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南风泪

第十八章亦真亦假

南风泪 师涵泽一笑 2524 2019-06-19 22:28:01

  水清澈一走,玉无暇这边也坐不住了,也起身告辞道:“我去看看清澈他们,莫让他们再真吵出些什么事来?”

  “如此我就不多留无暇君了。待抓住鲨老大后,我龙三再重谢于您!”

  龙三边客气边将玉无暇送了出去。

  “公主言重了!此事不过是举手之劳的小事,公主千万不要放在心上。”玉无暇也客气道。

  二人客气着来到了殿外,玉无暇一抱拳道:“公主请留步!玉某告辞了!”

  “那无暇君您慢走!”

  送走了玉无暇后,这时的龙三已经是一身轻松。现在不仅抓鲨老大的事情有了眉目,而且还让她成功地抓住了一个挑起水清澈与水清浅之间矛盾的机会,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向着对她有力的一面发展,这让她不由十分开心。

  龙三好整以暇地端起了桌上的甘泉水,自言自语道:“水清澈呀水清澈,你不是说你俩从吵架到和解从不隔夜吗?今日我到要瞧瞧你们怎么个不隔夜法。”

  却说水清澈脸色不善地从龙三居住的宫殿出来后,便疾步匆匆地来到水清浅所在的房间前。

  “水清浅,你给我出来,给我出来!”水清澈运足了丹田之力大吼道。

  他这一吼不要紧,在龙宫中居住的许多不明真相的各路水族也被他给吼了出来。他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不由得开始议论纷纷。

  “出什么事了?”一蟹精问道。

  “不知道哇!看看不就都清楚了吗?”虾精回道。

  此时屋内水清浅运功已经进入到了入定状态,哪里听得见水清澈在吼什么,是以也没搭理他。

  水清澈连吼了几声,见水清浅还不搭理他,暴脾气就上来了,抬脚就向门上踹了过去,水清浅布下的结界连带着大门,瞬间就被他踹了个粉碎。

  感觉到结界被人破了,水清浅这才从入定状态回过神来,此时水清澈已早已进入到了屋内。

  水清浅收了功法,起身来到水清澈面前怒斥道:“你这是抽的什么风?好端端地踹门做什么?”

  “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对龙三公主撒谎说我们之间没有婚约?我们之间这么多年的感情,难道还比不过一块儿破石头吗?”水清澈怒斥道,

  见水清澈脸色铁青像是动了真怒的样子,水清浅心中不免有些纳闷:清澈今日唱得这又是哪一出戏呀?难道龙三又向他逼婚了?我与他之间有婚约一事原本就是他胡说的,就算是事情败露了,他也犯不着这么生气呀!

  想到这里,水清浅冷静道:“你又不是不知道玉无暇对我来说有多重要?我拿我们之间的婚约来换取他又有什么不可以?”

  水清澈哪里肯听水清浅的解释,又指责她道:“他重要难道我就不重要了吗?我们相互依存地走过了这么多年,他为你做过什么,而我又为你做过什么?你每次遇到危险时不都是我救得你,他有救过你一次吗?”

  水清浅以为水清澈这是故意演给龙三看的,忙小声提醒道:“戏演过了啊,我可没跟龙三提过玉无暇曾经化过形一事。”

  水清澈也小声问道:“如果我们之间真的有婚约,你还会拿婚约去换他吗?”

  “当然不会!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薄情呢!”水清浅翻了水清澈一个大大的白眼道。

  听了水清浅这句话,水清澈阴郁的脸色不由一扫而空,又小声问道:“我怎么薄情了?你从哪里看出来我薄情了?”

  “你前头刚刚招惹了龙三公主,转头就又移情于牡丹仙子了,你不薄情谁薄情?”水清浅鄙夷道。

  “你懂什么?这事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等有机会我再跟你解释!先继续表演吵架吧!”水清澈忙道。

  “刚才演到哪儿了?让我想一想。”

  水清浅想了一下,继续大声道:“他怎么不能救我?我就算是死一百次一千次,灵魂照样还可以转生。可我要是渡劫失败了就会魂飞魄散,再也没有转世的机会,现在只有他能帮我了,你说是你重要还是他重要?”

