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重生后我成了豪门

第三十八章 生气也没用

重生后我成了豪门 捡秋 3345 2019-07-13 12:09:00

  陶冰洁听到安筱若居然说出这些话,一边惊愕,一边对安筱若刮目相看。这才是个十七岁的女孩子呀,怎么觉得这些话不像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的呢?还有安筱若怎么知道她嫂子失业的?“你为什么对我说这些呢?而且你怎么就知道我能做好呢?”

  陶冰洁满腹狐疑。她最大的疑惑,还是不懂安筱若在弄什么把戏。为什么找她做这些事?她和安筱若也只不过见过几次面,开公司这样的事,怎么就这样轻易交给她去做呢?她们安家有那么多人,集团里也有那么多能干的管理人才,怎么排也排不到她。

  安筱若自是知道陶冰洁的疑虑和顾忌。也知道让她现在答应是不可能的。她也没心急着让她做决定,只是先让她有心理准备而已。

  前世的时候,其实陶冰洁的嫂子林宜融就是家政服务行业的佼佼者。后来所开的家政服务公司,在苔北市可算是行业的佼佼者。后来采访林宜融的时候,问起她为什么失业之后,想到自己创业,并且选择了家政这一个行业,林宜融说是有对她影响很大的人,提点了她,给她资金,但是她答应了那个恩人为他的身份保密,所以不便说出那个人的名字。

  安筱若想的是如果让陶冰洁帮她去做家政公司,那么正好可以沾上陶冰洁嫂子林宜融的光。

  当然如果希望落空,计划失败,她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

  “不急着你答复,只希望你能认真的考虑一下我的建议。我出资金,你去做事,一个出钱一个出力,公司两股平分。等你想好了,然后我再告诉你如何着手,该去奔着哪个方向去做。”

  陶冰洁蹙下眉,似乎并不情愿,但是还是点头,“好吧,我回去好好想想。”

  安筱若点头,清澈如一泓秋水的眼睛,含着笑意望着陶冰洁,眼神坦诚而真挚。

  陶冰洁倒是为这眼神怔住了,呀,这是那刁蛮任性的安大小姐的眼神吗?也是因为安筱若的眼神,陶冰洁觉得自己对安筱若的印象又有点改变了。

  等陶冰洁走了,安筱若才下床,她也去花园走走。

  不过没有在花园里顺利的找到母亲墨舒宜和周芷晴。

  安筱若随意的逛,在池塘边看到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少女,正对着一个画架发呆。

  姚芊芊!安筱若认出了她。

  此前安筱若一直没有机会见过她。本来是蓄意接近姚芊芊的,所以两次送花给姚芊芊,但后来因为安筱若要斟酌的那些事,也就忽略了姚芊芊这边。安筱若觉得庆幸,幸好,今儿个碰上了,要不然之前的用心真是白费了。

  看着姚芊芊腿上还打着石膏,受伤比较重。

  安筱若轻轻地走到姚芊芊的身后。同陌生人说话,要切对话题,这样才会得到对方的注意和好感。

  安筱若看向姚芊芊面对发呆的画架,上面是一副水墨画,画的就对眼前池塘里的荷花,似乎已经画完了,但是有点墨液滴在盛开的荷花上方,无疑这张画作废了。

  安筱若看向姚芊芊面对发呆的画架,上面是一副水墨画,画的就对眼前池塘里的荷花,似乎已经画完了,但是有点墨液滴在盛开的荷花上方,无疑这张画作废了。

  安筱若也大概明白了,姚芊芊就是为了那滴墨液纠结着。不错,这正好是个惹得姚芊芊注意的机会。

  安筱若轻轻咳了下,避免她突然说话吓到姚芊芊。

  姚芊芊听到声音,转过头来,那是一张清冷白皙的姣好面孔,一双眼睛墨黑却无神。

  “画的不错哦。”安筱若微笑着对姚芊芊赞美着。

  姚芊芊漠然的望了安筱若一眼,在她的眼神里没有灵动的神采,只有晦暗。其实那真的是一双极为漂亮的眼睛,可惜被某种情绪禁锢着,空洞没有希望。

  安筱若再次灿烂的微笑,“是在为了那滴墨汁烦恼吧。”她的眼神真诚而明亮,有种能洞悉人心底的穿透力。

  姚芊芊晦暗的眼神中流过一道光线,只是瞬间消失。她没有说话,转回头去继续她的发呆。

  被无视了。但是安筱若毫不在意,走到画架前,将画架转方向面对自己,然后拿起画笔,蘸了一旁调色盒里的墨彩,熟稔的在画纸上画起来。

  一旁的姚芊芊眼神稍微提亮,多了分疑惑和诧异。

  安筱若脸色一直洋溢着灿烂的微笑,那微笑就像一抹阳光,耀眼夺目。

  十几分钟后,安筱若放下画笔,将画架摆放到正对姚芊芊的方向,依旧微笑着,但是脸上有薄薄的歉意,“没经过你的允许,就擅自动笔,希望不要介意。就是看着很好的画,沾了墨汁,挺遗憾的,所以忍不住手痒,添了几笔。”

