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第一百八十章 找谁要公平?

妖花劫之碧落九重天 幕雨云纱 2661 2019-09-19 20:18:29

  东孚山,血气冲天,正在经历一场浩劫。

  各大院中都混乱不堪,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没有倒下的则犹如野兽般在敌我不分中杀红眼。一时之间,空气里到处弥漫着血腥味。

  事发突然,就连当事人也不知道如何打起来的。

  好在北宇等人及时出现处理了事情,将发狂般的幸存者一一绑到了东孚山广场上。

  泉音手一挥,古琴骤现,一连串悦耳的声音立即响起。众人心中无故升起的燥火似被水云包裹,分化,湮灭。

  这些人当中,有东孚山修者,也有前来观礼的外来仙家,此刻狼狈的被牵制住,情绪虽然平复清醒下来,但对东孚山却颇多不满。

  “北宇执事,你们东孚山这是待客之道吗?”

  “刚才你们都情绪激动,绑住你们也是无奈之举,还请各位海涵。之前发生了什么,想来各位都已清楚,我们只是想问清各位到底何事,为什么你们要在东孚山大开杀戒?”

  “是你们的人先动手的!”一人指着东孚山的一个修者说。

  “分明是你们先动手杀了我们几个守山的弟兄在先。当时我们询问原由,被你们不分青红皂白提刀就砍。”

  另一东孚山修者附和“对,隔壁仙友发现后前来查看情况,可是又有人先动手,接着事情一发不可收拾,我们不停对抗,到最后杀红眼,谁也弄不清怎么回事了。”

  “这只是你们一面之辞,为你们动手找借口。”

  众仙附和。

  一人高声道“此事暂且可以不论,不管如何,我们从四面八方赶来,都是受邀来观看取剑盛会的,身边的人不明不白的被杀,是东孚山不敢让我们观礼,还是想借此机会除去我们各大派?”

  北宇大喝“你这话其心可诛!一来:你们受谁应邀?是金宇而非我家神尊;二来:我们若想除掉你们这些各大势力,无需伤我东孚山这么多弟子;三来,此刻东孚山如此混乱,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众仙沉寂下来,正当北宇等人松口气时,又一人高呼“照这般说法,那我们死去的人怎么办?难道都与你们东孚山无关?”

  “你们想绑我们来问明白怎么回事,我们还想问,出了这种事你们怎么解决?”

  “你们只字不提,是何道理?总不能让我们的人白白牺牲吧?!”

  北宇与泉音两人瞬间头大,这事却是与东孚山脱不了干系,毕竟是在这里发生意外的,怎么说都说不清,若是处理不好,东孚山恐怕会引起公愤。

  泉音皱眉冷哼“这般家伙真是厚颜无耻,来东孚山也是他们自己要来的,出了事情却都赖上咱们。老子还没跟他们算在我东孚山闹事,他们反倒是兴师问罪起来。”

  “他们有伤亡牺牲,我们就没有?找我们要公平,我们找谁要去?”

  北宇叹道“好了,事情都这样了,你就少埋怨两句,这事还得想办法尽快解决。”

  “怎么解决?他们明显就是找我们东孚山晦气。”

  “喂,两位商量够了没有?此事不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誓不罢休!”

  面对众仙威逼,两人脸色不好看,一时之间也想不出办法。

  北宇道“各位稍安勿躁,先照顾重伤的仙友,需要什么丹药就提出来,我们能帮的尽量帮。”

  “少在这惺惺作态转移话题,受伤的人我们自会照料,那么死去的呢?今日你们要是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代,我们誓不罢休!”

  “誓不罢休!”

  “誓不罢休!”

  众仙激愤,之前还有人抱着观看的心理,此刻也跟着起哄,唯有少数人静坐,默不作声,但脸色也不好看。

  “你们要怎么个誓不罢休?”

