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重生后我成了豪门

第五十一章 是非

重生后我成了豪门 捡秋 3115 2019-07-26 11:52:55

  不管心里怎么样的憎恶,出于基本的家教,安筱若还是要和安青山等一干人说再见的。

  可是她还没说出口,那边安天芳就话锋犀利的针对起安天俊和连静芬来了。“天俊,我就真不明白你了,我们安家何等身份,讨什么样的老婆讨不到,你偏偏一头扎豆腐里了,那豆腐是吃着鲜嫩,可是别忘了,那豆腐也是有豆腐渣的。你当初的眼睛怕是瞎的吧,没分清豆腐和豆腐渣有什么区别,这会儿,你自己吃亏倒算了,连累我们安家,也跟着倒霉,被这豆腐渣污秽了门庭。”

  虽然安筱若一项不喜欢她的那两个姑姑,但是不得不说安天芳这话骂的——有水平!

  安筱若在心里哈哈大笑。眼看着连静芬在那里气的脸色青了白,白了青的,却不敢发出一句回驳的话。

  连静芬也惹不起安天芳。

  不得不说,安天芳和安天泽都是安家的“人才”,比起两个弟弟妹妹,安天俊和安天芮强之百倍。

  安天泽就不必说了,这安天芳一条“毒舌”,可是天下无敌。

  一边安青山看着大女儿“毒舌”出动,阴沉着脸色,直接拂袖回房间了。

  安筱若估摸着她的这个爷爷,肯定这会儿不知道该站在女儿这边,还是儿媳那边了吧。

  外人面前一项说一不二的安青山,管理自己的子女却何其无能。也就是安天泽孝顺,将这个老子真的当老子了,其他的就免谈了。

  安青山回房间了,蒋丽茹自然也跟上。

  墨舒宜见此情景,立即示意安筱若,走人。

  安筱若和墨舒宜母女,以及秦瑶、方妍,一起上了劳斯莱斯回家。

  车厢里,安筱若总觉得有种熟悉的香水味,而且那香水引发安筱若骨子里的一种恐惧感,因为那香水的味道分明就是前世那个妖孽,最喜欢用的ANTAEUS力度男性淡香水——

  安筱若不停地用鼻子四处嗅着,想知道到底是从谁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水味。

  这样的举止自然惹起了墨舒宜的疑惑,问道:“筱若,你在闻什么?”

  “车厢里有股男人用的香水的味道,妈,你闻出来了吗?”

  墨舒宜仔细的嗅了嗅,然后摇摇头,“是有香水味,但是应该是我身上的吧,你该熟悉的我身上香水的味道呀。”

  “不是,不是你身上香水的味道,这香水是男士专用的,和女士香水非常不同。”安筱若确定的摇头,她的嗅觉一向很灵,鼻子太敏感,有点刺激的味道,她就能嗅出来。

  墨舒宜依然茫然,“不是吧,我觉得就是我身上的香水味,你再过来闻闻,是不是我身上的味道。”

  安筱若断然的摇头,“不是,绝对不是,就是有种男人香水的味道。”

  她们母女这么折腾,弄得秦瑶和方妍,也都跟着嗅起来。尤其秦瑶更是脸色大变,只是车厢里光线暗淡,不能轻易被人察觉罢了。而且她还心虚的嗅着自己身上的味道,不过安筱若却并没有注意到。

  安筱若慢慢的嗅着,终于有了方向,她发觉香水味是从她坐的座椅上散发出来的。贴近了座椅靠背再秀一下,果不其然。可是她们家的车子上怎么会有这ANTAEUS力度男性淡香水的味道?

  太诡异了,太恐怖了!

  安筱若猛然间想起那个漆黑的房间内,那个妖孽禽兽般的……

  立即,安筱若全身冷汗,开始瑟瑟发抖。

  “康叔,谁还用过这车子?”安筱若声音颤抖,走调的声音有些像女鬼似的阴栗。

  这声音将车子上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司机康叔从车厢后视镜中看了一眼安筱若,他也被吓到了。“是一个客人。”

  安筱若的头“嗡”的一声响,声音变得更尖了,像是女鬼的尖叫,“什么客人?”

  墨舒宜足足的被安筱若吓得不轻,不明白女儿这是怎么了,不等司机康叔给安筱若解释,她就开口说道:“是小杰的朋友,有事提前要走的,当时我正好和你宇文伯伯说话,我就让老康去帮着送了一趟。”

  什么?宇文杰的朋友?安筱若彻底崩溃了。

  天!怪不得她当时看到那个背影觉得似曾相识……

  是那个妖孽,是那个妖孽……

  安筱若全身无法控制的抖了起来,那份惊恐的样子,让墨舒宜看到了失声惊叫——

  “筱若,你怎么了……”

  怎么会这样呢?现在还距离前世那个妖孽出现,有一段时间呢。她用笔洗砸的她那第二个画教还没出现……

  然而,安筱若很快就被那种吊诡的感觉抓回来。

  那个她用来砸第二个画教的玛瑙蟠桃的笔洗,已经坏掉了呀——

  安筱若再次想起当时砸坏笔洗后,心中突然产生的吊诡感觉,立即心口揪紧了。

  天,命运真的开始改变了吗?

