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九十章 修为被封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769 2019-09-28 19:56:08

  “本尊先行一步,到那里接应你们。”金宇说罢,抱住碧落,身形没入虚空,眨眼功夫,竟然已经到了小良峰。

  这里是他预谋已久的藏身之所,早在当年对点苍暗下杀手前就已经布置好,以防万一。没有想到的是,当年没有用到它,如今却只能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了。

  金宇挥退厚重的石门,抱着碧落走了进去。里边空间极大,大殿内可容纳百人,更有数十间石室。

  他将碧落抱进了一处宽大的石室,里边放置了一张豪华的大床,各种珍贵的摆饰,更有一处灵泉池以供沐浴用。

  金宇将碧落轻轻的放到床上,替她退除鞋子,便坐在了床沿边上,不由自主的看着她的模样,嘴角含笑。

  “落儿,有你在身边,真好。”

  金宇握住她的手,思绪很远。

  “你知道吗?我从小无依无靠,冷暖自知,从来就是在血腥里打滚,尝遍了弱肉强食,深知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不被人欺负。一直以来,我活在猜疑中,对人从不真心相待,因为人心险恶。在我的认知里,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对别人好。”

  “直到遇见你,我这才明白,原来时间还有一种叫单纯善良的东西,可以不求回报的与人和善。”

  回想在妖界与她相遇,误认为她是点苍派来的探子,他处处提防,一面靠近,一面利用。

  “我在利用你,而你却对我毫不提防。我受功法相冲之苦,你紧张担忧,让我莫名心动。还没有人这般在乎过我。是你给了丹药,助我平息内乱,让我将从点苍处夺来的功法与自身的相融合,只是当时,我一直误以为你是为了得到我的信任而舍下的血本。”

  “那日,我并没有想杀你,因为当我掐住你脖子的时候,我的心在颤抖,那种感觉很是莫名其妙。”

  “可是,你为了救点苍,竟然去抵挡我那全力的一招……”

  “回到妖界,我满脑子都是你浑身是血的画面……之后,我时常回想你的一言一行,你那干净的笑,毫无杂念的清澈眼神。直到我知道了传音灵器里的内容,我顿时发觉,原来一直都是我错的,错的离谱。”

  “再后来,在东孚山再次见到你,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高兴,当时我就想,永远把你留在身边!”

  金宇笑了,如获至宝,他目不转睛的看着碧落如婴儿般的睡颜,那样纯美,那样让人内心柔软。他沉醉在里,不能自拔。

  “能这样静静的看着你真好。”

  目触到她身上的饰物配件,他目光微闪,一一检查,凡是灵器之类的都取下封印。

  “点苍这般在乎你,你身上定有跟他有某种关联的东西,莫要让他感应到才好。”

  想到这里,金宇有凝神检查了一遍,最后目光锁定在她手上。

  “竟然有隐藏法宝。”

  金宇试图将结发手镯取下,却发现怎么都不能撼动它。这一反复折腾,反倒将碧落给惊醒了。

  她见金宇十分震惊,又见他盯着结发看,赶紧抽回手,立即坐了起来,连连往床里边挪了挪,一脸提防“你,你做什么?”

  “落儿醒了?”金宇手中多出了一杯晶莹剔透的甘露,递到她面前。“一定口渴了吧?喝了它。”

  碧落望着杯子没有动,紧张的打量了四周一眼,问道“这里是哪?”

  金宇妖冶一笑,漫不经心的凑近她,慵懒的半倚在床,也不回答,只是将甘露往她嘴上凑了又凑,说道“喝了它再说。”

  碧落别过脸,没有理会,暗自警惕,运转灵元的同时,发现胸口闷闷,想来是之前两人对决时所伤。

  “落儿是要我喂吗?”

  见他凑近,碧落又是往里退了退,直到无路可逃。

  “以前落儿可从不防备我,如今这般避我如蛇蝎,倒真是让人伤心。你身上有伤,喝些甘露对你有好处。”

  碧落看着他没有动,金宇咧嘴邪魅一笑,亲亲的喝了一口,一把扯过她便朝着她的嘴唇压了下去。

  碧落眼睁睁的看着他,终于意识到他想做什么,猛地推开他,咬牙切齿道“我喝便是!”说完,端过杯子便一口喝光。碧落瞪着他,说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这里是哪?你到底想要干嘛?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我怎么舍得杀你?”金宇将胸前的长发拂了拂,眉头深锁,眼神哀怨,倒像个怨妇般表情,幽怨道“落儿要我说多少次才会明白我的心?是你不敢直视我的情意?”

