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纨绔世子,帝尊惹上榻

第十二章 小心!有妖孽出没!(下)

纨绔世子,帝尊惹上榻 鱼忧落 2022 2019-07-06 21:04:01

  只见一只疾风魔狼趁郁九笙的一时不备,从隐秘的丛林中窜出,张开那张血口似要将郁九笙整儿吞入腹中。

  疾风魔狼,实力虽是刚步入圣兽阶段,若是对上的是中级灵士还有胜算,但对于现在的郁九笙还是有一定的难度。

  疾风魔狼,被郁九笙周身散发的强者之气震退。那双狼眼睛里充满着疑惑,明明只是一个普通人,身上何来的强者之气?它,已经饿了好几天了!

  前几天,不知从哪来的一尊杀神,占了它的窝不说,还硬是抢了它的温泉。咱也不敢问,咱也不敢反对。

  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食物,可不能放过!

  疾风魔狼像是盯着一块肥美的肉,虎视眈眈怒视郁九笙。

  嗯?

  “主人,怎么了?”

  郁浅秋好像是中级灵士来着!

  我倒!主人,你的重点在哪!?南陌扶额。

  “主人,让我来吧!”南陌传音到,正要离开空间出现,却被郁九笙阻止。

  “不用,我来!”

  说话间,郁九笙那双金银异瞳闪烁着强烈的战意。

  就让我好好动动身体。

  此时的疾风魔狼似乎感受到郁九笙强烈的杀意,以及消失的威压。它的手掌,恶狠狠地朝郁九笙拍去,这要是砸到,非得成沫酱。

  郁九笙早已将幻化成刀刃的南陌紧紧的握在手中。一个灵活的躲闪,躲开了。郁九笙的身影在魔兽躯间闪躲着,致使魔兽眼里竟是被戏弄的怒火。

  一个翻身,郁九笙骑在了魔兽的背上。眼里的光芒更深,紧握短刃狠狠刺在了其背。

  一声怒吼。魔兽的强烈抖动,让郁九笙从其坠落下来,砸在了地上。猛烈的坠落致使郁九笙一时吐了一口血,将其白衣浸染成鲜亮的血色。

  “主人!”南陌呼声到。

  郁九笙那双异瞳眸中尽是寒意,看着眼前的魔兽,似要将其抹杀。

  很好!你惹怒我了!

  郁九笙双手轻轻在胸前划出一个印记,红唇轻吐:“灭魂!”

  突然间散发出诡异的血色,将即将要扑上来的魔兽笼盖,郁九笙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那双异瞳闪着迷人的光彩,“灭!”

  疾风魔狼看着这诡异的血罩,庞大的身躯顿时愣住,灯笼大的血色眼睛尽是惊恐。

  轰——

  刚才的巨大魔兽瞬间化为乌有,灵魂永世不得聚集。

  见麻烦解决,郁九笙本就苍白的脸更无血色,嘴角还有着残余的血迹。

  “主人”南陌恢复人形,语气中是无尽的担忧,正要上前扶持。

  “不用!”郁九笙摆手制止。

  灭魂,是郁九笙上一世修行鬼道的一招杀招,固然强大,但耗神耗力极大,对如今的还未恢复上一世实力的十分之一的郁九笙后劲足以让其反噬。

  “走吧!”

  ……

  呵!遇见一个让人惊奇的小东西呢!

  薄凉的唇瓣勾起一抹邪肆的笑。那一笑,如忘川亡灵之花,彼岸花一般妖冶蛊惑。

  谁都未注意到在暗处的那双眼将这一切收入眼底。

  护国府。

  某人闲着无聊,把玩着手里的玉杯,嘴角微微勾起。

  有好玩的了!

  吱——

  开门声响起,站在院中的揽月,清晓视线朝发声处看去。

  “嗯?公子?”揽月见门口站着自家公子“郁九笙”。公子不是一大早随陌大人出去了吗?怎么?

  回来了?

  “郁九笙”并未理会揽月的疑惑,只是像平时一般应了一声,没有任何异常。

  踏着步伐朝外走去。

  “清晓,公子这是去哪啊?不是刚回来吗?”揽月抬眸看向身旁的清晓。

  “别多事。做事!”清晓眼眸颇有意味看着公子离去的身影。

  “哦!”

  ……

  远在死域森林的郁九笙毫无意识到,某只顶着她的身份出去干大事了!

  一路的拼杀,让郁九笙那身白衣恍如一件血袍,那张面具上也沾上了血珠,更显妖冶。

  “主人,要不先休息会?前方似乎有一处温泉,主人可以先去整理一下。”南陌看着眼前有些狼狈的主人,知道主人有着轻度的洁癖,忍到如今已经是极限了。

  “嗯!”说着便向前方离去。

  ……

  郁九笙缓步走去,一片白雾罩着眼前的一切。在那泉的中心隐约看着一身影,似乎是一男子。男子似乎感受到郁九笙的注视,在郁九笙看不见的地方,嘴角勾起邪佞的笑。

  终于来了,小东西!

  男人缓步从水中走了出来,精瘦完美的躯体一览无遗,一滴水珠顺着他狭长的眉眼流下,在其锁骨的地方打了个旋,像似不甘心的滑落,那是一种怎样的邪魅的诱惑,给人一种穿透灵魂的窒息感。

  但郁九笙便这么直直的看着那男子,眼里没有任何的波动,仍是清冷样。

  郁九笙的反应让那男子有点意外,不过那眼神真的让人容易响起那家伙。一样的清冷,一样的装假仙。

  哼!

  待帝离一身红衣整装出现在郁九笙眼前。

  “怎么?小东西,看傻了!”帝离那殷红的唇瓣微勾,出口尽是挑逗语气。

  郁九笙那双眉微挑。

  两人的面具都挡住了各自的脸上的表情。

  却无论挡不住两人眼底的冷漠,无情。

  “你,是谁?”郁九笙那轻灵的语气,眼底的防备让帝离看的一清二楚。

  “哈!小东西,这可是你闯入了我的地盘,怎么问起我来了!嗯!?”帝离肆意嚣张的红袍在风中猎猎作响,那一头银色的发与红袍形成强烈的对比,眸间转动是凌人的杀意。

  强势的强者威压让郁九笙一时透不过气来,但那双眼里是无限的傲骨,与对眼前男人的杀意。

  真的是弱啊!

  帝离看着那双眼,可是真的美啊!美得让人想要珍藏!

  “女人,我叫帝离,我看上了你的……!”男人话还未等郁九笙听的清楚,便在消失在了眼前。

  “主人……”不远处传来了南陌冰冷的声音。

  ……

  九九,你说,你只信自己,你只有你一人。可我愿意化作忘川彼岸最炙烈的红莲业火,融了你那颗冰冷的心,毁了这污秽世间,只留你我,陪你尽余欢,可好?

  ——帝离

  

鱼忧落

注:男主已出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