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八十四章 相认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690 2019-09-22 21:54:48

  召衡等人正在大战,这边,碧落听闻云由的话,心中掀起来惊涛骇浪,她沉溺在悲伤中无以自拔。眼前全是萧竹若与云寂在黎山跟她相处的点点滴滴,她看着自己的双手,抱头痛哭。

  “为什么要救我?”碧落喃喃,突然觉得可笑,她拼命救下的人弃她而去,却因此害了亲近她的人……

  “碧落,醒醒吧,点苍真的不适合你,且不论你们之间这些恩怨,就是他贵为神尊,是日后仙域的统治者这一点,他注定便是不能全心全意的对你,我们少主……”云由见她忽然起身,急忙问“你去哪里?”

  碧落转身,眼里全是凌厉之气,再也不是以往那股清泉,这种突然间的'转变,直接惊吓住云由。

  “别跟来!让我静一静。”

  云由上前两步,犹豫片刻,见她朝广场的方向回返,不由顿足,目光复杂的摇了摇头。

  广场上的众人见碧落去而复返,都有些心惊胆战的看着她。

  北宇等人已经离开,只剩下一些弟子负责看守,此刻见到碧落,也不敢阻拦,乖乖的退到一旁。

  碧落走到关押四人的阵符前,面无表情问道“刚才你们说,知道妖王在哪?”

  四人互看一眼,终于有人开口“此次妖尊亲自带了他们来,说是要与姑娘相聚。”

  “喔?那人呢?”

  四人又对看一眼,没有作声。

  “人呢?”

  四人被这冰冷的声音所吓,见她全身气势一变,周身散发寒意与煞气,让人不敢直视。回想东子惨死的画面,无不惊恐哆嗦。

  有一人经受不住她身上的煞气,连忙说“在东孚山北面一个荒废的院子里!”

  “画出来。”碧落顿了顿,补充道“都画,若是谁敢骗我,我让他烧成灰。”

  四人皆抖,飞快取出笔墨。

  碧落拿到四张地图,见上面一模一样,再也没有理会众人,很快消失。

  她按照地图上所标明的地方,很快的来到了一处荒废的院落。

  院子很大,碧落转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人影,她皱了皱眉,又仔细检查了一遍,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

  “竟然是一处隐匿阵法,金宇,你以为这样就能藏的住吗?”

  前段时间,碧落被点苍关在寒室中,经常研究破阵,有了经验。如今可以说在这方面可谓是手到擒来。

  她微微凝神,很快找到了阵眼所在,不费吹灰之力就闯了进去,悄无声息没有引来注意。

  一间房屋外,数十人正在来回巡逻,警戒的看着四周的情况。碧落闪身而入,隐身瞬行,就在她进入内屋,里边传来一阵咳嗽声。

  她的脚步一顿,又收了回来,静静的站在了那里,心里有些紧张和不知所措。

  “楚夭,别白费劲了,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怕是时日无多。”

  “爷爷,别这么说,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那场大战,我伤了根本,加上修为不断退化,能活到现在已经不错了,只是,金宇带我们来这里,怕是又有什么阴谋,你要小心应付。”

  “夭夭知道了,爷爷不用操心,养好自己身体。”

  “我已经不中用,此处应该是东孚山,金宇不会无故带我们来此,怕是你那位未蒙面的妹妹也在此。”

  “爷爷的意思是他想用我们要挟妹妹?”

  “十有八九,我已没几日可活,什么都不怕,只是不忍看到你们再有什么意外,我妖王一族,如今只剩你们,若日后相见,夭夭可要照顾好妹妹。”

  “嗯。”

  说到这里,溯离重重的叹息一声“至于那金宇,我毕生怕是报不了仇了,只愿天道伦回,让他自食恶果。”

  又是一阵猛咳,里边传来低低的呜咽声“都是夭夭不好,下不了手杀他。”

  “唉,爷爷也是过来人,又怎么不清楚你的心思,再说,以你现在的修为,又岂是他的对手?无非是多一条枉送的性命。如今他对你没有杀心,爷爷也不指望你能报仇雪恨,只盼你好好活着,延续我族血脉。”

  此时,哭声更加大“夭夭愧对族人,爱上了这个魔头,明知他杀了父兄姐妹,却还是恨不起来,就算死了,也无颜面对他们!”