  不等水清澈答话,水清浅又大声道:“我知道你现在已经是神仙一级了,可我还是小妖一个,说不定你心中早就已经开始嫌弃我了呢!我现在主动提出解除婚约,你心中还不定怎么高兴呢,还装出这么一副假仁假义的样子给谁看?”

  “我哪里假仁假义了?假仁假义说得是你自己吧!为了活命你现在什么都敢出卖,我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你这么卑鄙呢?”水清澈也大声反击道。

  “好啊!你还有脸说我卑鄙!咱们俩到底谁卑鄙?你别以为你移情别恋龙三公主的事我不知道,你现在得了便宜你还卖乖,你还有什么脸说我?”

  水清浅嘴上跟水清澈吵着架,手上也不闲着,伸手就向水清澈的胳膊上拧去。

  “我错了!我错了!是我卑鄙行了吧?”

  水清澈被水清浅给拧得呲牙咧嘴的,忙小声求饶。

  水清浅抿嘴一笑收了手,“这还差不多!”

  又道:“该你表演了!”

  水清澈忙大声道:“你休要血口喷人!我与龙三公主之间是清白的。”

  “那是!龙三公主又怎么会看得上你这个土包子呢?”水清浅反唇相讥道。

  “你这个贱人,找打?”

  水清澈怒吼一声,一脚将一把凳子踢了个稀碎。

  水清浅趁机也摔了一个花瓶,“好哇,你敢打我,我今天跟你拼了……

  伴随着争吵撕打声,还有茶壶、茶碗、凳子、花瓶等不少物件也被丢出了屋外。

  见他俩吵得如此厉害,屋外这一帮看热闹的也被吓了个不轻。

  正在各路水族正在纠结要不要去劝架时,水清澈怒气冲冲地从屋内走了出来,“从今天起,你我从此就一刀两断!我原本还想着去找鲨老大给你报仇,从现在起你的破事我再也不管了。我这就向东海龙王辞行去!”

  “谁稀罕你猫哭耗子假慈悲?我还不稀罕你管呢!”水清浅披头散发地追出来骂道。

  此时在外面看热闹的各路水族早在水清澈从屋中出来后,就散了个无影无踪。屋外只剩下玉无暇一人还在外面伫立着。

  “你刚刚都听见水清浅说什么了吧?你还来找她做什么?你是心甘情愿想被她吞噬吗?”水清澈继续演戏道。

  “我这趟来就是想亲口听她说说到底打算怎么处置我的。”

  玉无暇面色凝重地走向水清浅走去。

  见玉无暇向自己走来,水清浅不由莫名紧张起来。

  玉无暇走到她身边传音入密道:“继续演下去。”

  水清浅会意,忙道:“你不要听水清澈胡说,我开始是想将你的灵力吞噬掉来着,可自从你化形为人后,我就改变了原来的主意,我现在已经喜欢上你了,我想要与你在一起,我们一起潜心修炼做一对神仙眷侣好不好?”

  说完这话,水清浅脸上的红晕已经快要红到脖子根了。

  玉无暇脸色变了几变还没说话,那边水清澈已大骂出声:“无耻贱人!这么快就找到新的相好了。”

  说着上前就想打水清浅。

  玉无暇一把攥住他的胳膊,“你们二人婚约已经解除,她已经跟你没了关系,她怎么就不能另寻良人了?”

  “这个女人的话你也信,你还真是个实心眼,真不愧是石头所化,有你后悔的那一天!”

  水清澈抽回了胳膊转身离去。

  待水清澈离开后,水清浅上前对玉无瑕道:“多谢无暇君刚才帮我拦着他,我已打算离开东海回清波潭,你同意不同意跟我走?”

  “进屋再说。”玉无暇微微一笑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