  召衡就在这时忽然出现,整个人气势瞬间蔓延开来,高贵而沉稳,让众仙稍微愣神。

  召衡赶来,北宇和泉音一喜,立即迎上去。

  “神尊让我来助你们。”

  “多谢,召衡,你看这情形,怕是不好处理,明显有人暗自挑拨,以致……”

  “前辈不必多说。”召衡挥手阻止北宇继续说下去,指尖有光,他没有一句废话,直接点向半空,原本静默的空气如同潮水般散发出哗啦啦的声响,一道道纹路瞬间蔓延开来,直接将广场上的人全数笼罩。

  众仙惊醒,有人立即反抗,奈何手脚被束缚,只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阵符笼罩。

  “你要做什么?!”有人大喝,怒火涛涛的看着召衡。

  召衡悠悠道“刚才你们不是说要我东孚山给你们一个交代吗?”

  有人大叫“你想怎么样?难道真要见机除掉我们?”

  召衡沉吟道“这提议不错,永绝后患。”

  那人目光微眯“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北宇道“召衡不可!”

  两道声音急急异口同声,召衡没有理会,指尖又是数道光芒闪烁,弹向半空的阵符纹路中,阵符之力骤然剧增。

  “你们都听到了,这小子亲口承认,他们东孚山真想将我们一网打尽!仙友们,与其这般……”那人话还未说完,就被一道光芒射中,声音戈然而止,身体也瞬间化作流光消散在天地间。

  众仙惶恐的看着这一幕,抬头看向召衡,全都是浓浓的忌惮之色。

  召衡立在高台上,俯瞰形形色色的众生,大有君临天下的气势。他不紧不慢的说道“现在你们应该看清楚了,我东孚山要真相杀你们,根本不需要那么多弯弯绕绕,简单明了更省人省事。”

  众仙……

  “我不管你们当中是谁挑拨在先,现在乖乖待这里,若还有谁在企图闹事,你们全都死。”

  “死”字一处,漫天杀机顿现,惊得众仙大气不敢出。

  “召,召衡师兄,我们也跟他们一起?”阵符中有被绑的东孚山修者颤兢兢的问。

  召衡之前的雷厉风行镇住了众仙,也吓傻了北宇与泉音,现在听到自己人这么说,便小心翼翼问“召衡,他们是我们东孚山人,要不…先放出来?”

  “可以。你们排好队,确认是自己人便可出来。”

  被困的东孚山众人大喜过望。

  随着东孚山众人的撤出,终于有修者按耐不住,道“我们是来观看取剑盛会的,你不能将我们囚困在此!”

  “你们闹事在先,乱我东孚,我现在不计较,怎么你们还想讨个说法?”

  召衡俊脸冰寒,眼神更是寒意扑面。

  “不,不敢。”

  “你们当中牺牲的,死了就死了,莫名其妙的来我东孚山,平白弄沾这圣洁之地,完了我们还得替你们清理,还敢要说法?”

  众仙齐齐白眼。

  泉音张大嘴巴看着他,之前他也是这般想的,但却不敢当面说出了,如今召衡这一出口,让他顿觉快意,只是,这般嚣张的话,还是靠实力啊。

  北宇也微微吃惊,召衡这耍赖的话倒是颠覆了以往对他的印象,不过,甚合他意。

  云由一直默默的站在召衡后面,目不斜视,对于这个一直雅正沉稳的少主如今这副德行,已经见怪不怪了。

  众人心思,召衡不闻不顾,继续侃侃而谈“你们这般憋屈,想来不服,我心知你们当中很多人都是无辜的,而死去的人也是冤枉的。”

  “对!对!”很多人泪流满面,他终于说了一句中听的话了。

  “你们想讨公道,找我东孚山做甚?”

  众仙:……

  “看着你们这般老实替人卖命的份上,我可以让你们看看紫云山峰现在的局势,你们再决定要不要找我们讨公道。”

  众仙面面相觑,只见召衡袖口一挥,半空中出现了紫云峰顶的情形,那里,正在经历一场大战!

  “那是金宇妖尊与点苍神尊!”

  “天啊,怎么提前了,不是后天?”

  “金宇怎么这个时候来,莫非是用我们作诱饵,吸引东孚山众人的视线,趁乱取剑,结果被神尊发现?”

  面对喧嚣的众仙,召衡平淡道“现在,你们应该找谁要公平了吧?”

  众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