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两百零二章 骨血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666 2019-10-10 19:47:17

  “咳咳……”

  碧落突然被惊醒,那股难闻的药味直接刺激到了她,她捂住胸口,只觉胃里翻腾厉害,忍不住犯恶心,下一刻便狂吐起来。

  点苍没有料到她反应这么大,见她吐的厉害,赶紧拍了拍她背部。

  随着污垢吐出,碧落只见浑身轻松,见他递上斯帕,接过擦了擦,问道“你给我吃了什么丹药,气味这般难闻。里边好似有……”

  点苍见她沉思猜疑,深知她对丹药这些熟悉,心虚的挥了挥袖袍,将那些弄走得一干二净。他看向碧落,想来那丹药还没发生药效就已经被她吐出,也不知道是她知道了什么,还是纯属巧合?点苍不由试探“落儿,你这是怎么了?”

  碧落蹙眉“我也不知道,之前只知道胸闷,头晕的厉害,然后就晕了。”

  点苍松了口气,看来她还不知道,纯属巧合吧,没有关系,日后还有时间。总而言之,这个孩子不能留。

  “落儿是情绪太过激动,你先睡一下,我去再取丹药来。”

  “还是不要了,那味道太难闻了。我吃不下去。若只是激动引起的就没有必要吃什么丹药,我自己能照顾自己。”

  点苍蹙眉“还是注意一下好,你现在……”

  “神尊,北宇执事说有要事。”

  点苍顿了顿,不悦的看向侍女,被碧落按住,示意他不用操心自己。

  “好,我就来。落儿安心休息。”

  碧落点点头,只觉有些头晕便又躺下。她暗自运转神力检查身体,却意外的发现,神力又消失了大半,几乎已经没有了……

  “消失就消失了吧。”碧落苦笑,一想到这些,就开始翻来覆去睡不着,干脆起身。

  外边已是月儿高挂,空山静冷。碧落觉得闷的慌,披了件披风便走了出去。

  不知不觉,来到素园,碧落想起在这里经历的总总,又是伤感,为何,召衡这么久都不出现。她曾问过点苍,听到的是他的族中有要事处理。

  “为什么没有一句话捎来?”碧落惆怅的同时,真才发现,原来是这样想念召衡。

  只是那一个可怕的梦时常出现在梦里,让她总是心有不安。

  透了一会儿气,她实在是没有睡意,不知不觉又走到了紫云峰。这里,是梦境的开始,那噩梦缠绕着她,令她每每醒来都痛不欲生。

  夜风习习,碧落感慨很多。想起之前她还想从这里跳下去…

  这里,留给她只有不好的回忆。她漫无心思的走着,脑海中召衡被打下悬崖的画面再次清晰浮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她朝着那方向走去,每一步,心便会沉重一分。

  “为什么我会突然好难过?”碧落沉思,抬头便看到在悬崖边上,有一处灯火通明,一群人正举着火把,气氛死寂,肃静而哀伤。

  碧落疑惑,不禁走了过去。

  “一晨哥哥,云伯伯,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碧落隐隐不安,四处打量,这里好多陌生人,瞧他们身上的服饰,竟不是东孚山的。

  碧落忽然想到,云由和楚一晨他们是跟随召衡的,莫非,这些人是召氏一族的人?

  他们簇拥一人,正坐在一旁,听到有人说话,已经抬眼看来。

  那人两鬓斑白,脸上全身疲惫不堪的神色,眼中还带着血丝,整个人看起来十分颓唐。

  只是,那张脸,轮廓隐隐熟悉,一时间竟想不起在那里见过。

  “碧落,你怎么会来这里?”楚一晨惊觉,随即慌忙拉她走到一旁“这里没事,你先回去吧。”

  碧落心中越来越不安,她看着这万丈深渊,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召衡落入的画面,脸色发白。

  她突然抓住楚一晨的手,问道“一晨哥哥,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楚一晨艰难的看了她一眼,垂下眼帘,摇摇头“听闻你受伤了,所以我们都没有去打搅你养伤,夜深了,外边冷,我们在执行任务,怕是照顾不了你,你先回去吧。”

  “什么任务?”

