笑 2668 2019-06-22 06:13:17

  “我还听说东海龙三公主不仅生的姿容秀丽,而且还特别聪明能干,这么好的女仙,别的仙神求都求不来,你为什么又要拒绝她呢?”牡丹仙子面无表情的继续前行道。

  “公主多难伺候,我可伺候不!来。”水清澈嘟囔道。

  “你什么意思?那公主是个不好拿捏的主,难道我就是个好欺负的?”

  闻听水清澈此言,牡丹仙子不由大怒,她倏然转身指责道。

  水清澈跟在牡丹仙子后面正亦步亦趋地前行,也没有防备她会突然转身,匆忙间他也来不及刹住脚步。

  眼见他俩就要撞上了,水清澈灵机一动之下,干脆大手一伸,直接就将牡丹仙子拥入了怀中,嘴上还不忘了甜言蜜语道:“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哪里还舍得欺负你!“

  “放开我。你个登徒子!”

  牡丹仙子奋力挣开水清澈的双臂,面红耳赤道:“还说不会欺负我,你现在不就是在欺负我?”

  “误会!误会!我这不是没注意,怕撞着你不是,我这纯实属是无奈之举。”

  水清澈忙举起了双臂,以示无辜。

  “狡辩!“

  牡丹仙子狠狠地瞪了水清澈一眼,又整理了一下裙裾,才复又前行。

  “仙子等等我!”

  水清澈忙又死皮赖脸地追了上去。

  “离我远点儿,你个登徒子!”

  “都说是误会了,你怎么就不信我呢?”

  “只有鬼才会相信你说的鬼话。”

  “我水清澈对仙子一片真心可谓天地可鉴、日月可照呀!”

  “这套说词我已经听腻了,你少来!“

  “那我就再换一套说词,仙子喜欢听什么样的,我就说什么样的,包仙子满意。”

  二人渐说渐远,身影渐渐地消失在云海之中......

  水清澈年少英俊,又热情似火,在他强大的攻势下,牡丹仙子的芳心终于被他给攻陷。

  在天界因有了红颜作陪,水清澈回清波潭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少,渐渐的就不回了。

  玉无暇因多了半魂,性情跟着也发生了变化,从以前的喜欢清净变得开始喜欢起热闹来。

  因水清澈老不来,玉无暇苦闷之际就只能去找水清浅说说话、解解闷。

  水清浅却因渡了半魂给他,性情变得已不似以前那样活泼,又因为灵力损失严重,为了能将损失掉的灵力补回来,她更是日夜勤修苦练,是以也没多大心思陪玉无暇。

  这一日,玉无暇又来找水清浅,“清浅,你都连着一个月不到潭面上来了,也该歇一歇了。正好我从人间移植来的荷花也开花了,花非常的漂亮,你顺便也来看一看吧。”

  水清浅修炼得也累了,她便欣然答应了玉无暇的邀请。

  他二人来到清波潭潭面上,水清浅一眼扫过去,只见潭面上已多了一座竹制的凉亭,凉亭与陆地之间还衔接了一座九曲玲珑竹桥。桥旁、岸边触目之处满是碧绿的荷叶、粉红的荷花。

  玉无暇又从别处寻来了许多游鱼、青虾等等放入了潭中,那尾红鲤从此也不再孤单、寂寞,每日里带领着鱼群在潭里面不停地往来穿梭。有了鱼虾后又有许多飞鸟也肯停留了,整个清波潭变得比往常热闹了许多。

  水清浅看到眼前的这一切,板起面孔就教训了玉无暇一通,“无暇君,我劝你以后还是少往外跑为妙,倘若你再招惹上什么狐妖、虎妖的,我可再没有多余的灵力渡给你!”

