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重生后我成了豪门

第五十六章 棋子

重生后我成了豪门 捡秋 3125 2019-07-31 11:54:00

  似乎她的责任和压力重了,但是她却好久没有像今天这样感觉到幸福和快乐的了。从压抑的前世的晦暗中,现在才算是真正的找到一丝晴朗。前途依然是多舛的命运,但是阴霾却笼罩不住安筱若那颗充满力量和勇气的心。

  就像暴风雨前的海燕,让暴风雨来得更凶猛些吧,她不害怕,更有顽强的抗争力量。

  陶冰洁揉揉安筱若的头,嘴角露出灿烂的微笑,“以前只听说过你的恶名,听说安家的大小姐就是混世小魔女,现在我才知道,那些谣言的杀伤力多大了,居然将你这样可爱的小女生,描绘成魔女那样可怕。所以说,有时候,不能只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有亲眼看见的事,没有亲耳听到的话,真的是没有公信力的,如果只听信传说,真的会先入为主的片面认定一个人的好坏,然后就从心底形成一层阻隔,左右人的视角,听信那些讹传,然后将误会延续下去。”

  安筱若听完哈哈大笑,“姐姐是在作检讨吗?后悔以前错想我了?嗯哼,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孺子可教也。”

  “切!”陶冰洁立即不屑的冷哼,但是随即也跟着安筱若大笑起来。

  气氛就在笑声中,变得好融洽。

  以致连外边的人,听到这快乐的笑声,都忍不住敲门进来,想一窥究竟。

  不过,陶冰洁一看来人,可笑不起来了,速速的挂下脸色,然后匆匆走到办公桌前,忙碌起来。

  安筱若可不受妨碍,见到来人,亲热的迎过去。“谢叔叔!”

  谢荣生呵呵笑着搭腔,“小丫头,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哦,来看你的呀,但是刚刚你不在呢。所以过来和陶姐姐聊一下。对了,我现在可是将陶姐姐当亲姐姐似的哦,谢叔叔可不要错待她哦。”安筱若一边对着谢荣生撒娇,一边回头对着陶冰洁眨眨眼睛。

  陶冰洁对着安筱若吐吐舌头,但是察觉到谢荣生也对她投注视线,立即正正脸色,干咳一声,继续像模像样的工作。

  “呵呵,既然你都发话了,要罩着我这个徒弟,那么我这个做师傅的除了说荣幸,还能说什么呢?呵呵,走吧,去我的办公室,我那里有好吃的。”谢荣生无比宠爱的望着安筱若,轻轻摸摸她的头。

  “呀,陶姐姐刚才也摸我的头来着,看来你们两个的习惯还真一样呢。”安筱若调皮的调侃,在谢荣生面前,她真是肆无忌惮,知道谢荣生疼爱她,所以这就叫恃宠而骄,她说完了话,还故意的对着后面的陶冰洁望了一眼。

  而陶冰洁似乎极为认真的工作,仿佛根本没听到她的这句话似的,只不过那张充满英气的脸上,微微的透露出两抹嫣红……

  谢荣生可没将安筱若的话当回事儿,他光明磊落,心无杂念,所以才不会去深想安筱若这句话额外的意义,只当是小女孩的有口无心,对安筱若笑着说:“走吧,去我的办公室看看。”

  “陶姐姐,以后再来找你哦。”安筱若对着陶冰洁说再见。陶冰洁才抬起那比桃花还娇艳的脸,对着安筱若会意的点头微笑。

  在谢荣生面前,安筱若觉得自己应该小心点了。上次在医院里,她对谢荣生说出真话,却遭到他的质疑,甚至因为她是在猜忌自己的母亲墨舒宜,惹来他不小的反感,以后当真不要触及他的忌讳,在他面前展露她心机沉的一面。

  安筱若此时觉得这个谢荣生跟自己的母亲墨舒宜一样,也是保守的那种人,可能是因为他和母亲墨舒宜差不多是同一个时代的人,所以有着相同的思想概念,伦理道德标准,这样的人,重情重义,但是思想太顽固派了,难以接受新事物。所以还少惹他为妙。

  到了谢荣生的办公室,谢荣生去拉开办公室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盒奢华包装的黛堡嘉莱巧克力,交给安筱若,“这是我的朋友从法国回来的时候,带回来送给我的。”

  安筱若一撇嘴,“叔叔早知道的呀,我不爱吃巧克力。”

  谢荣生呵呵笑着说:“就算你吃,这个你也不稀罕,我不是让你吃的,是让你送给你的陶姐姐的。”

  安筱若眨眨眼睛,讶异的说:“为什么让我送给陶姐姐,你自己直接给她不就行啦。”

  “冰洁老是加班,她低血糖,吃颗巧克力的话,会对她的身体有好处。你拿给她吧,我这个老男人送小女孩子巧克力,不太合适,这里是办公室,眼睛太多,稍有什么,不知道会被人讹传成什么。你就帮我送给她吧。”谢荣生直接讲出他的顾忌,毕竟在这个时代,什么上司潜规则女下属的事,早就让男上司和女下属间,造成敏感区,即使安筱若还是小女孩,但是现在的孩子都早熟,谢荣生相信安筱若能理解他的避忌。

