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重生后我成了豪门

第三十六章 还有什么乐趣

重生后我成了豪门 捡秋 3095 2019-07-11 12:07:00

  苔北市最大的家电商业集团的董事长的独生子。现在她受贻害的车祸,就是因为季明伟和另一个喜欢她的男孩子,在车上打起来,所以才造成的车祸。

  安筱若同样记起前世周芷晴曾经对季明伟很有好感的,只是季明伟也是纯种的纨绔之弟,花花公子,所以后来周芷晴心碎也是必然的。

  也正因为后来周芷晴失恋了季明伟,所以她前世为了哄周芷晴开心,以至于和那个……人约会时,通常都要带上周芷晴,这次让他们有机会认识,有机会接触,造成她后来噬心腐骨之痛,不但失去了爱情,连友情都失去了。

  安筱若突然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踏板,如果今生周芷晴不会喜欢上季明伟,那么后来也就不会有所谓的失恋,或者——

  不管怎么样,安筱若觉得这至少是个机会。并且即使后面周芷晴爱上什么人,她依然无法阻止,但是让周芷晴避免爱上季明伟这样的花心萝卜,总是没错的。

  安筱若心中悄悄的打定主意。她醒了,但是房间里的人,并没有发现。

  福婶在一边坐在椅子上打着瞌睡,毕竟是上岁数的人,在医院陪床好几天了,这精神和体力上都受不了。

  安筱若觉得不能让福婶再在这里受罪了,她们安家养着那么多闲人,不能因为怕她们是安家那帮人的眼线,就让她们现在白落个清闲。

  那边呢,周芷晴一脸娇羞的正掩口笑着,这个季明伟哄女孩子方面绝对是特长,几乎他想要追的女孩子,没有能抗拒他的魅力的。当然,安筱若要说自己是唯一的那个例外。

  瞧他现在正侃的眉飞色舞,唾沫横飞,安筱若心中就一阵生厌。她从来就讨厌花言巧语的男孩子,对季明伟根本就没什么好感。不过她现在也忘记了,当初那么不喜欢季明伟那些人,为什么还和他们在一起。大约就是为了看他们为了她,互相争斗的刺激感吧。

  是了,安筱若猛然间想起了,那时候就是故意为了刺激她的初恋情人。

  安筱若的脑海里浮现一个霸气外漏,俊气轩昂的面孔。李靖!

  曾经她以为他会是她此生唯一的挚爱不渝,但是终究那场单恋苦果而终。也为此,她以为自己的心死了,再也不会爱上另外的人,然而,直到后来她才发现什么才是真爱。真爱的意义就是没有理由、没有借口、更没选择的去爱,无论什么原因都阻挡不了。

  就如母亲墨舒宜对那个妖孽的深爱,如是一般。

  不愿听季明伟再胡侃下去,让周芷晴中毒了,安筱若轻咳一声,让他们注意到她已经醒了。

  听到安筱若的咳声,包括福婶在内,几个人都对安筱若投过目光来。

  “筱若……”季明伟立即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面对安筱若动情的呼唤。

  作呕!安筱若心里觉得恶心,本来就是嫌恶季明伟,何况她现在是二十三岁的成年人,十七岁的季明伟电力再强,这根青草,也无法让已经是成年人的安筱若,有半分的心动感觉。

  “小小姐,饿了吧。”福婶第一件关心的事,就是安筱若早应该饿了。

  而周芷晴则细心的去倒了水,轻轻扶起安筱若,喂给她喝。

  安筱若不理季明伟,先对福婶说:“福婶,你回家去吧。在这里也辛苦你好几天了,你是上岁数的人,经不起这么折腾。”

  福婶急忙摇摇头,“不累,哪有累的事?我不累。”

  “福婶别逞强了,岁数在那里呢,你就回去吧,这里有我呢。”周芷晴也跟着安筱若的意思说。

  福婶面露难色,“可是……”

  安筱若知道她的意思,忙说,“你放心,外公那里我会说。你先回去好好歇两天,这个我也跟外公一并说了,让他给你放假。我这里我们家里的人会过来照应,你放心吧。”

  福婶这次肯点头。

  安筱若冲周芷晴使使眼色,周芷晴立即会意,立即从钱包里拿了几张百元钞票,转而交给福婶。

  福婶自然要推脱,劳烦周芷晴又几句的相劝,才欢喜的收了钱,走了。

  等福婶离开了,安筱若才对季明伟说,“怎么没好好养着,看你伤比我重,却还心里想着来看我,让我于心何忍。”

  安筱若刻意的温婉语调,是季明伟从未从安筱若这里享受过的待遇,让季明伟一时间受宠若惊。让顿时感觉自己这样及时过来探望安筱若是对的,终于有机会打动这个长满刺的娇艳玫瑰了。

