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两百零三章 结发夫妻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442 2019-10-11 19:58:45

  “你刚才说什么?”碧落猛地看向钟老,形色激动“我腹中已有召衡的骨血?”

  “是的,神鹰感应不会有错,不然,它也不会这般护你。”

  碧落错愕“这么说来,那人不是他,而是召衡?”

  “神尊在骗我……为什么要骗我?”碧落惊觉到了什么,忽感悲凉,浑身一颤,心口痛得不能呼吸,口中只念叨“召衡……”

  “召衡!”她忽然发出撕心裂肺的呐喊,一股难以言明的沉痛笼罩下来,无数人默默低下头默哀。

  碧落却如游魂般走到了悬崖边上,泪水只不住的往下流,原来那个梦是真的……

  她一步步走向悬崖旁,眼看就要到了边缘,她却丝毫未见停下脚步,召昱终于意识到了不妙,赶紧拦住她“你做什么?”

  碧落眼里全是决绝“我要下去找他!”

  “你疯了,下面全是恶灵!你下去也于事无补,衡儿已经不会回来了。”

  她无比激动道“我不管!无论如何我都要找到他!就算被恶灵吃干抹净,我也要去!”

  “你不在乎自己,难道也要我召氏一族陪葬不成?你腹中的,不仅是衡儿唯一的骨血,更是我召氏一族的希望!你若执意下去,那么就将这些人全部带下去给你陪葬!”

  碧落浑身一颤,看着周围无数人,终于软坐于地,整个人几乎都空了般,痛彻心扉。原来,不知不觉中,召衡已经住在了她心里,她习惯了他的守护,习惯了他的调侃,更习惯了有他在身旁的每一分。

  他死了,要她今后怎么过?

  “碧落,召唤如何对你,你在解月山小世界里我们看得清清楚楚。还请你看在他的份上,保重自己。孩子是无辜的,如果你能为我族诞下血脉,将我们召氏一族传承下去,我们都会对这份恩情铭记于心。”说罢,直接跪了下去,其余人见状,也纷纷跪拜。

  碧落惶恐,也跪在召昱面前“召伯伯,碧落受不起。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再伤害自己,也会好好孕育他的骨血。”

  “有你这句话,我便放心了,就算死也瞑目了。”他一顿,恍然大悟般,呢喃“黎山之隐,妖花之劫。以前我一直参悟不透,误以为是你历劫,可眼下总总,这哪里是你的劫,分明是衡儿的劫难……也罢,命如此,又能怪谁,哈哈……天意!”

  说罢,积压在胸口处的鲜血喷洒出来,他整个人往后一倒,气息全无。

  众人大惊失色,待去查看,已是无力回天。

  顿时,紫云峰上哭声一片,空气中弥漫悲伤的气息。

  “落儿。”

  点苍此刻赶来,被眼前一幕所吓,上前查看召昱,也忍不住摇摇头。

  他将视线落在碧落身上,见她脸色苍白,神色恍惚,眼里还挂着泪珠。

  “发生了什么事情?”

  碧落抬头见是他,询问道“你为什么骗我……”

  瞧这情形,召衡的死恐怕已瞒不住,眼下再看着召昱死去,她怕是更加悲戚。

  “落儿,别难过,之所以没有告诉你,就是怕你伤心。”

  碧落忍不住大哭。

  “不哭。”点苍揽住她,轻轻拍着她安慰着,抬眼看向众人就问“之前你们尊主还好好的,怎么会陨落?”

  钟老忍不住悲戚,这个时候他辈分最高,也最有说话权“少主的死对主人的打击很大,这些年来,主人一直被旧疾折磨,这次他听闻噩耗,表面上镇定,可我们都知晓他伤心过度,能撑到现在已经不错了。”

  “节哀。你们老尊主已去,定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各位还需齐心协力,莫要太过伤心。”

  “谢神尊。”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出声。”

  “一定。”

  点苍点头,见碧落已经停止哭泣,道“落儿,我们先回去吧。”

  话一出,点苍就觉得周围目光齐齐刷来,不由怪异,抬头便见众人看向碧落。

  碧落没有动。

  “落儿?”

  “你先走吧,我留下来。”

  点苍蹙眉,但见她情绪低落,最终还是淡淡说“也好,不要太过伤心了。”

  说罢,转身离去。

  众人齐齐松了口气,看着碧落目光和善了许多。

  作为元老级别的钟老,现在也只能强忍哀痛出头,问“老奴姓钟,得族人抬爱,都称呼老奴钟老,少夫人,可有什么吩咐?”

  碧落摇摇头,现在的她脑袋空白,已经没有心思去理会其他。“钟老,你是老人,对族内都熟悉,一切都由您安排吧。”

  钟老就她如此伤怀,也忍不住叹息“那好,老奴就卖老一回。族内尊主和少主都已陨落,东孚山已不是久留之地,处理完老尊主后事,众人速回解月山,族内一切事物交由几位长老共同主持,诸位可有意义?”

  “我们听钟老的。”

  “少夫人,你同我们回解月山吧,多熟悉一下环境,日后也好操持内务。”

  “我就不去了。”

  “少夫人……”

  碧落打断他说“钟老,召衡在这里,我就在这里,哪也不去。”

  钟老深吸一口气,哀叹“可是少主他回不来了。”

  “那我就一直等,我不信他这般狠心离开我们。我既然怀了他的骨血,他就该负起他该负的责任,哪有这样想走就走的!”

  钟老唏嘘“少夫人,少主知道你这般也会欣慰的。”

  “我不要他欣慰,我要他回来!他答应过我要救我爹爹娘亲,他不能食言。”

  钟老沉默,只能叹息一声“既然少夫人执意,老奴便带领族人先去料理老尊主后事,等事情处理好再来请您。”

  他一顿,指着云由,楚一晨等人道“你们留下照顾好少夫人。”

  “是。”

  钟老带着无尽惆怅与众人离去,那神鹰也拍着翅膀跟随而去,碧落望着无尽深渊出神。

  楚一晨见她失魂的样子,忍不住心疼道“落儿,夜深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落儿,少主不在了,你想开一些,往后日子还长,你还有小主人。”

  “一晨哥哥,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再寻短见了。”她忧伤眼里突然闪过一道光芒,轻柔的落在了小腹上“为了他,我会努力的活下去。”

  云由与楚一晨终于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

  “你们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待一会。”

  “落儿……”楚一晨欲言又止,见一旁的云由冲他摇头,只能叹息跟着离开。

  天地肃静,碧落看着深渊,想起与召衡的点点滴滴,又忍不住落泪。

  “原来你三番五次的救我,不单是所谓的报恩,而是真的关心我的生死,为了我,你竟不顾自身安危……”

  “原来,在黎山高层大殿举办的宴会上,你说要与我假装伴侣来阻挡倾慕者的疯狂,表面调侃,但那认真的眼神其实是在向我表明了心意,我却当你是开玩笑……”

  “原来,你每次闷声不哼的生我气,其实是在吃醋……”

  “原来结发认主,是你心意的证明,我却不知,还时常缠着你要结发来把玩,更喜欢扯你的结发戏弄你,当时还羡慕你为什么可以用它束发,而我却不行……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原来结发可以束发,是因为我们成了名副其实的夫妻……”

  “只是,我明白的太迟……”

  “召衡,我欠你这么多,还没有来得及还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