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重生后我成了豪门

第四十一章 怕打扰你

重生后我成了豪门 捡秋 3236 2019-07-16 12:56:00

  其实即使安筱若也烦被人说她像她的小姨什么。她讨厌她那个小姨。若不然,也不会放着亲系里明明有那么出名的女画家墨舒慧,不让教她画画,反而请别人了。

  并且墨舒慧曾经得过失心疯,在安筱若小时候某次犯病,差点没失手掐死安筱若。

  打那以后,墨舒慧就成了特级危险人物,没人再敢让安筱若有机会独自和她相处。

  安筱若也因为对墨舒慧的反感,很少去注意墨舒慧画的那些画,除了听说墨舒慧在画界挺出名的,别的一无所知。

  时间一分分的过去了。安筱若专注着绘画,连身边已经站了人都不知道。

  那是个有着无比清俊美好面容的年轻男子,又密又长的睫毛下,是乌黑透明的眼珠,黑得像深夜的雨雾,淡色的双唇,略微苍白的脸色,恰恰透露出一股异常诱人的艳色,如同清冷冷的,带着异香的栀子花……,身穿着珍珠白的衬衫,衬着他此刻微显苍白的脸色,居然有种奇异的华丽感。

  男子就站在安筱若的侧面,能够清楚的看到安筱若的画笔在画布上,熟练的描绘,也能看的到安筱若淡雅清傲的侧脸。

  在男子眼神中不断流露出对安筱若的画技惊叹目光后,他的眼神转而深深凝视安筱若,然后,淡色的双唇薄薄的渗透出一丝赏识的微笑。

  一声蜂鸣的电话铃音,倏然间响起,男子似乎不想打断专注画画的安筱若,迅速的从衣袋里拿出手机,按下关机键,然后轻盈着步履速度的走开。

  尽管那男子离开的动作很轻,但是安筱若还是从眼角的余光,看到从地上晃动的身影。不过,她以为是姚芊芊,并没有在意。心神还在那幅将要完成的油画上。

  又过了若许时间,安筱若嘴角露出满意的微笑,放下手中的画笔。

  那张画布上,一个向着远方走去的俊美男子,转回头的笑颜,如同灿烂耀眼的霞光,晃得人眼睛都有些睁不开,而他向后伸展的右手,像是在召唤某个迟在身后的人——

  栩栩如生的画卷,让每个看到这幅画的人,都会有种入画的错觉,以为那个天使般容颜的男子,就是对自己伸出手,微张着的唇,就是呼唤自己的名字……

  行了,大功告成。安筱若对自己的画笔十分满意。想起刚才似乎是姚芊芊过来的,这会儿怎么又不见人了。

  安筱若四下里观望,没看到姚芊芊的人影,却看到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子,向她这边蹦蹦跳跳的跑过来。

  觉得那个小女孩似乎是奔着自己来的,安筱若一直笑盈盈的望着那个小女孩,果然见她手上拿着一瓶苏打水,对着自己走过来。

  小女孩一双眼睛乌溜溜的,长得很可爱,看到安筱若开口说:“姐姐,刚刚那边有哥哥让我将这瓶水给姐姐喝。”说完往身后的方向指去。

  安筱若顺着小女孩的手指方向,望过去,看见许多人,不知道小女孩指的是哪一个。不过仍是接过苏打水,俯身摸摸小女孩的头,微笑着说:“谢谢你呀,小妹妹。”

  “不客气!姐姐再见。”小女孩又蹦跶着走了。

  安筱若将苏打水随意的放到椅子上,她不会喝的。虽然这瓶水完全还是密封的包装,但是今生的安筱若很难再将信任交给未曾谋面的陌生人。

  不过,她无意中想起这个品牌“XXX”,曾经是某个人最喜欢的苏打水品牌……

  安筱若觉得倏然间就像有把钩子,猛的狠狠的在她的心上勾了一下,扯出她揪心的痛,撕裂着心上的某道已经陈年的伤口,再次鲜鲜的渗出血色……

  就在安筱若出神的时候,一个略微低仄的女孩子声音响起——,“你早就过来啦。”

  安筱若收回心思,转头顺声音望去,见正是被护士推着坐在轮椅上,姗姗来迟的姚芊芊。

  镇压下又想造反的心痛,安筱若在脸上调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望着姚芊芊点头,“我看着这里东西都准备好了,一时手痒,就忍不住画了幅。对了,你想要我帮你画什么呢?”边说,安筱若边要将画布从画板上取下来。

  “等一下!!!”姚芊芊注意到那幅画,立即失控的惊叫,自己滑动轮椅冲到画板前,在她的眼睛中早就有氲氤的水雾,到她面对画板的时候,水雾终凝结成晶莹如露珠的泪水,扑簌簌的不断滑落她的眼眶。

  安筱若心中满意的看着姚芊芊无比激动的,颤抖着手指想要轻触画布,及时的提醒她,“画布还没干,会弄手上油彩的。”

  姚芊芊立即惶恐的收回手指,但是她的泪水如决堤的洪水,再也无法控制。

  “元澈……,元澈……”姚芊芊嘴里不断呼唤着这个名字,已经完全不顾及崩溃的情绪,给旁观者造成愕然。

  安筱若面对失控的姚芊芊,心中一片唏嘘。

  心痛又纠结上来了,她何尝不明白姚芊芊此刻对爱人思恋的心情呢?