  “落儿莫在问,快走。”楚一晨见有人过来,急忙推开她。

  “你有事瞒着我。平日里你不会这样对我。”

  “落儿,听话,之后我解释你听,快走!”

  碧落刚想说什么,就见有人围了上来,目光不善。

  “你是碧落?”

  楚一晨见状,立即将她护在身后“不关她的事。”

  周围人听到真话,纷纷围上来,目露凶光。有人问“就是她?!”

  “就是这个叫碧落的妖女,害死了少主!”

  “杀了她!”

  “杀了她!”

  场面瞬间失控,众人纷纷挥刀朝着碧落斩来,楚一晨和烟,云由三人急忙将其护住。

  “你们别乱来,这里是东孚山!”

  “那又如何,跟少主比起来,什么都不是,如今少主陨落,我们还有什么可怕?!”

  又一人道“云由长老!你也算是跟随在少主身边的老人了,少主这般惨死,难道你还要护着她?!”

  “少主不会就这样陨落的!你们若伤她,神尊定会大怒,到时候,我们面临的可是灭族之灾!”

  “没有少主,何来的族?!是少主带领我们重返仙域的,若他不在了,我们存在有什么意义?!总不能见了仇人还不能血刃!”

  “她不是我们的仇人!她是少主的心上人!”

  众人愣了片刻,更是暴乱“那更该死!少主如此待她,她却害了少主性命,难道不该去陪他?”

  “云由长老再不让开,休怪我们无情!”

  “真的莫要伤她……”云由竭力嘶喊着,奈何人太多,他们只有三人,根本就阻挡不了,很快被踢飞。

  碧落此刻木纳,完全没有魂般,定在那里不动,眼里全是痛苦与震惊。

  眼看无数人朝着她砍去,她却一定反应都没有。

  “不要!”云由绝望大喊。“碧落,快走啊!快走!”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有飓风袭来,一只硕大的苍鹰飞了过来,双翅拍打空气的同时,强大的威压震的众人耳膜发痛。

  “是我族守护神鹰!”

  “它竟然出现了,是来为少主报仇的吗?”

  有人大喝“神鹰,为我们少主报仇啊!活吞了她!”

  巨鹰回头看了那人一眼,吓得那人赶紧退了好几步,躲在人堆里不敢再冒头。它面目威严,特别是那双眼睛,充满锐利之光,只要与之对视,便会生出惧意,它那双利爪,更是闪着寒光,隐见血腥。

  众人高呼疑惑之际,只见它拍开众人,缓缓的走到了碧落面前。两只巨大的脚,每一步都震的地动,它却在靠近碧落是放缓了动作,生怕会震到她一般。

  就在众人误以为它要杀碧落的时候,它却在她身旁伏了下来,看向周围的人都凶神恶煞,目光警告,大有谁再上前就要撕谁的阵仗。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心惊胆战的同时,也满脑子疑惑,纷纷看向了坐在一旁一蹶不振的老人。

  老人召昱终于惊奇的抬头,起身缓缓走来,再次打量了碧落,目光落在她发带上,露出明了之色。

  “天意如此,谁又能抵挡。只叹衡儿命有此劫,又怎么能怪他人?”

  有人大惊“尊主,难道就放过她了吗?”

  召昱摇头叹息,钟老解释道“结发认主,神鹰护她,怕是我们都不能再动她了。”

  “为何?神鹰怎么会维护这女人!它可是我族守护神!面对害死少主的凶手,它不该将她千刀万剐吗?”

  “不可!神鹰有灵,比我都快一步感受到气息。”钟老上前一步,看着碧落,目光复杂,痛苦中却隐隐欣慰“看来,上苍怜惜我等,不亡我召氏一族啊!”

  “钟老何意?她虽是少主认定之人,但终归罪孽深重,总不能让我们侍奉她为新主吧?我们绝不同意!”

  “你们仔细探探!碧落腹中,已有我召氏一族血脉!”

  无数双眼睛齐涮涮看了过去,无比惊愕。

  碧落终于被这些炙热的目光惊醒,她猛地意识钟老说了什么,同样震惊“你说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