  玉无暇脸一红,喏喏道:“放心,现在除了你能看我一眼外,再也没有别的人、别的妖肯多看我一眼了。”

  水清浅之所以会这样说玉无暇,原本也是关心他的意思,只是她没有想到玉无暇会有如此一说。

  看到玉无暇一副委屈的样子,水清浅不由开始反思自己的话是不是说得太重了。

  二人静默了一会儿,水清浅才道:“你脸上的印痕状如桃花,非但没有毁了你的容颜,反而给你添色不少,你以后还是尽量别再外出,还是小心为妙。”

  “我之所以会经常外出,原是想早日修成幽精一魂,好尽快把你的半个魂还给你之故。你放心,我会多加小心的。”

  玉无暇连说两句让她放心的话,水清浅也不便再多言。

  二人来到凉亭内坐定,玉无暇潇洒地一挥手,石桌上便凭空出现了一套白瓷酒具。

  “这是人族酿造的上好的竹叶青酒,你尝一尝。”

  水清浅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酒,赞道:“这酒不错,好喝!”

  这竹叶青酒入口清醇甘甜,很是合她的口味,不知不觉间,一杯酒就被她喝下肚去。

  玉无暇又给水清浅斟上一杯酒,也给自己也满斟了一杯。

  二人一边品酒一边欣赏着风景,静静地享受着这份宁静。

  几杯酒下肚后,水清浅便觉得身体舒服了许多,话也多起来,“无暇君,你先时为何要把本体、元神分开来修行?现在你为何又不用这种方法了?”

  玉无暇叹道:“你知道我乃是玉石所化,天生只有两魂两魄,这元神操纵起本体来便有诸多不便。我为了行动方便,这才放弃本体,以凝元神为实体的方式修行,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现在有了你给我的这半魂,我本体操纵起来已灵活了许多,上种方法我也就不用了,这一切都多亏了你呢。”

  “既然如此,你可一定要好好修炼,方不负我的一片苦心,为了我们能够早日成功,干了这一杯。”水清浅举起酒杯道,

  “干!”

  玉无暇举起酒杯,二人同时干了。

  “我要去练功了,以后有机会再喝!”

  水清浅摇摇晃晃站起身,只是哪里还站得稳,双腿一软就倒了下去。

  玉无暇眼疾手快,一把便将她揽入了怀中,“你喝多了,今日就先歇歇吧,明日再练功也不迟。”

  “那可不行!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还有五十年我就要渡劫了,不抓点紧怎么行。”

  水清浅边比划边要站起来,只是终究没有成功。

  玉无暇抱起她道:“我先送你回去,你先歇一日,也不差这一天。”

  他把水清浅送回房间,帮她躺好就要走。

  “玉无暇,我好怕!我怕万一渡劫不成,可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水清浅一把攥住他的衣襟,小声啜泣道。

  看到水清浅的眼泪,玉无暇忽然感到胸口一阵疼痛,他捂住胸口心道:这中感觉莫非就是心痛吗?

  意识到这一点,玉无暇不由一阵激动,他将水清浅揽入怀中,轻拍着她的背,安慰道:“不怕不怕!有我在呢,我一定会护你周全的,大不了我把灵力都还给你,把我的灵力也都给你便是!”

  “不行!我要你也活得好好的,要是没有了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水清浅泪眼婆娑道。

  “好好好!我们都活着,都活得好好的!”。玉无暇呢喃道。

  第二日,水清浅一睁眼赫然发便现玉无暇躺在她身侧,忙一把将他推醒,“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怎么会在这里,这就要问你了,昨晚是谁抓住我不放,不让我走的?”

  玉无暇坐起身,起身下了床。

  回想起昨天的事,水清浅忙双手捂住了脸,“都怪你,非让我喝酒,让我出了这么大一个丑。”

  玉无暇一笑道:“我倒没觉得你有多丑,反倒觉得你很可爱,喝醉酒了的你,才是以前的那个你呀。”

  “无暇君,我……

  “你不用多说,我知道你都是因为我,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我一定会勤加修炼,早日将半魂还给你,让你早日做回你自己。”玉无暇打断水清浅的话道。

  “好!我们这就去练功。”水清浅从床下一跃而下。

  自此以后,水清浅却再也不敢再沾酒,而玉无暇也开始尽心修炼,他俩修炼地累了,就在这凉亭上做些喂喂游鱼、飞鸟,伺弄伺弄花草等等诸如此类的小事。

  岁月就在这样的平静中悄悄流逝,转眼间水清浅渡劫的日子就要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