  而她到底是该惊喜还是该恐惧?

  那个妖孽……

  居然比前世提前出现了……

  “筱若,筱若……”墨舒宜惶恐不安的呼唤着安筱若,不知道女儿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那么害怕的瑟瑟发抖?

  安筱若因为墨舒宜惊叫声回神。看到秦瑶和方妍都一脸紧张错愕的望着她,虚弱的笑笑,“没什么,我没事。”

  有事也不能说呀!安筱若心里苦涩的要命。当秘密无人分享的时候,身边围绕在多人也是没有用的,依然是孤零零的自己。

  可是,她知道她是没有资格抱怨的。曾经她都不爱自己,狠心的将自己交给死神,如今却能得到这重新来过的机会,已经是极大的幸运了。

  深深的呼吸,安筱若慢慢调整自己的状态。

  她在怕什么呢?连死都不怕的她,居然还怕那个妖孽吗?哼,笑话。

  安筱若心里勇气倍增。她要和很多人斗,身边更没有支持自己的力量,如果自己再稀松了意志,那么就枉负着重生的意义了。

  而且,如果她懈怠了,那么前世幕幕重演,除了她受害,更有她最爱的母亲和知己,也会沦陷那个魔鬼的算计中,万劫不复。

  安筱若越想越觉得自己责任深重。

  那个妖孽终于出现了,那么就让她和他好好的斗斗法。

  她承受过的,她要加倍送还给那些伤害过她的人!

  前世的仇恨,今生今世她要他血债血偿!

  安筱若此时的脸上氲氤着一层阴冷的寒霜。眼神更是冷酷的骇人,只不过车厢的光线暗淡,阻挡了其他人对安筱若表情,有这个发觉的机会。

  她必须抓紧了。安筱若意识到对于父亲安天泽暴毙的原因,她该着手调查了。

  这些天来,虽然和陶冰洁的互动没有多少,但是因为她资助陶冰洁的嫂子出国学习家政学,然后给陶冰洁的哥哥安排了稳定的工作,并将陶冰洁的小侄子,送到了教学最有口碑的公办小学,这些为陶家做的事,陶冰洁还是感恩不少。对安筱若的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这样安筱若就有了切入点。中国人最大的特点就是人情关系网。每个被套牢其中的人,都像被蜘蛛丝裹住,不会轻易挣脱的开,纵然个人的利益点不同,有人为金钱,有人为感情,都难逃其中。

  而对于秦瑶这边,安筱若基于前世的根基,对秦瑶还是相当信任,即使她为今天晚上的事情感到疑惑。可是她还是决定将这个质疑放下了。抛开前世的事不说,安天俊是何等的人,曾经流连花丛的花花公子哥,多少美女都被他始乱终弃,要不是连静芬颇有些手段,这会儿安天俊的老婆还不知道是谁呢?

  秦瑶是整容整的很漂亮,丑小鸭变天鹅了,但是之前安天俊是熟识秦瑶的,怎么可能忘记这个人工美女,以前面貌是多么令人不敢恭维。即使动了什么心肠,也应该发展的这么迅速。

  所以安筱若将秦瑶和安天俊,有可能暧昧的猜测搁浅了。

  回到家,安筱若想让自己脸色扮演的好看一些,但是她始终摆脱不了那抹压抑。

  太多事,需要她去做,可是一个分担的人也没有。

  和墨舒宜、秦瑶道了晚安,然后安筱若在墨舒宜的忧心目光的注视下,回房间睡觉。

  一夜失眠,恶梦不断纠缠。

  在安筱若的梦境中,不断重复的出现自己被那个妖孽凌辱的情景。

  让她流尽了眼泪,另加百倍的惶恐伤痛。

  恶梦惊醒。安筱若全身都被冷汗浇透。

  她突然想起父亲的那间书房。

  从前,那是她最爱的地方。

  小时候淘气调皮她,最喜欢的就是骑在父亲安天泽的背上,让父亲弓着身子,在书房里到处爬。

  多少父女情深的记忆就在书房里。然而多年后那里却成为烙印安筱若耻辱的地方。

  想到那个妖孽就是在书房里凌辱的她,安筱若全身瑟瑟发抖,双拳紧握,她再也受不了了。

  强忍到天明,她爬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直奔楼下,然后召唤所有已经上班的小时工,将书房里的东西全都搬出去。

  她要将书房彻底改头换面。扫平心底隐埋的梦魇。

  墨舒宜和秦瑶被嘈杂的声音吵醒了,分别打着哈欠下楼来。

  看到眼前的情景,墨舒宜一下子就愣了,不明白为什么书房里的东西都跑到大厅里来了。

  “将家具都放到库房里去,一件都不留。其他的古玩字画,搬到尾角的那间屋子里去。”安筱若在那边指挥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