  对爱的恋,对爱的思,更有对爱的伤,让安筱若铭心刻骨的记忆,从回忆里的搁浅沉沦中,再次复醒,慢慢游向被她冰封了情海……

  不能再想了!安筱若狠狠的咬住唇,她现在是谋划和姚芊芊的友情奠基,不是揪出她一百分想要遗忘的,用那丑陋的伤痕,来鞭笞自己。

  一直默默等到姚芊芊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安筱若才适时的开口,“怎么着了?为什么那么激动呢?”

  姚芊芊拭干眼泪,喉咙间仍是低泣浅存的规律的抽动声,“这画中的人……,好像是我的一个朋友。”

  安筱若假装愕异似的惊叫,“是吗?不会这么巧吧。这画中的人,是我的朋友呢。”

  姚芊芊吃惊的抬头,“你的朋友叫什么名字?”

  安筱若刚才说的自然都是假话,这刻自然也是顺着往下编瞎话,“我的朋友叫聂晨,是你认识的人吗?”

  姚芊芊的眼中的光黯淡了些,摇摇头,“不是。可是好巧哦,和我的朋友长的一模一样。”

  安筱若继续假装惊讶,“是呀,看来我们挺有缘分的呢。同在一场车祸中受伤,醒来后又被亲人认错,然后现在认识的朋友,居然也能长得一模一样。”

  姚芊芊睁大眼睛,“呀,你就是那个阿姨的女儿呀。”

  安筱若点点头,“是不是很有缘分呢。呵呵……”

  姚芊芊脸上浮现真诚的笑容,对着安筱若郑重的伸出手,“重新认识一下,而且再说一下,真的好高兴认识你,还有阿姨。”

  安筱若脸上的灿烂笑容,阳光一样的耀眼,“彼此彼此。”安筱若在心里满意的微笑,成功,这一次她是真的走进姚芊芊的信任区了。

  “可以将这幅画送给我吧。”姚芊芊眼神中含着无比的期待,那表情更像个乞求着大人宠爱的小孩子,让人不禁的怜惜。

  安筱若眼中含笑的说:“当然可以。对了,你还想我画什么的?”

  姚芊芊摇摇头,“不用了,就这一张画就让我如获至宝了。”在她的脸上流露的是无比满足的欣慰表情。

  “难得你这么欣赏我,让我倒觉得汗颜了。”目的达到,安筱若也就不愿再呆下去了。画画的时候投入,不觉得炙热,这会儿,即使在凉伞下,干燥的热风,让人闷热的情绪发燥。“有点累了,我回病房了,有时间再聊。”

  姚芊芊用力的点点头,“心情好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多多出来走走哦,我会总在这里的,希望能和你常常聊聊天。”

  “好的。”这不是正中安筱若的心怀吗?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转身离开,走到阳光下没几步,撑着阳伞的方妍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出来,给安筱若打伞遮阳。

  “在哪了?这么快出现?”安筱若侧脸瞄了方妍一眼。

  “早就出来了,和太太一直在那边等着了。看你在那边画画,太太不让打扰你。”方妍指指旁边迂回的游廊。

  安筱若望过去,看着母亲墨舒宜果然坐在那边,正和一个年轻的男子说话。

  安筱若的心中又是翻起一层惊浪,那个年轻的男子站着的侧影,那么熟悉——,可是安筱若也有所觉悟,知道自己是多心了,明明是认错了的——

  她和方妍一起往游廊那边走去,但是那个男子接听着电话,顺着游廊走开了。

  所以安筱若又只是看到仿若相识的背影而已。

  等安筱若走至,墨舒宜没说别的,先解释那个年轻男子的身份,“那是姚芊芊远方表叔,刚才和我聊你了。”墨舒宜是怕女儿又对她沾了误会。

  安筱若“哦”了一声,挑挑眉,心中略微疑惑,不明白母亲和那个男子的话题,怎么扯到她的身上的。不过,也没什么可在意的,一定是母亲对人家单方面的夸自己了。

  直到墨舒宜说出下一句话,安筱若才一惊——

  “那孩子刚才看到你画画了,对你欣赏的不得了。”

  “什么?他哪一会儿看到我画画了?”安筱若想起她画画的时候,是感觉有个人影在她身后晃的,当时她还以为是姚芊芊呢。

  墨舒宜淡笑,“人家是看你画画专注的不得了,怕打扰你。所以小心翼翼的离开了。渴了吧,这水也是那孩子买的。”说完,墨舒宜将一瓶苏打水递给安筱若。

  安筱若这才恍然,她画画的时候,让那个陌生小女孩给她送水的,也是那个男子吧。

  可是安筱若依然拒绝喝,这一次倒不是有关信任的问题,而是隐藏心灵深处的一个避忌。什么原因只有她自己知道。“不喝这个牌子的,方妍给我买别的牌子的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