  “只怪金宇,他虽狠辣,却不失为枭雄,夭夭心陷也在情理之中,若他待你好,也就罢了。”

  楚夭无奈叹道“爷爷,上次夭夭已经看得很清了,他哪里在乎夭夭,怕他中意的是妹妹。若猜的不错的话,我定有什么地方妹妹相似。”

  “他还真是妄想!本王两个孙女都要揽入怀,也不怕报应!咳咳……”

  “爷爷,你别动怒。”

  “罢了,不管金宇有什么阴谋,我都只想见到你妹妹。你姑姑走了二十多年,只留下这一血脉,我只想见见。”

  “爷爷,会有见面的机会的,你安心养好身体。”

  “怕是不成了,想当年,爷爷也是固执己见,你姑姑喜欢那小子,我当时若成全,又岂会分隔二十多年?她自幼聪慧,修炼勤奋,多少青年才俊为之倾倒。外人只知你姑姑生性温和,却不知那小淘气最爱趴在我身上撒娇换取我各种珍宝……”

  说道这里,爷孙俩都哭了起来。

  碧落终于从彷徨踌中走出了,她慢慢靠近,只见床榻上一白发苍苍的老者,病魔已将他折磨不成样子,整个人暮气沉沉。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在看到他们的刹那,心酸不已。

  “谁?!”

  伴随着声气势汹汹的低喝,碧落踌躇了一会,终于站了出来。

  “你……”溯离再见到她的那一刻,浑身一颤,忍不住掀被而起。

  楚夭在旁赶紧将他扶住,这才抬头仔细打量着碧落。眼前之人美的动人心魄,却带着一抹娇俏可人的柔软,特别是那双眼睛,清澈而灵动,宛若星辰。她浑身一颤,有些苦笑,终于明白金宇为什么老是喜欢盯着她看,怕是想从这大致的轮廓上找影子吧。

  溯离激动的看着碧落,颤抖的伸出手又顿在半空。

  “你…你……”溯离激动道“你的眼睛像烟儿。”

  碧落犹豫片刻,跪了下去。“我叫碧落。”

  “好孩子,我能感应到你的血脉之力,你是我溯离的孙女!我以为我们没有相遇的机会,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竟然还能见到你!快叫爷爷!”

  碧落犹豫了一下,道“外祖父。”

  “不叫外祖父,叫爷爷。”

  见溯离眼中渴望之色,碧落不忍拂了他的,乖巧的唤了声“爷爷。”

  溯离从头到脚的将她仔细打量了一番,满意而欣慰的点点头,伸出颤抖的手终于用尽力气将她握住。

  “乖。快坐下,让爷爷好好看看你……告诉爷爷,你这些年是怎么过的?”

  碧落点头,形情也激动万分,她吸了吸鼻子,将从小到大发生的的事情粗略的说了一遍。

  “孩子,想来你一定吃了不少苦。避灵珠是我偶然得得,经不起你母亲央求就给她把玩,没想到会惹出这样的风波。”

  “我觉得这样更好,至少在对敌的时候,可以让对方大意。”

  “你能这样想就好。你母亲离开我们的事仿佛还在眼前,没想到她的女儿也这么大了。只是,我们父女,怕是永无再见的可能。”

  “爷爷,会有再见的那一天的,我现在是丹皇,我可以给你炼制很多丹药,你吃了就会好起来的。”

  “呦,我孙女竟然是丹皇,那可真是了不起的事情。嗯,有你在,我定能长命百岁!”

  溯离眉开眼笑,立即拉她坐下,慈爱的拍拍她的小手,含泪道“我们原本不知道有你的存在,直到金宇拿出传音灵器,那是你母亲专用的,本以为是她传回什么消息,没有想到……”他忽然一顿,急问“你如何进来的,是金宇他抓你来的?”

  “爷爷放心,我自己偷偷溜进来的。”

  “那就好,那就好。”

  “爷爷,那传音灵器里到底说了什么?”

  溯离刚想回答,门突然被踹开,一个刀疤男子狼狈的逃了进来,死死地盯着他们三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