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秋歌高明

第二十九章 旧居

秋歌高明 雪肃竹 2325 2020-01-27 15:32:52

  第二十九章旧居

  裘任全穿着干净的粗布衣衫,在垫着稻草和棉絮的木床上醒来。阳光一丝丝地斜射进窗户,微风带来稻谷、红薯、干菜的香味。

  老刘在院子里磨着豆子,做着家务的阿冬时不时带着不满朝他叫嚷着琐事。

  裘任全的心猛然痛了起来,好像自己被什么隔绝在了世外。

  一个小小的身影就站在他几步远处,是昨天摸他衣袖的孩子——二娃。那孩子不过三四岁的年纪,衣服整洁,银发却乱蓬蓬的,一只手放在嘴里吮着,眼睛瞪着裘任全。

  裘任全下床,却不知道该对孩子说什么。

  “叔叔——”二娃轻轻叫了一声,笑着往门槛上缩。

  叔叔?裘任全愣了愣,这大抵就是为什么他会心痛了。父亲在磨豆子,母亲在烧水做饭,而他不是那个孩子。

  裘任全很怕这个孩子,他对旺旺不会这样,对其他孩子也绝不这样,甚至如果不在这个情境下,他也不会怕二娃。

  他很艰难地走过去,很想摸摸二娃的头,可手却沉重得很。他想告诉二娃一些话,他想告诉他他的家这屋子有多幸福,能吃到父亲磨得豆浆有多温暖,可他的嘴像是被黏住了一样开不了。

  “裘兄弟——“老刘豪迈的声音响起,打破了裘任全的僵局。

  二娃咧大了嘴巴,跑到父亲跟前蹦蹦跳跳。

  老刘一把捞起儿子,笑呵呵对裘任全道:“豆浆磨好了,还有粥、腊肉和咸菜,来吃吧。“

  裘任全点点头,道了谢走出去。

  围坐在餐桌旁,二娃兴高采烈地吃饭,很想在外人面前表示自己的能干;老刘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裘任全聊北郡,尽管裘任全很小就离乡有些事都记不到了;阿冬则不断给老刘使眼色,让他不要太不尊重客人,她自从昨晚闲聊中知道裘任全是做文书职务后,就客客气气地称他先生。

  裘任全听夫妻二人称赞自己从普通银发升为文灵,得到染黑发的资格,不由得心虚惭愧起来。

  “不过——“老刘大声地吸一口粥,说,”不要脸地胡扯一句,裘兄弟你虽然能耐,可我也不赖。“

  “胡说什么?“阿冬瞪了他一眼。

  “噔噔噔噔噔咚。“二娃在一边发出怪声。

  “你好好吃,别怪叫呀!“阿冬又忙不迭给儿子擦嘴。

  “我可不是胡说——“老刘乐呵呵地叹了口气,说,”我每天,种我的田,看那些稻米一寸寸地窜高喽,我的汗每滴一粒到土地上,米粒就生出来一粒——”

  “瞎话。”

  “那里是瞎话!我每天忙得腰酸背痛,回来吃我自己收的谷米,吃我自己做的猪肉咸蛋,然后倒头睡了,睁眼就是那只公鸡叫,太阳也金闪闪的,好看。”

  “你就这点追求,吃了睡就乐呵呵的。怪是不能和别人裘先生比呢。”阿冬捧起碗,边给二娃喂饭边说。

  老刘摇摇头,说:“我也不是吃了睡就乐呵呵。从前我也觉得日子苦啊,每天都那么累也没个头。“

  “后来就认命了?“阿冬嗤笑丈夫,又转头叫裘任全吃肉。

  “不是。“老刘呵呵一笑,道,”后来我不是遇到了你吗?我记得你刚入门的样子。。。“

  “别说了。“阿冬脸红起来。

  “裘兄弟——“老刘转向裘任全,动情道,”有一年我上山砍柴受了伤,病人不能饿着,阿冬为了我私藏要上缴的米谷,灵师卫都上门来带她走啦——她一走,我才发现一睁眼,太阳都不亮了。原来从前田野都是五颜六色的,现在全没了。我从前没看到那些颜色,却在它们褪去时看到了。那时候我就暗暗对自己说,以后,只要阿冬回来,我就好好活,再也不抱怨什么,我要死死地把我有的东西抓牢。“

  “那后来呢?“裘任全望着他,问。

  “灵师卫也不都是坏人呢,有个年轻的孩子偷偷想办法把阿冬放了回来。老天爷知道我那时有多快活呀,后来又有了这小狗崽子——“他指指二娃,说,”我就觉得我所有的苦都是乐,那些稻谷就是为我长的。“

  “稻谷可是要上缴的。“阿冬撇撇嘴,道,”哪是你的?“

  老刘笑着道:“他们只是把米存着,吃了,可我却是完完全全地看着它们长大、变黄。再说,我们一家三口能吃饱喝足,还有什么不好呢?你说是吧,裘兄弟?”

  裘任全点点头,心中似有什么豁然开朗,一种细小的喜悦在胸腔里环绕着。

  “我看你总也不笑,想是心里有事,又不甘心的。可你以后遇着一个你真心喜悦的人,你可就会笑口常开了。”老刘吃完最后一口饭,站起身时补充道。

  裘任全脸微微发烫,脑中飞快想着老刘的话。

  “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所谓的正义是不是只是我自己的自我陶醉,所谓天下大同的宏图伟愿,怎么也比不上那母亲那时的笑容。”

  不知怎么,高歌明那日在船上带伤醒来说的那句话一下子钻进裘任全的心里。

  宏图伟业是私心,温柔的私心也宏大无比。裘任全明白了,谁也不需要拯救,即使在苦难中一样有美梦和爱,他们所要做的只是为美梦和爱意扫清污浊,因为众生皆苦,可众生都有希望。

  “是这里吗?”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是了姑娘,你进去,要是找到了,我就去田里啦。”

  “嗯,多谢啦。”

  裘任全浑身颤栗起来,刚刚细小的喜悦瞬间膨胀起来,把每个人与生俱来就会有的孤独感和恐惧都挤压得烟消云散。

  “打扰了。”那张含笑的清瘦的脸映入眼中,在老刘一家愕然的目光中,裘任全快步起身,走过去握住了高歌明的手。

  “我没有找到。”高歌明脸色有些疲惫,她伏在裘任全耳边轻轻说。

  “这都不要紧了。”裘任全握紧手,轻轻说。

  “什么?“

  裘任全没有回答。高歌明有点不好意思,示意裘任全放开她,向老刘一家人道:“对不住,打搅了。我是找了你们乡亲带路的,来找——“

  “知道,知道。“老刘哈哈大笑道,”来找裘兄弟嘛!我懂。“

  阿冬白了他一眼,打量起眼前这个姑娘。只见她肤色奇白,连嘴唇也无几分血色,白衣黑发,眉目清秀,虽不如裘任全容貌出众,气质却是出尘。这两个人站在一起,倒有一种说不出的般配。

  裘任全处在激动之中,没有注意到高歌明今天情绪的异常,阿冬敏锐地感觉到高歌明的疲惫和失落,她开口问道:“姑娘,你吃饭了吗?”

  高歌明摇摇头,勉强一笑。

  “那你吃点肉吧,看你这么瘦的。”老刘瞪眼笑道,“裘兄弟也不心疼吗?”

  裘任全不安起来,高歌明却好像没意识到那句玩笑,只是说:“能给我一碗粥吗?我想喝完睡一觉,我赶了一夜的路。“

  “幽冥剑呢?“裘任全忽然注意到高歌明空空如也的腰间,脸色一变,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