  姚芊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可是当她的眼神转到画板上,立即闪亮了起来。她原来画的荷塘图上,那本来滴了墨汁的地方,被安筱若改作头发,然后勾勒出一个少女在小船上侧首采撷荷花,并且远空有几只盘旋的水鸟,意境从先前的单纯的静物图,瞬间有了灵气,有了生命活力。

  姚芊芊那没有光泽的眼睛,瞬间闪亮,就像乌云散开,星子闪耀在夜空。“好美!”她入神的望着画,情不自禁的感叹着。

  “请原谅我的冒昧。”安筱若笑盈盈的望着姚芊芊,然后就有转身要走的意思。其实这也是故作的姿态而已。

  “等下。”姚芊芊果然开口喊住安筱若。虽然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那双眼睛中的眼神,至少是灵动的。

  安筱若本来就没有要走的意思,借势停留,却刻意流露愕异的眼神。“还有什么事吗?”

  “你也懂画画,那么懂油画吗?我很想画一幅肖像,但是我只会画水墨,油画画不来。你能帮我吗?”姚芊芊的眼睛里透露出一种期待,似乎是突然升腾起某种极重的渴望。

  安筱若笑笑,“可以啊,不过现在没工具。等我找了来,再给你画。”原本安筱若以为姚芊芊会跟她探讨画画之道,没想到姚芊芊居然让她画肖像,这让安筱若觉得有点窃喜,因为她已经猜到姚芊芊一定是想画爱人的样子。前世因为姚芊芊的那个未婚夫,是个风云人物,所以安筱若在电视或报纸上都有见过他的样子,现在画起来,一点难度也没有,而且保证既相像又传神。

  姚芊芊的唇角终于闪现一抹薄薄的微笑,“不用准备工具了。我有。我的一个远房表叔就会画油画,但是他一直画不出我想要的。”

  安筱若故意犹疑的怔愣一下,“那么你为什么相信我呢?我也是粗略的懂点,画不到那么传神的。”

  姚芊芊眼睛中流露浓浓的笃定眼神,坚定的对安筱若说:“就看你即兴将我本来弄的残缺,补救成如此完美的画作,我就知道你是对绘画极有造诣的人,我相信你画出来的,一定是我最喜欢的。”

  这丫头脾气还真和她一样。安筱若在心里自语。都喜欢凭直觉判断一件事。不过这次姚芊芊真的是信对了。不是别的,因为她这个重生过来的人,掌握了很多事情的先机。

  “好吧,既然你相信我,那么我就试试。只是别抱太大希望哦,我自知能力有限。”

  姚芊芊快乐的微笑,原先苍白脸上,浮现两抹淡淡的粉晕。“我相信你。”姚芊芊笃定的说道。

  安筱若回以微笑,“谢谢。不过要什么时候画呢?”

  “下午,可以吗?”姚芊芊的眼神变得清澈明亮。

  安筱若应允,“那么下午还在这里见面。”

  姚芊芊猛的点点头,“下午见。对了,我叫姚芊芊。”

  “安筱若。”安筱若伸出右手和姚芊芊相握。然后吃惊的望着姚芊芊那消瘦如柴的手,受的太吓人了,安筱若都担心自己的手稍微大力,姚芊芊的手指就会被自己捏断。“怎么这么瘦?”安筱若本能的低语。

  姚芊芊淡淡的笑笑,“下午我在这里等你。”

  安筱若对姚芊芊升起一抹怜惜。为情所困的人——,安筱若心中一颤,猛的想起什么,但是她迅速的又将那个想浮出头的哀楚,压制下去。“走了,下午见。”

  别了姚芊芊,安筱若终于看到了母亲墨舒宜和周芷晴。

  那两个人坐在长椅上开心的交谈着。

  看到安筱若走来,周芷晴从椅子上站起身,贴心的过来扶了安筱若下。然后一起坐下。“我们刚说要回去,中午了。你饿了没?”

  “没。”安筱若答完周芷晴,转而面向母亲墨舒宜,“妈,谢叔叔过来做什么?听着陶冰洁说你转让了公司股份?”安筱若心里真不甘,她费尽心思,结果得到这样打击的结果,够悲催。

  墨舒宜轻轻摸摸安筱若的头,爱宠的微笑,“真是觉得这次车祸倏然间让改变许多,以前我们谈公事要是聒噪了你的耳,你都会发脾气,现在却大大的不同了,懂得关心公司的事了。”

  安筱若已经不愿意刻意的掩饰自己的不同,太累了,而且也根本没必要,谁也不会相信她是重生过来的,她现在纵然改变的太明显,也会被人找到合适的理由,告诉她情有可原。只不过她要注意的是,不能在她的那些敌人面前展露锋芒,那么会让他们对她开始防范,让她的计划增加难度。

  在最亲近的人面前,没必要每时每刻都演戏就是了。

  “为什么要转让股份?是那些人逼你了吗?”

  墨舒宜摇摇头,“你爷爷说家中要添人口了,以后日里开支也就重了,他手上也没什么长效的资产,为了防坐吃山空,所以问我买了公司的两股股份。”

  安筱若立即哼了一声,买股份?只不过堂而皇之的借口,讹人的目的才是真的。不过事情已经这样了,她生气也没屁点用处。何况之前她用心设计,都终是没躲过这样的宿定。这会儿也只能认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