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秋歌高明

第五十章 危险

秋歌高明 雪肃竹 1455 2020-02-21 19:50:25

  第五十章危险

  颍都圣山旁的客栈里,高歌明望着窗外的剪影发呆。

  上一次离开圣山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那段惨痛的往事,那使她“欺师灭祖”、“离经叛道”的导火索就像夜风一样钻到房间里来,充斥着每一个回忆的角落。

  那年,灵帝来访圣山。按照惯例,圣山的掌门人——也就是穆怡琅,要布阵为帝王和天下祈福。

  可怪异的事情发生了,明明是极其简单的祈福阵法,穆怡琅却在阵法里耗了整整两个时辰。

  当高歌明担心,不顾劝阻去看师父的时候,穆怡琅已经满头汗水、脸色惨白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穆怡琅弄错了阵法,有走火入魔的危险,亟需有人营救。

  可,谁敢?

  只有高歌明。

  那时候的穆怡琅对于高歌明来说,是恩师,是庇护者,是事事完美的大姐姐,甚至是和她纠葛颇深的亲人。她如何敢不冲进阵法。

  然后她看到了那最令人痛苦的一幕。

  不知怎么的,她一冲进阵法就被动地进入了穆怡琅的共情回忆。

  她的母亲满身鲜血地跪在父亲的尸体边,而穆怡琅就这样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们。

  “我哥哥……”阮安的声音已经有气无力了,她明明知道答案,可还是存着一丝侥幸问。

  “背叛礼教的人,都是一个下场。”穆怡琅一笑,道,“安姐姐,所有我劝你还是快些把那孩子交出来。”

  阮安咬着嘴唇,眼泪一滴一滴地低落,冲刷着她脸上的血水。

  穆怡琅皱了皱眉头,冷冷道:“就算你此时不说,我也迟早能找到她。不过用什么手段就说不好了。姐姐,你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受什么伤害吧?“

  阮安猛地抬头,画面戛然而止。

  阵法在高歌明的冲破下解开,穆怡琅得救了,高歌明却近乎癫狂。

  她无法接受,最亲近的师父杀了父母。

  她抽剑砍向穆怡琅。

  穆怡琅只是游刃有余地格挡着,她惊讶,但不恼怒。剑光到处,高歌明误杀了灵帝的使臣,这是她屠戮的开始。

  穆怡琅对高歌明那时的疯狂没有办法,只好另施法阵困住她。

  谁知高歌明依旧无法平复,明知自己灵力远远不如穆怡琅,还不断硬冲着法阵。她一下一下地挥砍撞击,回击的法阵之力也一下一下灼烧着她。她身上的每一寸都被烈火灼烧,她痛苦地嚎叫挣扎,直到疼痛到昏厥。

  接下来的那一段时间,便是和穆怡琅的摊牌和僵持。穆怡琅从不动怒,只是一步步地摧毁她。养父母,妹妹,尹勉,裘任全,她告别了一个又一个的亲友,最终孤身一人。

  只有野老还一直伴着她,尽管是暗中的。

  野老引来了西郡的人,并让高歌明养精蓄锐。

  高歌明在尹勉出事后,也学会了同穆怡琅虚以逶迤,她在几年的时间里苦练遁地术,最终在西郡司徒鸿势力的接应下成功逃出穆怡琅的手掌。

  她还记得那天晚上的雨,那样淋漓的大雨,冲净了她身上的每一处泥浆,好像在告诉她你可以重新开始;好像在告诉她不必再惧怕那样孤寂阴森的地下通道。然后她就在这洗刷罪孽的雨中,告别了圣山这个庞大的怪物。同时,她也告诉自己,有一天自己会回来算清楚这里的每一笔账。

  而如今,她真的回来了。

  她回来了,但和从前想得不一样。圣山不没有因为多年的分别而矮小下去,高歌明再历练,在高大的圣山旁,依旧是蝼蚁。

  高歌明不敢想下去。

  她握紧了手里的天狗丹。

  “怎么了?”裘任全看出她神色不对,问道。

  “我在想,如果穆怡琅出现了,我该怎么办。”

  裘任全听这话,也不由得忧愁,他正准备说几句宽慰的话,却猛地听到了敲门声。

  二人都是一惊,两只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开门吗?”裘任全问。

  高歌明点点头,二人一起向门口走去。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黑衣黑帽的女人站在门口,看不清相貌。

  只见她的嘴唇微微勾起,一双洁白纤细的手缓缓向头顶伸去。

  高歌明的心脏怦怦乱跳,几乎吓得要大叫大嚷,可却怎么也动不了。裘任全感受到她的恐惧,也是又惊又疑。

  只见那手摘下兜帽,露出了一头火红的头发和一张姣好的面容。

  正是穆怡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