  “你我水火不容!如今你不杀我,总有一天你会后悔!”

  “是吗?”金宇懒洋洋的倚在床榻上,目光又落到了她手上的结发上,慢吞吞的道“它似乎挺特别的。”

  碧落赶紧遮挡,紧张的看着金宇,生怕他又打什么注意。

  “看来它对你挺重要的。”金宇扬眉,很快将一缕流光点在了几结发上,只瞬间,碧落就感应不到结发空间的状态,不由惊恐“你做了什么?!”

  “只是暂时用特殊的手法封住它而已,落儿紧张什么?难不成你还想依靠它让点苍寻来不成?你现在修为被封,法器被封,完全失去了倚仗,还是乖乖待着好。落儿想逃出我的手掌心,那还是趁早死心吧!我想要的,就没有得不到的!”

  碧落大惊失色,赶紧运转灵元,却发现体内空空,真如他所说那般,根本没有任何修为。而且她还发现,她的身体此刻虚弱无比,就像一个手无寸铁的凡人。

  “你对我做了什么?不对,是刚刚喝下的甘露,你动了手脚!”

  “落儿一点不乖,我只能出此下策。这也是无奈之举。”

  “你混蛋!”

  “落儿还是先乖乖待在这里休息一下,我的去接应一下他们。”

  碧落看着他离开,内心崩溃,这样一来,怕是想逃也逃不开。修为被封不是最糟的,怕的是召衡无法知道她所在的地方,又如何能救她?感应不到结发的存在,召衡一定会担心。

  想到这里,碧落内心着急,这一紧张,胸口又是疼痛难忍,她忽然发现浑身刺痛,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于此同时,召衡突然感应不到了结发的存在,俊脸煞白,下一秒便出现在了东孚山主殿外,见那里已经没有了碧落的身影,直奔殿内寻点苍。

  守门人见是他也没有阻拦,直接放了进去。

  “神尊!”

  点苍被他的激动所惊,平日里的召衡稳重端庄,绝不会这般鲁莽,当下心中一怔“何事?”

  “碧落呢?”

  点苍猛地站了起来,表情凝重“她之前就离开了,没有回素园?”

  召衡摇摇头,凌厉看向他道“她不是神尊藏起来了?”

  点苍蹙眉道“召衡,你越发放肆了,本尊既然默认了由你照看她,断然不会再将她藏起来。”

  “那是神尊说了什么?”

  点苍凝眉,最终摇摇头“想来是想一个人静静,晚些会回来的。”

  “不会。”

  点苍怪异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为何召衡如此确定。

  “既然神尊不知,召衡告退。”

  “等等,我有办法感应到她。”说罢,微微凝神,手中有奇异的光芒闪烁。

  “在素园。”说罢,他身形一闪,便消失。

  召衡皱了皱眉,也跟了上前。

  两人很快的来到了素园院里的一颗大树下,召衡四处打量,并没有发现碧落的身影,顿时询问的看向了点苍。

  点苍此刻也凝眉思索,随即袖口一挥,尘土飞扬,一处松动的泥土被掀开,露出一个精美的盒子。

  点苍愣了愣。

  召衡蹙眉,这种情况怕是没有了碧落的踪迹,结发突然失去感应,不知道她会遇上什么样的危险。召衡面色沉沉,招呼都没打,又直接消失不见。

  点苍怔怔的看着盒子,沉默许久,终于伸出手将它拿起。他拂开上面的泥土,眼神暗了暗,手不由自主的顿住。他犹豫再三,终于将盒子打开。

  入目的是熟悉的结界玉与乾坤袋。它们带着碧落的气息,静静的躺在里边,依旧光彩夺目。只是点苍却莫名一痛。

  “落儿,你就这般决绝吗?”

  点苍紧紧的握住结界玉,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眼中的悲伤之意。

  “不对!落儿将它们留在这里,谁又去保护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