  “出事之后,我没有一刻不是在担心你的,早就闹着过来,哪怕看一眼,我也放心了。可是家人一直不让,直到现在才过来,我还怕你嫌弃我迟了时间,会怪我呢。”季明伟果然是演戏的好苗子,那神态,那眼神,脉脉深情,无懈可击。

  安筱若故作温柔眼神,仿佛极为心疼季明伟似的,其实心里早就恶心的想要大吐特吐了。“怎么会,只要你没事,我不知多欢喜呢,我梦里还心心念念的想着……”说到这里,安筱若又故作娇羞式眼神,不敢去看季明伟,余下的话不肯说下去了。

  这席话惊得季明伟心中狂喜,没想到这车祸反而让他因祸得福呀,安筱若居然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对他突然这样好了,他早就说嘛,像他这样风流倜傥的人,哪个女孩子能拒绝的了?安筱若此前的骄傲,不将他放在眼里,怕正是他心里猜测的,只是假装高姿态,吸引他注意罢了。

  “筱若,我真的好感动。我们都要好好的恢复,等出了院,我一定好好珍惜你。”季明伟眼中泛着涟漪,似乎痴情无比的说。

  呸!谁要你珍惜?安筱若心里呕的厉害,但是看到一边的周芷晴从开始对季明伟娇羞爱慕的眼神,逐渐变为失落失望,心里觉得自己这样牺牲还是值得的。不过,也不能太刺激周芷晴,让她发觉季明伟就是个见一个爱一个的萝卜,就好了,太过的刺激,怕是会惹来周芷晴反而会嫉恨她。

  “好了,伟,你还是回病房歇着吧,好好休养,别让我担心哦。”安筱若一边温柔娇媚的说着,一边数着自己掉的鸡皮疙瘩,这要命,演戏演的这么让她自己受不了。

  “嗯嗯!”季明伟不住的点头,又装腔作势的说了些深情的话,然后离开了。

  周芷晴默默的望着季明伟离开,眼神中的失落显而易见。

  安筱若却在心里得意周芷晴此刻的落寞,不是她冷血,只是只有让周芷晴受刺激了,受伤了,才能阻止她的心对季明伟报什么幻想。

  “我醒之前,安家那边没再来人吧。”安筱若想起更重要的事,前世的时候,这会儿母亲墨舒宜已经向安家那边妥协让步了。她之前昏睡,不知道安家那边过来人没有。她处心积虑,然后再受企图改变命运的用心负累,惹来这意外割伤手腕动脉的代价,究竟换了什么?她自然想知道。

  周芷晴振作了一下精神,“没有来人。你还指望着那一帮冷血的亲人过来看你吗?”

  安筱若心中冷笑,她怎么会期望安家那一群恶狼过来呢?咬牙切齿的痛恨还来不及。

  而且她现在心中狂喜的紧,安家没人过来,那么是不是说她用受伤失血的代价,终于换来了命运的改变?前世母亲出让股份的事,已经被她改变了?

  那么,既然命运是可以改的,以后她想要做的事,岂不是都可以成功吗?

  虽然安筱若也提醒自己,现在还是不是松懈乐观的时候,但是她的心中仍然为现在的小胜利,欣喜不已。

  而接下来的时间,照样风平浪静。

  安筱若心里雀跃不已。这是个小胜利。

  两天后恢复甚好的墨舒宜,也离开加护病房,过来照料安筱若。

  安筱若终是不放心让母亲再劳累,让医生多加了病床,让母亲多歇多躺。

  而且安筱若也觉得是时候,整顿一下家里的佣人了。以前母亲是人正不怕影子斜,根本不在意那些已经被别有用心的人,收买的一众耳线如何兴风作浪。安筱若以前也不在意,那时候的她,心里只有自己,那些琐事哪里进的了她的心眼。

  现在却不同了,既然是自己的家,那么凭什么养一群不知道什么时候,已将你家里地基打洞打穿的老鼠?

  正好借着在医院这个当口,安筱若轮番的将佣人调到医院,然后随意的发个脾气,安插个理由将那些佣人辞退了。

  不过有一个人,安筱若还是留下了。

  方妍!

  安筱若明知道这是父亲安天泽生前,被连静芬安插进来的眼线,却独独留下她。目的就是针对连静芬的。

  你若将全部佣人都换掉,那些人无了通风报信的人,还是会想尽办法过来收买人的。什么叫忠诚?佣人和主人之间,也只有金钱的利益,为了钱,至亲的人都可以反目,何况是拿着薪金养家糊口的人?

  就像是谍战一样,你若是怀疑谁,只管盯准她就罢了,其他的一干漠视。

  有些时候甚至可以反利用,放一些假消息,蒙蔽那些对你虎视眈眈的人。

  没有老鼠,那么猫还有什么乐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