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君上娇妻之君后你别跑

第一百一十三章 侍者议论岚星和君上私事

君上娇妻之君后你别跑 紫香云 2193 2019-08-18 10:25:16

  “那这么说君上就能和梦月一起去看灯会了!”岚星说道。

  “是,不过不是现在,现在本君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君上说道。

  “更重要的事情?什么事情这么重要...哎...哎...”岚星不解。

  君上从躺椅起身走到岚星身边,忽然将她一把抱起。

  “君...君上。”岚星看着君上。

  “嘘,别吵。”君上看着怀中的岚星说道。

  岚星倒是挺听话,居然真的不说话了。

  君上便抱着岚星回到了他的寝殿中。

  “君上。”这到了寝殿,岚星开口说话了。

  “本君说过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君上慢慢贴近岚星的脸边。

  “君上,别,别。”岚星紧闭双目。

  还以为君上要对自己做什么呢,可岚星感觉君上并未...于是她睁开眼一看,君上在她右手边的床边拿起一本书。

  “今夜就先学这本吧。”君上说道。

  ‘原来是念书,吓死本仙女了,还以为这家伙真要亲过来呢。搞什么啊,一惊一乍的。’

  “原来是念书啊。”岚星小声低语道。

  “怎么,不然梦月以为是什么?”君上说道。

  “没什么,没什么。”岚星拍了拍胸脯说道。

  “看梦月这神情,该不会以为本君会对你做什么吧?”君上又凑近岚星说道。

  “没有啊,没有,真的没有,君上。”岚星的回答有些答非所问。

  “过来念书。”君上对岚星说道。

  “是,君上。”岚星从床上起身来到桌边坐下。

  “把这本书看一遍,再抄写一遍。”君上说道。

  “这还要抄写?!”岚星看着君上说道。

  “梦月没听错,是要抄写一遍。”君上拿过纸笔过来放在岚星眼前。

  “君上,梦月这字写得不好,可不可以不写啊。”岚星说道。

  “写的不好没关系。”君上说道。

  “哦,那就好,那就好。”岚星还以为不用写了。

  “多写几遍就好了。”君上又说道。

  “啊~”岚星看来是逃不掉要被抄写的命运了。

  无奈,岚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看着手中这本书,岚星仔仔细细的读了一遍。还好,这里面的字都认识,内容嘛大体也都能理解,不过这厚厚一本书要抄写一遍也得抄到下半夜。

  没办法,可谁让自己之前就答应君上了呢。再说为了能够找到天使之泪,只能先委屈自己了。

  岚星这边一边看书,一边开始抄写。君上则在一旁拿起另一本书在读,就这样又过了一夜。

  早上,小诗和阿细来侍奉君上和岚星洗漱更衣。阿圆则去膳房拿早膳到君上寝殿。

  抄了一晚上的书,折腾的岚星这一夜又没休息好,哈欠连连的,本想着补个觉的,可这还有活要干,只能先以工作为主。

  岚星来到膳房要了些茶水和点心拿到花园中的亭子里,坐下来慢慢喝着。若不喝点茶水,怕是今天一天干活都没精神。

  侍者们经过花园后墙时看到岚星瞌睡时的样子,都知道她最近夜宿君上的寝殿。

  “哎~你知道吗?最近梦月言舞连着三四个晚上都在君上寝殿夜宿呢。”一女侍者说道。

  “听说了。君上还亲自喂梦月言舞吃饭呢。”另一女侍者说道。

  “哎哎~我也听说了,君上夜夜侍寝都是梦月言舞在身边,其他什么柏菀啊侍者的,牌子都没番呢。”一男侍者插言道。

  “就是就是。我听说最近邻国新上贡的一件什么蚕衣,好像是留给了梦月言舞。”又一男侍者说道。

  侍者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不知道此时,掌事的已站在他们身后。

  “都在干什么呢!”掌事的突然说道。

  “掌事!”众人回头对掌事说道。

  “瞧瞧你们这些人,一个个的是都没有事情做是吗?!”掌事的说道。

  “不是的,掌事。”众人吓得低头不敢看掌事。

  “本掌事和梦月言舞都说过,不可在人身后议论别人的事情,难道你们都忘了吗?!嗯!”掌事的对众人说道。

  “奴下们知错了,掌事!”侍者们向掌事求饶着。

  “知道错还去到处说,本掌事和梦月言舞是怎么告诫你们的!行了,不罚你们,你们是不会长记性的。”掌事的对侍者们说道。

  “求掌事的别罚奴下,奴下们知错了,知错了。”一女侍者说道。

  “不罚你们怎么对的起这立的规矩!让其他侍者怎么看?!都听好了,东边那间屋子,给本掌事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了,有一点灰尘都不行。还有今天的饭你们就都别吃了,给本掌事涨涨记性!”掌事的说道。

  “不要啊,掌事。奴下们知错了。”侍者们哭喊着说道。

  “行了,都赶紧干活去吧。别在这儿惹掌事生气了。让你们多嘴多舌的!以后再私下议论,不管是君上、梦月言舞还是其他什么人,这事儿要是传到君上耳朵里怕不是这点惩罚就了事的。还不赶紧走,都傻站这儿干嘛!”掌事身边的一个男侍者对众人说道。

  “是!”众人无奈,只得先行退下干活去了。

  “掌事的莫要生气,这些个孩子还是要慢慢调教的。”男侍者说道。

  “慢慢调教?本掌事有那空闲吗?!天天就爱在人身后嚼舌根子,若不是本掌事发现,指不定传的有多沸沸扬扬的!这些个小兔崽子不管是不行的!万一哪天因为他们的风言风语传到君上耳朵里,搞得人尽皆知,你我这性命怕是要毁在这些小兔崽子手里!”

  “还好,没惹出什么乱子,以后多加注意就是。”男侍者说道。

  “等惹出乱子就晚了!哼。”掌事的甩开衣袖离去。

  这边墙角处,出现一男子身影。听完他们的对话后也在掌事的离开后离开了花园。

  昭和苑,水媚听说了岚星夜夜宿在君上寝殿一事,气的拍桌子。

  “什么?这个小贱人居然连着三四天都夜宿君上寝殿!”水媚说道。

  “是,而且君上近几日都没翻任何人牌子,属下还听说邻国新上贡的蚕衣也留给了梦月言舞。”一男子说道。

  这个男子原来是水媚柏菀身边的护卫秦严,就是那次夜里行刺岚星的刺客。还有岚星掉在花池中也是他做的。

  “这个小贱人到底给君上吃了什么迷魂药,竟让君上如此待她?!本柏菀都还没有蚕衣,她到先有了!”水媚柏菀生气的说道。

  “水媚柏菀莫要生气,当心气坏了身子。”秦严说道。

  “现在到底是本柏菀的身子重要,还是那个小贱人命重要!”水媚柏菀甩了衣袖说道。

  秦严不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