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九十一章 高烧不退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435 2019-09-29 19:16:35

  就在召衡与点苍着急这时,碧落已昏迷不醒。

  “落儿?落儿!醒醒!”金宇惊慌失措的看着她苍白的小脸,不由查看了下她的脉象,这时才发觉,她身上的温度烫的惊人。

  “怎么会这样?!”金宇目触到灵泉,想都没想,直接抱起她一跃而下。

  两人没入灵泉中,金宇便打湿了袖口贴在她额头上替他降温,如此反复几次,并没有什么效果,金宇慌神,急忙又探向了她的脉搏。

  “该死,她身上的伤怎么这么严重?”

  金宇有一刻懊恼,早知道如此,他就下手轻些。本来他也只是想震慑一下碧落,让她知难而退,乖乖跟他走。却没有想到她这般倔强,竟然死死抵抗,想来是术法伤了她五脏六腑,加上他封印了她的修为,失去了屏障,伤势才会越发严重。

  “外表柔柔弱弱的模样,怎么会有这般毅力。落儿,早知道你不吃这一套,我又何必出手伤你。”

  说罢,金宇双指并拢,闭目凝神,运转灵元为她疗伤。

  碧落依偎在他怀中,小脸微皱,眉头深锁,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十分的不安。

  碧落哇的又是一口鲜血喷出,金宇松了口气,却又发现她内伤好了,但是烧还是没有退去,身上的温度依旧烫人。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金宇有些犯愁,这里没有丹师,而碧落此刻又处于昏迷中,如果用丹药救她,他可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子?”金宇凝神在自己的乾坤袋里翻找了一遍,终于找出了一些丹药。他犹豫了片刻,将它喂服下,静静等待了良久,最终皱眉“到底为什么会烧的这般厉害?”

  正当他一筹莫展,目光忽然落到了她衣领下。他们全身都寖泡在灵泉里,衣服紧贴在身上,碧落那玲珑有致的躯体若隐若现,金宇此刻却生不出半分不轨之心。因为他的视线早被她衣领下的皮肤吸引。他轻轻拨开了她的衣襟,那里,一道道恐怖的烫伤蜿蜒而下,也不知道面积多大,此刻隐隐有化脓的迹象。

  “竟是火焰焚烧的痕迹!”金宇吃惊,这才想起溯离死的那天,碧落曾使用火焰逼退他。当时,他们距离那么近,他只知道自己被烧伤了,却没有想到她自己也伤的不轻!

  金宇瞬间迷茫,有些看不懂碧落“你这般伤人伤己,真的值吗?”

  “想来你烧的这么厉害,是被火烫伤的原因了。都过去这么久了,你竟然没有处理伤口,一个姑娘家竟然这般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金宇叹息一声,刚想脱下她的衣服为她包扎伤口,就看到她缓缓真睁开眼睛。

  “你要做什么?”碧落惊恐的看着他目光落在她胸前,赶紧拉拢衣襟,挣扎起身,想要跟他保持距离。

  金宇很是受伤,碧落这般排斥他让他非常不满,如今看她对他更是防备,气笑道“你以为我要做什么?”

  碧落想去推开他,却发现自己现在浑身没有半分力气,她倚在对方怀中,始终挣扎起不来,整个人昏昏沉沉。

  “别乱动,你伤的这般严重,为什么不处理?”

  “不用你管。”

  “落儿,你不在乎自己,也不在乎关心你的人吗?”

  碧落凄凉道“关心我的人?呵呵,哪还有什么关心我的人。”

  说到此,碧落又恨道“师父,云寂哥哥,爷爷都死了,爹娘又被剑气封印着,魂魄也受到了侵蚀,岌岌可危,我已经没有什么亲人,这个世上,还有谁关心我?!”

  金宇不假思索道“还有我。”

  “你?!呵,你若真心关心我,就不会伤我亲人。”

  “我只知道别人都与我无关,我只在乎落儿。当务之急,你还是养好伤再说。”

  “我这般无用,养好了又如何?!”

  金宇蹙眉,见她如此,忍不住道“落儿何必如此悲观,日后,你定会知道我的好。”说罢,将她抱出灵泉,轻放卧榻。他坐在一旁,取出了一盒药膏,伸手就要褪下她的衣物。

  碧落大惊“你做什么?”

  “落儿烧伤的地方还是尽快处理,得需上好药。”

  “你…我自己可以。”

  “落儿这是害羞了?怕什么?日后我们总有坦诚相见的时候。”

  碧落恶寒,死死抓住衣襟“不会有那么一天!”

  金宇充耳不闻,拉开她的手,碧落死死挣扎,慌乱中直接拔下发簪,抵住了脖子,鲜血瞬间瞬间流出。满头乌发散落,她眼神那般决绝。

  金宇浑身一颤,再也不敢有任何动作,苦头婆心劝道“落儿,烧伤的地方已经感染,再不治疗怕是后果严重。眼下你高烧不退,真要烧死自己不成?”

  “死就死!落到你手中本来就是……”

  “你胡说些什么。也不知道你怎么想,当真这般不在意自己,我只是想知道你身上到底烧伤了多少地方,只会上药,不会多看。你莫要固执,命比别的重要。”

  “走开,我就是死也不让你上药!”

  金宇顿了顿见她清澈的眸子现在全是倔强,他知道,若真强行给她上药怕是真会让她做出什么危险举动。

  “罢了,我去给你找些丹药。”

  见他离开,碧落眼珠一转“不必了,我储物袋里有药。”

  金宇知她丹术极好,若是想治疗伤势,怕是又用不着旁人。他坐了回来,叹息到“你啊,早注重自己,也不会这般受罪。既然有,就赶紧服下。”

  “在这里。”碧落示意他打开结发封印。

  金宇半眯着眼睛看她,又看了看结发,妖冶一笑“落儿这是当我三岁小孩?”

  “信不信由你。”

  金宇静静的看了她一会,见她面色平平,小手却抓住了衣角,想来也是内心紧张。他一时又忍不住看向那结发,疑惑丛生。这东西绝对不只是个储物袋那般简单,既然取不下来,必定是与她有了密切关联的法宝。

  如今是非常时期,这里虽已经设下结界,又有法器加持隐藏效果,但毕竟还是处在东孚山地界里,万一有法宝传出去什么信息,那么他们一干人怕是又开始亡命了。

  “落儿,我去叫夭夭来,你安心养着。”

  碧落有些失望,金宇太过多疑,对她防备极重。照此下去,怕是难以脱身。她看了自己的胸口一眼,之前烧伤,点苍又为她简单治疗一下,不过那也是只限于手上。后来她去主殿跪着,伤势就耽误了下来,她自持有千年乳泉在手,便没有在意这些,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形。现在不仅被封了修为,连结发都不能用了。

  碧落苦笑,莫名的又想到了召衡,随即叹息“也罢,即便你知道我的情况,赶来了也不一定是金宇的对手,反倒会连累你。”

  于是,她干脆闭目养神。刚才与金宇说的不过是气话。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确实接二连三的打击道了她,但也没有就此被压倒,她还要想办法救人。点苍不帮她,她就自己找办法,直到救出爹娘的一天。

  楚夭很快就来,目光复杂的看着碧落,几次张口又欲言又止,只得埋下头细心的为她清理伤口,完了又仔细上药。

  “姐姐,你说,我这样子还有出去的一天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