  安筱若接过那盒巧克力,别有深意的望了谢荣生一眼。难得他还对陶冰洁有这份关切爱护之情,也不枉费陶冰洁的一片痴心了。只是还是好遗憾,安筱若想起前世当陶冰洁惨死以后,谢荣生伤心欲绝大病不起,心中就好一阵酸涩。

  现在谢荣生自己都不知道吧,他对他的爱徒已经慢慢的产生了超越师徒情分的感情。

  这会儿,安筱若才觉得她似乎想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前世为什么陶冰洁为什么会离开公司,转走,或者是因为她对谢荣生挑明了情感,遭到拒绝,才心灰意冷的离开逃避吧。

  爱情这样的事,很难说谁对谁错?当它来了,明知道爱错了,但是谁又能将爱情收放自如的摆布呢?

  就像她,前世明明知道那个负心人何等的辜负他,但是她还是执意为了一颗树,就毁掉了整片森林。

  联想到自己身上,心又被撕裂了。这痛苦的感觉,是她害怕触及,没有能力承担的,所以她只有逃避。

  狠狠的摒弃自我的感觉,安筱若假装听完谢荣生的话,似懂非懂的样子,想了一下,才说:“说的好深奥,反正谢叔叔好麻烦,好啰嗦,想送谁东西,直接就送了就是,遮遮掩掩的不是更让人怀疑啊,不过看在是送给我的陶姐姐的份儿上,我就帮谢叔叔这一次。那么我拿去给陶姐姐啦。”

  谢荣生还是呵呵笑着,点头。

  安筱若拿着那盒黛堡嘉莱巧克力,走出谢荣生的办公室,走进陶冰洁的办公室。

  陶冰洁正在敬业的工作着,不过看着安筱若拿着那盒黛堡嘉莱巧克力,立即停住工作,“拿什么好东西?”

  安筱若走到陶冰洁的办公桌前,隔着桌子将巧克力交给陶冰洁,“看吧,你的好师傅,说是给我拿好吃的东西,结果呢,原来是想让我当跑堂的。呶,这是他让我交给你的,我说为什么他不自己送过来,他就说了一大堆理由,根本就是个老迂腐吗?都什么时代了,婆婆妈妈的,顾东顾西的,真是老夫子一个。”

  陶冰洁接过巧克力,眼睛里闪动着快乐的阳光般的光泽,她似乎根本就没听见安筱若在说什么,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盒巧克力上。

  “喂,发什么呆呢?”安筱若靠近陶冰洁的脸,对着她猛地出声,吓了陶冰洁一跳。

  “哪有想什么?”陶冰洁调整脸色,眼神分明心虚了,可是依然嘴硬的不承认。将巧克力顺手放进抽屉,继续工作。

  “你师傅说的哦,说你低血糖,感觉不舒服的时候,就吃一颗。”爱情的滋味,安筱若在陶冰洁此时的身上,深深的嗅到了那股浓郁的味道。

  可是爱情更像是美丽的罂粟花,当你情不自禁的被它吸引,被它的美丽所征服,那么往往最后的结果是被诱惑荼毒。不是每一段爱情都是幸福的,也不是每一种爱情都是被祝福的……

  安筱若又有些感伤起来。

  为什么她突然这么多愁善感起来了?前世对爱情的伤,为爱的痛,甚至为了爱残缺了自己,毒害了自己,那些残忍的承受,还不够她对爱情死心吗?不要再想了,今生她没有资格再去为了已经明确的一段错误,却继续自虐。

  安筱若一遍遍的警告自己,让自己从她不想衍生的感觉中逃离出来。

  她现在要的事情还很多,没有时间浪费在这些没有意义的情绪上。

  多了一个战友,多了一份力量支持,安筱若对未来还是觉得信心满满。

  连玉杏那边,陶冰洁可以帮她去查,那么她下面就要开始着手对付连静芬了。

  告别陶冰洁,离开天泽的办公大楼。

  安筱若在车上打电话约蒋丽茹出来喝茶。

  自然,这个喝茶是假的,安筱若的别有用心是真的。

  蒋丽茹真的是一个很好利用的棋子。

  在赴约前,安筱若特地去她常去的服装品牌店,认真挑选了一套晚宴礼服。

  白色斜肩的希腊式连身皱褶裙,搭配昂贵璀璨的钻石项链和手链,奢华高贵。

  一般安筱若都不喜欢戴首饰的,但是今天就是个例外了,只因为她的别有用心。

  和蒋丽茹在相约的地方见了面,这时候天已经黑了,所以所谓的喝茶就改成了一起吃晚餐。

  安筱若亲切的挽住蒋丽茹的胳膊,带她走进全苔北市最顶级的超五星酒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