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君上娇妻之君后你别跑

第三百四十三章 卫玄哲怀疑天川

君上娇妻之君后你别跑 紫香云 2168 2020-02-05 23:14:57

  “不知大王爷何出此言?”天川不明白卫玄哲这么说到底何意。

  “大王爷的意思是,前些日子给天川公子送信,为何不见回信。”武烈扬说道。

  “哦,回信天川早已写好,只是近日公务缠身,未能将此信送出,还望大王爷见谅。”天川说道。

  “想是天川公子也知道此信的重要性,可竟然会将此事完全不重视啊。”卫玄哲说道。

  “大王爷严重了,天川确实是分身乏术,加之那傅连衡之前对天川还有所怀疑,所以处事起来,定要万分小心才是。”天川告诉卫玄哲。

  “是吗?怎么本王听说天川公子现在可是那傅连衡的亲信?什么大小事都要与你商量后再做定论呢~”卫玄哲消息倒是挺灵通的。

  “大王爷消息还真是灵通,不过天川也并非大王爷说的那么神,不过是那傅连衡有时会询问天川的意见罢了。”天川解释道。

  “是吗?那看来是本王消息不确切了,烈扬,那传信的人看来得好好查查了。”卫玄哲对武烈扬说道。

  “是,大王爷。”武烈扬答道。

  岚星回到房间,想着这一路经历的种种,总觉得这里面有些不对劲。除了武烈扬瞒着她派了很多暗中护卫这件事,这里面肯定还有别的什么事,可岚星有些想不通,到底哪里不对劲。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浮然问道。

  “我总觉得这次出行没那么简单!”岚星坐到桌前说道。

  “不是说了嘛,这武烈扬完全是大王爷吩咐他这么做的,你呀,想太多,当心晚上失眠!”浮然坐下来喝着茶水说道。

  “不是,我说的不是这件事!我总觉得这次出行游玩儿好像...好像就是个幌子似的。哎呀,总之,这事没那么简单。”岚星想的头都大了。

  “依本仙看啊,你就是心事太多了,想那么多干嘛。吃吃喝喝一整天,快乐似神仙!”浮然拿起桌上的点心吃着说道。

  “吃吃吃,就知道吃!吃你的点心去吧!”岚星起身说道。

  “岚星,你在吗?”是天川的声音。

  “什么事?”岚星问道。

  “我能进来说吗?”天川说道。

  “进来吧。”岚星见浮然朝自己使眼神,分明是让自己别再和天川置气。

  “天川公子。”浮然笑了笑。

  “凤香姑娘...我...有事...”天川对浮然说道。

  “明白,明白。凤香都知道。那...凤香先出去了。你们聊,你们聊。姑娘,我在外面候着,有事您喊我一声就成。”浮然对岚星说道。

  “嗯,知道了。你去吧。”岚星说道。

  “是,凤香先退下了。”浮然出了房间将房门关好。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岚星坐下来说道。

  “你还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天川问道。

  “没有,生什么气啊。事情都过去了,还计较那些干嘛,大家又不是小孩子玩过家家,都是成年人了,也该理智些。”岚星一手托腮说道。

  “那就好,我真担心你以后会不理我了。”天川坐下来说道。

  “行了,行了。说正事,刚刚大王爷找你说什么事啊。”岚星问道天川。

  “没什么,就是问了苍芜国的一些事情。”天川简短说了一句。

  “哦。话说你什么时候能从苍芜国回来?你问大王爷了吗?”岚星又问天川。

  “应该很快了。要回来也得把那边事情处理完才行。”天川答道。

  “也是,怎么着也得等那边完事了才是。那...还要你辛苦些时日,你在那苍芜国也能待得住,换做是我早就跑了。”岚星倒了杯茶水给天川。

  “你不也一样,在这齐溪国待了很久不是嘛~等咱们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那时候怕是你一天都不想待了。”天川喝了口茶水说道。

  “是啊,哎~真想赶快离开这个地方!什么时候才能彻底离开啊~呼。”岚星趴在桌上说道。

  ‘是啊,什么时候才能彻底离开?!’

  天川想起大王爷刚刚跟他的对话,怕是大王爷对他在苍芜国的事起了疑心。眼下得想个办法才是。

  天川和岚星分别后,岚星便和浮然回到宫中。

  此时,朝中大臣正就着岚星在海城一事议论着:

  “君上!听闻那海城苏大人和冯大人一事,下官深感羞愧万分,身为老臣属下,是老臣没能教导好,是老臣失职,还望君上责罚。”是苏大人和冯大人的‘上司’鲁大人。

  “哼,鲁大人真是调教有方,真真是对得起君上的用心栽培啊!”姚大人讽刺的说道。

  “回君上,这假飞令一事刚刚查完,这海城竟又出了此等大事,还望君上要彻查才是!”万大人作揖说道。

  “且不说这事要怎么查,这听说梦月言舞可是在出行的时候遇到的这件事,且听说这梦月言舞对那冯大人动了刑...这恐怕有些不妥吧?”说这话的是那水媚柏菀父亲的下属张大人。

  “张大人此言差矣,这梦月言舞那是回家探亲遇到此事,想着冯大人如此大胆,竟对君上的女人如此无礼。难道...就不该给他点教训吗?!”这个于大人是水媚柏菀父亲的死对头。

  “可那梦月言舞毕竟是女子,又是宫中人。处理这件事怕是有些不妥。一个女人怎能插手官家的事情,还出手伤了他,即便是那冯大人做错了事,这事也该有君上定夺,我等审问办理,怎能由她一女子在此乱了规矩。”张大人对于大人说道。

  “既然张大人都说了梦月言舞是宫中人,那也应该知道梦月言舞身兼宫中女掌事一职,而且还是君上钦点的。虽说是宫外出行,可那身份还是在的,不过是教训了那冯大人一顿,无论公私那冯大人实属自找的。怎么,张大人这是想给冯大人求情不成?!”于大人说道。

  “于大人说的这是什么话!我等同朝为官,低头不见抬头见,非要为此事挣得脸红脖子粗,还是在君上及众位大人面前,难道于大人就没把君上和其他大人放在眼里?!”张大人说道。

  “好了!都别吵了。此事,本君自有定夺!”穆念章说道。

  此时,一侍者来到穆念章身边,悄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她怎么来了?让她进来吧。”穆念章说道。

  “谁来了?”众位大臣议论纷纷。

  “不知道啊,这时候谁还没来的?是哪个大人还没来?”大臣们交头接耳的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