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重生后我成了豪门

第三十九章 一定是他

重生后我成了豪门 捡秋 3390 2019-07-14 12:10:00

  “安天芮呢?那天,她不是找你闹事了吗?”说到底,安筱若还是觉得应该庆幸吧,至少没像前世那样,安家那么逼迫母亲墨舒宜,没动辄上法庭的肝火。

  墨舒宜苦摇头苦笑,“那边也没事了,这些你就不用操心了。”

  安筱若心里真是气炸了,母亲虽然不肯说,但是一定的是又损了钱财,费了心机。那一帮混人,除了想尽办法的算计,就是将这边当如来佛似的,不烧半柱香,却想尽办法的讨好处。也怨不得她父亲安天泽那样冷血,遗嘱上极力的不让那帮恶狼得半分便宜。她现在是没有能力,等着她能掌控局面,一定好好收拾那些恬不知耻的人。

  安筱若心里真是气炸了,母亲虽然不肯说,但是一定的是又损了钱财,费了心机。那一帮混人,除了想尽办法的算计,就是将这边当如来佛似的,不烧半柱香,却想尽办法的讨好处。也怨不得她父亲安天泽那样冷血,遗嘱上极力的不让那帮恶狼得半分便宜。她现在是没有能力,等着她能掌控局面,一定好好收拾那些恬不知耻的人。

  墨舒宜瞧着安筱若的脸色变得好难看,知道女儿的坏脾气,一向不知道什么“忍一时风平浪静”的道理,轻轻的握紧安筱若的手,“钱财都是身外之物,没必要那么看重,现在我们母女这样平安的生活,比什么都让我感到欣慰。”

  安筱若无奈的叹息,母亲怎么知道她的淡薄名利,只是助长了那些狼子野心的人更重的贪婪。就如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善良施予的人不对,到头来给自己的就是祸事。

  “好了,好了,总说那些烦心的事做嘛?”周芷晴一旁对安筱若的冷脸色看不下去了,开头转移话题。还是她细心注意到安筱若手上沾到的水彩,“你手上怎么弄了,上哪里画画了?”

  安筱若低头看下手指,也想起实在不必要为已经发生的事烦扰,还有很多事要她去铺垫谋划。“是一时手痒,看着那个姚芊芊在园子里画画,画本来完成了,却遭了点墨汁弄砸了,我就忍不住给添了几笔。哪知道她极为喜欢,还要我下午帮她画张油画。”

  墨舒宜虽没见着女儿画那张画,但听着安筱若的话意,得到了那姚芊芊的赞赏,心里立即喜了。“筱若,从小就有画画的天赋,随便涂鸦的画稿,都会被人夸天才之作。只是太随性散漫,就是不肯专注。若不然我们安家早就出来名画家了。”

  周芷晴对墨舒宜的话颇为赞同,“这倒是真的,不过这死丫头,真是不上进。懒得跟猪一样也倒罢了,偏偏死脾气臭的要命,上次我介绍的那个画教,可真是没少受她的气。弄的我后来再见到人家,都恨不得捂脸藏起来。”

  周芷晴对墨舒宜抱怨安筱若,不过这倒提醒了安筱若,那个前世被她用笔洗砸走的画教,未久就要出现了。希望到时候,她能好好利用,纵然现在发生的事,让她有些丧气,极力想改变的事,终究没逃过宿命的安排,不过,她要是就此罢手,这重生还有什么意义?

  于是,安筱若撇嘴说:“切,我脾气臭,你怎么也不问问你那个朋友,他个脾气又好到哪里去了?一派的臭清高。”

  周芷晴立即呲牙,“少来,我还不知道你吗?少推卸责任,脸皮厚也倒罢了,偏偏还蛮不讲理。”

  安筱若一脸无辜的娇嗔,“哼,你才不讲理呢,这天底下还有比我更通情达理的人吗?”

  “额……呸!”周芷晴一派夸张的想要呕吐的表情,“是找不到比你更不要脸的,是真的才对!”

  安筱若耍赖的哇哇大叫,“我的脸好好的就在我的脸上,我什么时候说不要的了?你休要造谣生事!”

  墨舒宜看到两个人又像以前一样斗起嘴了,掩口而笑,心情好的不得了。不过,她心思一转,对安筱若说:“其实妈真的希望你能在画画上面有所造诣,上次那个家教,倒真是个性了些,太过桀骜,我再想办法找个脾气和画技都上好的,好好教教你。”

  “算了吧,阿姨,就算脾气最好的画家,也没办法消受这大小姐的臭脾气。”周芷晴不屑的说。同时故意白安筱若一眼。

  安筱若也不含糊,即刻甩了两个大白眼报复过去,“哼,就凭晴晴这样的话,妈,你好好帮我找个家教去吧。看看到底是我不是,还是晴晴替我找那人的不是。”

  墨舒宜点头,“一定寻个性情温和些的。”说罢,又想起了别的事,“对了,你潘晔叔叔打电话过来说,那个楚执成辞职了。”

  天泽集团留不住楚执成,这些安筱若早就知道,所以也没什么讶异的,就是不知道那个潘晔是给了楚执成怎么样的差事,别错待了,不但没讨好,反而增加了楚执成的怨恨才好,于是问母亲墨舒宜,“怎么个不呆了?潘叔叔没安排妥当吗?”

