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重生后我成了豪门

第三十四章 决裂

重生后我成了豪门 捡秋 3385 2019-07-09 14:49:00

  听着周芷晴已经将实情说出来,福婶这次哭出声音来,“昨天,安家的那个混账女儿安天芮,过来找大小姐的麻烦,我们光顾了和她纠缠,疏忽了照顾你,等我们进来的时候,看到你浑身是血的趴在门口,而且看着就是一路艰难爬到门口来的,大小姐,当时心疼的就背过气去了……”

  老天!这就是你用来对付我的吗?安筱若全身瘫软无力再支持自己,猛的躺回床上。

  她苦心设计希望改变母亲墨舒宜被安青山那个逼迫出让股份的命运,然而安青山那边似乎已经能静伏,这边就多了她受伤和母亲受刺激引发心脏病的祸事,这将揭示什么?命运是无法抗衡的吗?

  安筱若想起受伤昏厥前,那抹诡异的感觉,瞬间她的心似乎狠狠的被摔倒地上,碎到无法拼凑。

  明天就是前世母亲被安青山逼迫着妥协,出让股份的时间了……

  明天会发生什么?

  安筱若心中被挫败感牢牢的箍紧,她虚弱无力的问福婶,“昨天我受伤的事,安天芮也看到了吗?”

  福婶怔住了,然后极力的在回想,“当时看到你全身是血昏迷在地上,大小姐也昏过去,我也吓傻了,根本想不起来那个安天芮看没看到,不过我们进病房的时候,她确实是没走,可是后来也没瞧见她。”

  既然安天芮当时还没走,那么看见所发生的一切,就是必然的了。

  安筱若苦笑。

  可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那么就无法挽回,现在也只能看有没有办法弥补。

  周芷晴见安筱若突然默不作声了,就有点没安全感了,安筱若脸上裹着纱布,遮挡了表情,让周芷晴无法确定她现在的情绪。“筱若,不要太担心了,阿姨已经没事了,不过还要观察两天,你就乖一点,好好的,别让阿姨再为你担心了。”

  安筱若望了周芷晴一眼,对着她会意的眨眨眼睛,然后再问福婶,“都通知谁来了?”既然周芷晴都来了,那么想必福婶已经也会通知外公等亲人。

  福婶回答,“当时谢大律师也在场的,是和那个安天芮前后脚来的。我当时想通知老部长的,但是被谢律师挡了,说大小姐发病的事,不宜让太多人知道,而且老部长心脏也不好,不能老让他受刺激,所以,只通知了晴晴小姐过来,大小姐那边,谢大律师和陶助理在那边守着呢。”

  谢荣生这样做是对的。安筱若当然清楚母亲的病倒的消息是不能传到外面去的。天泽集团刚刚稳定下来,再传出新任董事长病倒的消息,股市又要掀起新一波的动荡了。

  安筱若也因为福婶的话,才想起问她的那个二姑姑安天芮,跑到医院闹什么?“福婶,安天芮来找我妈闹什么?她养的那个小白脸出事情,我妈不是已经让谢叔叔帮她处理了吗?”

  提到安天芮,福婶的脸上就有了怒火了,忿忿的说:“那个不要脸的蹄子,她养的那个小白脸闯了大祸,听说触犯了刑法,会被判刑的,那哪里是大小姐能管得了的事,那个安天芮就跑过来闹大小姐,说她故意不肯帮她。老天爷怎么就不开眼吆,像她那样的人,该天打五雷轰的。”

  安筱若惊了,什么?那个岳儒林触犯刑法了?在前世根本就没有这一出呀。

  怎么会如此凌乱?

  倏然间一种无法形容的吊诡感觉,从安筱若的心底攀升上来。

  从她开始算计将蒋丽茹当成她的棋子时候开始,所有事情的走势就已经开始变化了吗?

  就在那一晚,她一直等安青山的雷霆之怒发作,给母亲墨舒宜打过电话来,但是电话真的有打来的,却不是安青山,是安天芮,然后今天,若不是她为了对付那个妖孽,有意识的去接近陶冰洁,母亲也就不会放下未削完的苹果,和福婶一起走出病房。

  接下来,若不是因为安天芮在外面吵嚷,她也不会情急着出去,打落那个苹果,然后被插在苹果上的水果刀割伤……

  如今出了她再次受伤,和母亲心脏病发的事情,但这在前世是根本就不曾发生的呀。

  安筱若觉得头皮开始发紧,她以前有看过那些穿越小说,女主角要是穿越到古代,是不能试图改变任何一丝的历史的,若不然世间就会大乱,打破历史原本的轮盘——

  现在她弄出几个枝节,然后居然出现了和前世根本不同的路径,那么是不是说,命运已经开始在慢慢的发生变化呢?

  安筱若感觉宛如一块巨石压迫到心口,连呼吸也成了最艰难的挣扎。

  安筱若不知道这次改变是究竟往好的一面发展,还是往更糟糕的事端里靠近。

  她的有心真的可以打破前世已经宿定的命运吗?

  当今生的命运不再是按照前世按部就班的时候,安筱若反而更忐忑了,丝毫没有对于命运改变的惊喜,只有更深更重的惶恐和不安。

  命运若无法改变,那么命运让她重生一次,又是为了什么呢?让她重新死一次吗?