  墨舒宜挑挑眉,“各处的重要点的职位都没空缺,让他从最底做起,怕他以前尊贵了的,受不了那艰苦,好不容易,调了个行政后勤组长,偏偏他还是不能受忍,我们已经仁至义尽,他自己不肯纡尊降贵,我们也无可奈何。或者他处,他另有高谋,这些即是我们无力顾及的了。”

  安筱若差点晕死。居然给楚执成安排了那样的职位,怎么着他以前也是个副厅长级别的——,可是现在说这个也已经晚了。或者,她当初就不该生出给楚执成工作的心思。从母亲的角度,其实也是给足了楚执成面子,不管他以前多么荣耀,他们安家不曾受他本分恩惠,如今他落难了,反而给他一个饭碗,他不肯端,也是他自己虚荣的事,怪不得别人。安家再有钱,也是凭自己本事挣得,没有义务供养他这个闲人。

  罢了,如果她的好心,反而让楚执成生了恨,那么也只能怪他心胸狭窄,任由他去吧。安家的敌人多了去了,求和及谄媚,是解决不了敌人的虎视眈眈的。总是,前世楚执成也没对安家生出太多的威胁,以后兵来将挡,水来土屯罢了。她也没什么可惧怕的。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安筱若此刻觉得真是无法克服那种挫败感。这是不是如红楼里的王熙凤似的——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

  可是纵然她不算计,前世不一样悲惨死去?

  安筱若偷偷的握紧了拳头,总之她是不会罢休的。那些伤了她的人,背叛她的人,算计了她的人,今生她绝对不会那么随意就放过了他们,就算玉石俱焚,也要出那口恶气。

  想起下午要帮姚芊芊画画的事,安筱若微蹙眉,这总是前世没有的枝节,不知会生出什么故事。有六年的时间,她就不相信,她真的机关算尽,也不能将历史改变一丁一点儿?

  安筱若想起之前她特地让母亲送花给姚芊芊,不知道她这先一步的谋划,收到了期望中的效果没有?逐,问母亲墨舒宜,“对了,妈,你同那个姚芊芊遇到过吗?”

  墨舒宜点点头,“前儿,在院子里碰着了,是她先招呼的我。我当时认不得她,还是她自己说了,我才知道。不过也没个说几句话。那孩子总是失魂落魄的样子。”

  安筱若觉得还满意,至少证明她没白费心思。那姚芊芊还是心中听领情的。

  那么下午她要是画了油画,换的姚芊芊的欢喜,以后,这段交情也就算是奠定下来了。

  这时也近中午了,三个人回病房,准备吃饭。

  乘上电梯,电梯也要关上门了,安筱若听到有个女人在电梯外喊,“等一下……”本能的就按下开门键,一个中年女人抱着一个小婴儿,一边迅速的走进来,一边说着感谢。

  安筱若倒不以为意,开始关关门键,就在这个时候,她随意的往电梯外的一瞟,却倏然间看到一个身材修长,气质清俊的男子,正大步走过去。

  轩轩!

  安筱若的心里立即呼唤出这个名字,想也没想,身体就猛地冲向快要关上的电梯门口。

  “叮——”

  电梯骤然间发出尖锐的警示声。

  不光电梯里的人,连大厅里的人都被这突然的警鸣声,吓到了。

  电梯将近合拢,安筱若的双手完全被电梯夹住。

  墨舒宜足足的被惊吓,失声惊叫着一下子瘫软到电梯里。

  还是周芷晴反应速度,脸色苍白的拼命按着开门键。

  电梯打开了,安筱若疯狂的冲出去,她的双手已经被电梯夹得红肿,她却像丝毫都没感觉到,眼睛慌乱而无助的对着大厅四处张望着。视线里没有找寻到她所渴望的,就急速的向外奔去。

  “筱若……”“筱若……”

  安筱若的身后,墨舒宜和周芷晴在惊呼她的名字,但是她却充耳不闻,凌乱的跑到外面。她的目光涣散失神,就像个神智失常的病人。

  “筱若……筱若……”周芷晴从后面追上安筱若,并一把抱住她,阻止她再继续乱走。“怎么了,你看到谁了?怎么了呀?”

  安筱若的眼神好空洞,就像整个灵魂都被抽走了一般。在她的心底,只心心念念的喊着一个名字,不断重复的喊着一个名字——“轩轩……轩轩……”

  她真的看到他了。真的看到他了。虽然只是眨眼间,只是看到他的侧脸,但是她知道一定是他,就是他……

  安筱若的胸口不断起伏着,狂乱心跳预示着她那颗心,想要离开她的身体逃跑。

  后面墨舒宜也追上来了。毕竟是中年了,即使体态保持的好,但是疾步跑起来,就显了气力的不足。她脸色苍白,额头渗满冷汗,奔跑止安筱若的身前,先是汪汪着一双泪眼,颤抖着捧起安筱若的双手,看着那双纤纤素手已经被夹的红痕依然深显,而且手背肿的像生出两朵蘑菇,墨舒宜心疼的就不知道怎么形容了。“筱若,你是怎么了……”墨舒宜声音颤抖而且含着泣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