  安筱若拧紧眉,她不怕死,死过一次,还会害怕第二次吗?可是她要做的事呢?希望保护的人呢?终究她的重生无法弥补什么,无法拯救什么吗?那样她怎么能甘心?

  尤其是那些痛恨的人,她怎么可以容忍再看到他们的肆意嚣张,带给她和她最在乎,最珍惜的人再次的伤害?

  现在离她到二十三岁死亡大限,还有六年时间,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绝不会甘心用六年时间等一个死亡的结果的。

  只一个瞬间,安筱若的心情已经千变万化。

  明天会发生什么呢?

  安天芮一定看到了她受伤染血昏倒在病房里了。但是这个同样无良的姑姑,居然连看她一眼都没有,直接走人。

  可是安天芮一定会将她受伤的事,告诉安青山的,这就让他们手上多了一条和母亲墨舒宜争抢她的监护权的借口。

  安筱若心中立即整理出明天的两种状况,如果命运是不可改变的,那么明天照样上演前世的事,安青山那一杆狼子野心的过来闹事,不用母亲墨舒宜妥协,她就会先妥协的。因为她是不可能为了那百分之二的的股份,就任由那些恶狼继续刺激伤害躺在病床上母亲。

  现在这个时候,安筱若真的觉得自己身单力薄,多想有个可信的人帮她。

  谁能帮她?谁能帮她?

  安筱若望着眼前的周芷晴,心中不由升起一抹酸涩,周芷晴她是自己最好的知己,可以推心置腹的人,然而她却什么也不敢对她说。

  连最亲最近的母亲,最知心的周芷晴,都无法让她信任依赖,那么还能有谁能帮她呢?

  谢荣生?安筱若想到了那个前世一直帮扶她和母亲的谢荣生,试想着如果向他坦白她是重生的过来的,请他帮助她击败安家的那一众魔鬼,保护她想保护的人——

  “福婶,你去将谢叔叔请过来吧,我有事情要跟他说。”安筱若深知自己是在冒险,因为谢荣生忠于的是自己的母亲墨舒宜,不是她。如果她将自己重生的事告诉了谢荣生,那么无疑也就是间接的告诉了母亲。而母亲墨舒宜要是知道了自己是重生过来的,那么以后很多事都会变得有难度。

  安筱若清楚母亲墨舒宜的性格,她是那种相信命中注定的人,如果让母亲知道了后续要发展的一切,她不但不会积极,恐怕她那慵懒与世无争的性格,还会给自己增加很多羁绊。

  若不说,安筱若孤立无援,柔弱的她想和命运抗衡,谈何容易。就像已经发生的那些事已经,她徒劳的费劲心机,只得竹篮打水的结果。

  赌一下吧。

  安筱若心里艰难的作着自己并不认为正确的抉择。

  那边福婶已经去请谢荣生了。周芷晴望着被层层纱布挡了面部表情的安筱若,眼神变得犹疑。她总觉得这一场车祸让安筱若变得像另一个人似的,有种说不出来的陌生和距离感。

  安筱若察觉了周芷晴疑惑的眼神。她知道周芷晴一定是发觉了她的不同。毕竟她们的关系是最亲密的挚友,但凡彼此间有些许变化,都会敏感察觉的。面对自己最好的朋友,心事却不能说,安筱若突然也迷茫,即使前世那个令她和周芷晴决裂的人,还没有出现,但是隔阂怎么也还是在无可避免的发生着?

  安筱若觉得自己还是在慢慢失去周芷晴这个知己。即使她还在她的身边;即使那个混蛋还没出现——

  “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是不是觉得车祸之后,我变了好多?”安筱若的语气中特别强调了“车祸”那两个字,她是希望能提醒周芷晴,将她所有的变化都归咎到车祸上去。

  周芷晴微微一怔,然后轻轻微笑,“你还能变到哪里去?就算是你会孙悟空的七十二般变化,变到最后,你依然还是安筱若呀,这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呢。”

  安筱若故意冷哼,“切,少拿我跟那个泼皮的猴子相比,我可是如假包换的大美女耶。”顿了一下,安筱若又好像猛的想起什么似的说,“呜呜,我都忘记了,我现在不是美女了,毁容啦,你哥哥以后肯定会看不上我啦,那么我就不是做不成你嫂子啦,永远都没办法站到你头顶上,方便欺负你啦,呜呜……”

  看着安筱若突然想起一出,就闹起来,又恢复以前总是无理取闹的性子,周芷晴反而有了一种安全感,微嗔道:“哪有你这样的,老是埋怨比我晚生了两年,说做不成我的姐姐,不能光明正大的欺负我,就想着去做我的嫂子,好长了辈分,让我成了你的妹妹,可是你也不想想,我那哥哥哪里有半分配的上你的样子?我可不能眼看着你这朵鲜花插到我哥那堆牛粪上去,大不了,以后我直接改口喊你姐姐得了。现在都是人人盼着被人说岁数小才好,八十了也希望被说是十八,谁像你呀,恨不得十七被反过来,被人说七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